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精症辨证治疗经验总结

申树林(广西柳州市中医院男性科,广西 柳州 545001)摘要:通过分析血精的主要病因病机,阐述了采用简单的辨证分型方法组方用药治疗血精的思路和经验,并介绍的部分主要药物的现代中药药理学研究内容,以及治疗血精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关键词:血精症;中医药疗法;经验血精既是中医病名,又是

正文

申树林

(广西柳州市中医院男性科,广西 柳州 545001)

摘要:通过分析血精的主要病因病机,阐述了采用简单的辨证分型方法组方用药治疗血精的思路和经验,并介绍的部分主要药物的现代中药药理学研究内容,以及治疗血精时应该注意的事项。

关键词:血精症;中医药疗法;经验

血精既是中医病名,又是症状,可发生在任何年龄段的成年男性,但以中青年人尤为多见。其主要表现为精液带血,可伴有尿频、尿急、尿痛等。血精有轻重之别,轻者仅通过显微镜检查发现精液中有红细胞,重则肉眼直观可见精液中有血,又称为“肉眼血精”[1] 。本病常见于现代医学的急、慢性精囊炎患者。笔者2年多来采用中医中药辨证治疗血精收效颇佳[2],积累了一些经验、体会,在此予以阐述,希望能与广大同行分享。

1.血精症的病因病机-----初期多血热、病久多淤血

血精最早论述见于隋代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其曰:“肾藏精,精者,血之所成也。虚劳则生七伤六极,气血俱伤,肾家偏虚,不能藏精,故精血俱出也” 。

受此观点的影响,长期以来一些专家、学者认为阴虚火旺和气虚不固是血精的主要病机,因而常采用滋阴降火、补气之类的药物治疗。但是,依据笔者的临床诊治经验所见:血精的病机以血热迫血妄行和淤血阻络、血不归经更为常见,而阴虚火旺,气虚等情况相对少见。其因有三:首先从年龄结构来看,血精症患者以青壮年为主,体质多强盛,易生热化火。其次,从饮食结构来看,血精症患者多有嗜食辛辣、燥热之品之偏好,一方面可直接助热内生;另一方面,燥热易损伤脾胃运化功能,水湿之邪内生,郁而化热,湿热下注,若脾气受损,则气不摄血。最后,血精症患者多有性情急躁、多愁善感等情志因素,可造成气机逆乱,气郁化火等。此三个方面的病因既可以单独致病,也可共同致病,从而使热入精室,损伤血络,迫血妄行,血随精出,发为血精症,由此引起的血精以血热证为主。如失治误治,久则病情缠绵,淤血、坏血、死血阻滞精室,或气虚不固、阴虚内热,血失其常道而成顽固血精之症,病情发展在本阶段以血瘀证为主[3],可兼杂气虚、阴虚等。

2.血精症的辨证须分清血热证和瘀血证,治法重在清热凉血和活血化瘀

基于上述病因病机,以笔者之见,血精主要以血热证和血瘀证为主。其中血热证见于疾病的初期,主要临床表现有:精液色鲜红量多,射精时伴有下腹、会阴部疼痛,性欲亢进,性情急躁易怒,尿黄,尿频数,口干苦,舌红,苔黄,脉弦数等[4]。血瘀证多见于慢性、顽固性、反复发作性血精患者,临床表现有:精液呈暗红色,或黑色,或带有血丝、血块等,可有下腹、会阴、睾丸疼痛不适,舌紫暗,或有瘀斑,苔薄白,脉涩[5]。以血热证和血瘀证两型为纲,再结合具体病情斟酌考虑阴虚、气虚等因素来取代四证型,即下焦湿热、阴虚火旺、脾肾两虚、瘀血内结型;或六证型,即肾精亏虚、阴虚血热、肾虚血热、瘀血内结、阴虚火旺、下焦湿热型[1]。这样可以执简驭繁,简单明了,便于临床辨证。在治法方面,根据中医法随证立,方从法出的理论,血精应遵循从“血”论治的原则,以凉血止血,活血化瘀法为主,清热利湿、滋阴降火、益肾补脾法等为辅。依照理、法进行组方用药,临床用之疗效显著,详见常用两组方药分析和病案举隅。

