麻醉不只是科学,更是一门艺术

麻醉不只是科学,更是一门艺术-专访新加坡洪美灵医师麻醉医师是……现代女巫耍魔术  听闻一些医生朋友说,在手术室内权威最大的不是操刀的医生,而是通常不为人所注意的麻醉医师。因为病人不可能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动手术,而要让病人在手术台上被“切”时没有感觉,只有麻醉医师办得到。  我一直

正文

    麻醉不只是科学,更是一门艺术-专访新加坡洪美灵医师

麻醉医师是……现代女巫耍魔术

  听闻一些医生朋友说,在手术室内权威最大的不是操刀的医生,而是通常不为人所注意的麻醉医师。因为病人不可能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动手术,而要让病人在手术台上被“切”时没有感觉,只有麻醉医师办得到。

  我一直觉得麻醉医师,尤其是女麻醉医师有点像古代的“女巫”,只要将材料齐备,放进锅里煮一煮,配合咒语洒在目标身上,就可以让人变成一块石像,再也不能动弹。

  事实上,洪美灵医生也认为麻醉医师的工作就像是在耍魔术。她说:“我觉得这是很神奇的一份工作,能够利用药物让一个人睡到不省人事,连在他身上切切割割,他都没有感觉,之后又要把他弄醒,就像魔术。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在读完医科之后,又去修读麻醉学的缘故。”

  要当这样的一名现代“女巫”,可一点都不简单。洪美灵在大学读完了5年的医科之后,还得另外再修读4年的麻醉学,再加上一两年的实习,洪美灵真正成为一名麻醉医师时,已经在大学“修炼”了近10年。

……也像下厨煮菜 要懂得调味

  10年的苦心“修炼”,让洪医生对麻醉药物的使用,有如对厨房调味品一样熟悉。她每一次“出差”,就像是进厨房烹煮一道美食一样。

  她说:“麻醉医师的工作要求非常严格,麻醉剂给得太多或太少都不行,另外有时还得配合止痛药的使用,就像在煮菜,在不同的情况下要选用适当、适量的“材料”,才能够确保菜煮得够味。这和当厨师很相似,味要调得好也不容易,经验很重要。”

  麻醉医师在手术室确实就像大厨子,得观察入微,留意病人在过程当中到底有几分“熟”睡。洪美灵说,一旦病人在手术的过程中有任何状况,她有权叫外科医生停止手术。

“因为病人的肌肉或其他部分如果在手术进行当中出现跳动的情况,就表示麻醉很可能出了问题,会影响到呼吸或血压等,这是极其危险的事。”

 感觉生命

  医生通常都不能够过度情绪化,他们镇定冷静,对掌控自己的感情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麻醉师也一样。“遇上死亡事件的发生,我们不能太难过,因为我们已经尽了力,还有很多人等着我们去救。”

  虽然洪医生经常让病人麻醉,但她对生老病死并不感到麻木,更没有想过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借助药物麻醉自己。当然,麻醉师所用的药物是受管制的,不可能随便喜欢就拿来用。

  因为工作,她已经把自己训练成相当坚强的人。她说:“我们活着最重要就是要体验生活,从中学习。没有体验过痛苦,你不知道什么是快乐,没有经历过失去的彷徨,就不会懂得珍惜所拥有的一切。

  “生命是一场感觉,不仅感觉自己,也感觉别人。通过对各种事物、各种状况的体验和感觉,与别人相处时,我们才会懂得如何感同身受。我在成为麻醉医师以后,更深深领悟到当中的意义。”

 无法麻醉感情

  遗憾的是,麻醉医师虽然在一定的程度上能够控制人的感觉,但却没有办法左右人的感情。

  已婚的洪医生说:“我们只能够利用一些镇静剂来缓和病人紧张的情绪,比如让他比较容易入睡。但到目前为止,麻醉药还没有能力麻醉人的感情,感情问题需要靠自己,不可靠药物。”

 当掌声都给了幕前……

  都说了,虽然麻醉医师在手术室里的重要性和外科医生不分上下,但外科医生往往是公众比较熟悉的人物,手术成功后,病人会感谢的也只是外科医生,一般来说不会有病人记得要谢谢麻醉医师,甚至有些病人对麻醉医师根本没有印象。麻醉医师因此永远都在“暗地里”静悄悄出入。

