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肌痉挛怎样治疗可以彻底根治

陈某于2006年无明显诱因出现左面颊肌肉间断抽动,在当地医院按中风给予针灸治疗一个月,无明显效果。2010年在西安某医院诊断为面肌痉挛,给予口服卡马西平片等药物,无明显效果,后该口服中药治疗亦无效。今为求进一步治疗特来我院。 陈某,男性,65岁,陕西咸阳市籍,2012年4月因

正文

陈某于2006年无明显诱因出现左面颊肌肉间断抽动,在当地医院按中风给予针灸治疗一个月,无明显效果。2010年在西安某医院诊断为面肌痉挛,给予口服卡马西平片等药物,无明显效果,后该口服中药治疗亦无效。今为求进一步治疗特来我院。

陈某,男性,65岁,陕西咸阳市籍,2012年4月因左侧面颊肌肉间断抽动五年入院。

患者于2006年无明显诱因出现左面颊肌肉间断抽动,在当地医院按中风给予针灸治疗一个月,无明显效果。2010年在西安某医院诊断为面肌痉挛,给予口服卡马西平片等药物,无明显效果,后该口服中药治疗亦无效。现抽动如前,症状无明显加重,常在做表情时诱发,低头时易抽动,往往持续2—3分钟,抽动时伴双眼重影。严重影响生活。今为求进一步治疗特来我院。自发病以来,患者精神、睡眠、食欲尚可,大小便无异常。

入院查体:体温36.6℃,血压135/75mmHg。神志清楚,自主体位。全身皮肤无黄染、皮疹及出血点,浅表淋巴结未触及。耳、鼻、口腔无异常。甲状腺不大,气管居中,颈软无抵抗,双肺呼吸音清,未闻及干湿性罗音。心率76次/分,律齐,心音有力,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明显病理性杂音。腹平软,肝、脾肋下未触及,全腹无压痛及反跳痛,移动性浊音阴性。

专科情况:意识清楚。左侧额纹浅,左侧睑裂变窄。双侧眼球活动自如,双侧瞳孔直径约3mm,等大等圆,对光反射灵敏。左侧鼻唇沟浅,口角歪斜不明显,示齿可。左侧不能鼓腮。伸舌居中。粗侧听觉大致正常。双侧颜面痛觉对称存在。四肢肌容积正常,双侧肢体肌力Ⅴ级,双侧肢体肌张力正常,活动灵活。腹壁反射正常存在,脑膜刺激征阴性。双侧肱二、三头肌腱反射及双侧膝、跟腱反射正常,双侧髌阵挛阴性。双侧霍夫曼氏征阴性,双侧巴彬斯基氏征阴性,双下肢深浅感觉正常存在。

初步诊断:(左侧)面肌痉挛。

★知识链接:面肌痉挛与其他面部易混淆疾病的鉴别

与继发性面肌抽搐的鉴别:继发性面肌抽搐常发于其它神经损伤性疾病后,如面神经炎。多伴有其它颅神经受损的表现。局限于面肌的局限性运动性癫痫少见。

与习惯性面肌抽搐或癔病性眼睑痉挛的鉴别:习惯性面肌抽搐多发于儿童及青壮年,发作短暂有强迫性。多为双侧,可为意志暂时控制。癔病性眼睑痉挛多为双侧性,但仅局限于眼睑肌痉挛,不累及面部肌肉。

与面部痛性抽搐的鉴别:三叉神经痛患者可伴有同侧面积抽搐,但患者以疼痛症状为主。面肌痉挛也可伴有面部疼痛,但疼痛程度远弱于三叉神经痛。

与舞蹈症及手足徐动症的鉴别:舞蹈症可伴有面肌抽动,但均为双侧性,四肢、躯干症状明显。

回归到上述病例上,陈某的面肌痉挛在唐都医院是怎么治疗的呢?

检查结束后,患者进行了术前各项检查,检查结果未显示出明显异常,数日后,患者在全麻下行左侧面神经微血管减压术。在术后第一天,患者左侧面肌抽动就立竿见影般消失,后在我院进行了一周的住院观察,于伤口长好拆线后顺利出院。

在2013年12月我院对陈某的回访中,得知陈某自术后面肌痉挛症状已经全部消失,手术也并未带来任何后遗症。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