  功劳全部给了外科医生,似乎有点不公平。

  但洪医生不这么认为。她说,当她选择当麻醉医师时,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岗位。

  “我们有各自的任务,有不同的工作,不同的压力,一样的目标,都志在救人。麻醉医师是在幕后的,外科医生则站在最前线,表现好的时候,他们受表扬受赞赏无可厚非。但不要忘记,一旦有事发生,他们也得站在最前线负起责任,因为病人会先投诉的,也是外科医生。”

 麻醉是……

  麻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起来有点令人难以置信,但原来要麻醉一个人的什么部位,要让那个部位麻醉多久,基本上得由麻醉医师自己根据经验作出判断。

  洪医生说:“你或许会觉得惊讶,但事实上,麻醉时间的长短是由我们通过药物分量的使用,以及病人对药物的反应来估计预算的,没有一个特定的标准或方程式。所以我常常觉得,麻醉不只是科学,更是一门艺术。”

  将人麻醉有两种方式,通过注射或通过吸气(inhalation)。注射的药物会通过血管流到大脑;经过吸气方式的药物也会跑到肺部去,同样经过血管流到大脑。一旦大脑接收到这些药物的信息以后,就会作出反应睡觉去了。

  局部麻醉的情形则不太一样,那是在脊椎骨附近的神经线进行注射;有时候也可以将药物注射入不同部位的神经线里,作局部的麻醉。

  洪医生说,我们人之所以会对疼痛产生反应,是因为大脑有接收器,一旦接收到来自身体不同部位的感觉,就会作出适当的反应。麻醉药物其实是一种催眠剂,作用就在于阻挡大脑的接收器发挥作用,接收器没有反应,就不会感觉到疼痛。

  洪医生坦言,说从来没有算错麻醉的时间,那是在说谎,但他们在训练期间,就已经非常小心,而且通常都有高级医生在旁指导,真正出错的情况不大。

 麻醉医师的责任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麻醉医师除了在手术室里负责把病人麻醉之外,另一项重要的工作是照顾加护病房(ICU)的病人。麻醉医师每天都得陪外科主治医生巡房,主要是因为外科医生太专,只管他们“专”的部分,只有麻醉医师才能够全面了解病人的呼吸、血压、得配什么药,是否需要插血管等等多方面的情况,这些工作没有人比麻醉医师做得更好。

  “麻醉医师会和外科医生商量应该给病人怎样的最好治疗,但病人在康复期间的责任,其实是落在麻醉医师身上的。”

 本地的女麻醉医师

  医生这个行业到目前为止仍然由男性主导。根据洪医生的了解,本地过去曾有这样的规定,本地医生的男女比例是3对1,因此女麻醉医师的人数也不太多,但与医生相比,却明显多了一些。这主要是因为麻醉医师的工作不像外科医生那么消耗体力,不必拿着手术刀在手术室内站多个小时,因此相对来说比较适合女性。

 麻醉医师分很多种

  如专科医生,麻醉医师也分很多种,从妇产科、脑科、幼儿科,以及癌症专科等,洪医生是心脏科的麻醉医师,除了是国立健保集团心脏科医学院心胸加护病房主任,也是国大医院麻醉科部门顾问。

  身为一名心脏麻醉医师,在其他专业人员的配合下,她有能力令病人的心停止跳动。

  “在进行一些心脏手术的时候,我们得利用很高成分的钾(Potassium)来令心脏暂时停止跳动,待手术完成后,再让心脏重新跳动,这是非常紧张的过程。”

  在手术室里,难免会有突发情况,洪医生承认曾经也有过无法让心脏恢复跳动的情形发生,导致病人回魂乏术。

  “但这就是生命的脆弱性。”

 当麻醉医师和手术医生发生冲突!!

  在手术室里,医生和麻醉医师有时候也会因为“意见不和”而发生“争执”。

  洪医生说,那些基本上都是可以商量的一些“冲突”。“比如说,我们对给病人使用的药物或用量有不同的看法,外科医生要求更长的手术时间,而我认为病人的体质不能够接受,那我们就得讨价还价,看到底什么才是对病人最好的。”

  洪医生指出,需要的话,她可以将病人长时间麻醉,但时间越长,风险越高,因为那是一种不自然的睡眠状态,而且当病人一动也不动长时间躺着,身体受压的部分会肿胀,插入气管的部位也可能发炎,各种情况都会发生,因此从麻醉医师的角度来说,让病人越快苏醒越好。

  “当然,这些讨论都在病人已经昏睡的时候进行,而且都只是互相讨论,而不是争吵,要不然恐怕会吓坏病人了。”

  而手术之后的康复期,麻醉医师仍然还会和主治医生进行各方面的讨论,以决定病人在哪一种药物的治疗下,才会有最佳的复原状态。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