3.常用两组方药方解和现代药理学研究分析

3.1 自拟方1 组成:水牛角15g,生地20g,白茅根15g,侧柏叶10g,茜草根10g,大蓟15g,生地榆10g,栀子10g,黄柏10g,知母10g,丹皮10 g,生甘草6g。方中用水牛角、生地榆、生地凉血止血为君药,现代中药药理学研究表明:水牛角有明显缩短出血时间,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增强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功能;地榆所含的地榆碱有收敛止血,抗病原微生物的作用;生地含地黄素和生物碱等,能升高血小板和白细胞,还有抗炎、抗菌和免疫抑制作用[7,8]。 茜草根、侧柏叶、白茅根、大蓟、丹皮为臣药,而白茅根还有利尿通淋之功效,以加强凉血作用,中药药理学研究发现这几味药均有不同程度的止血、抗菌、抗炎、抗过敏等作用[7,8];栀子、黄柏、知母清利下焦热湿为辅药,中药药理学研究认为:此三味药有降温、解热、抗炎和增强白细胞的吞噬能力[8],生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共用,共奏凉血止血,清热利湿之功效。用法:每日1剂,常规煎法,早晚各服1次,每次400ml。此方常用于血精初期之血热证者,屡建奇功。

3.2 自拟方2 组成:三七粉3g,桃仁10g,红花10g,侧柏炭10g,茜草根10g,仙鹤草15g,赤芍10g,川牛膝15g,山甲5g,丹参15g,元胡10g,黄芪15g,郁金10g,炙甘草6g。方中三七粉、红花、桃仁活血化瘀为君药,中药药理学研究发现,三七主要成分有皂甙、黄酮甙等,可收缩血管、抗炎、镇痛等,红花、桃仁可扩张血管,抑制血栓形成[7];考虑病久多有瘀而化热之嫌,用侧柏炭、赤芍、丹参、茜草根清热凉血止血,这几味药具有改善微循环、抗血栓等功效[8];仙鹤草收敛止血,川牛膝、山甲通络活血止血,且牛膝有引药下行之功效,中药药理学研究山甲可升高白细胞和血小板,仙鹤草可使凝血时间缩短、还有抗炎和抗病原微生物[8];元胡、郁金行气解郁止痛、黄芪补气摄血,中药药理学研究元胡和郁金所含生物碱有镇痛、抑菌作用,黄芪皂甙和所含生物碱能增强特异性和非特异性免疫功能,另有抗病毒、抗衰老等作用;炙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融活血止血、凉血、通络、行气补气为一体。用法:每日1剂,常规煎法,早晚各服1次,每次400ml。此方对顽固性、发作性血精疗效颇佳。

通过上述中药药理学方面的研究成果可以看出,中医药治疗血精用药灵活多样,成分复杂,作用机制广泛,它可能融合了西药的抗菌、抗炎、改善血管的通透性、调节免疫、增强血小板和凝血因子的功能等等多种功效于一体[6]。由此可见,中药复方治疗血精疗效显著是有科学依据可循的,但其确切作用机制有待今后深入研究。

4.典型病案举隅

病例1: 覃某,38岁,干部。主诉:精液带血1月余,色鲜红,伴有尿频,小腹疼痛,射精后尤甚,先后于本市某西医医院就医,诊断为精囊炎,分别给予多西环素、司帕沙星、头孢菌素等治疗4周无效。于2009年7月来我院诊治,经详细询问病史,结合症状、脉象、舌象综合辨症属于血热型血精,遂给上述自拟1方7剂治疗,一周后症状减轻,精液中血色变淡,尿频,小腹疼痛减轻,再用7剂症状消失,病告痊愈,随访3个月未见复发。

病例2:陈某,23岁,自述患“精囊炎”1年余,先后展转于南宁、河池、柳州等地,经多家医院医治,共花费2万多元,可小陈的病一直不见好转,由此造成的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使其几乎失去治疗的信心。于2008年10月来男科门诊就医,笔者经过耐心询问病情和治疗经过,结合舌苔和脉象等综合分析辨证为血精,属气滞血瘀型,用上述自拟方2治疗2月余,病告痊愈。

5.诊治血精应注意的事项

5.1 重视病史和必要检查,尽可能明确诊断

虽然中医治疗血精有很好的疗效,但不应盲从自负,草率行事,毕竟血精只是一些疾病的临床症状而已。目前一般认为血精主要见于精囊炎,其次为前列腺炎等。在临床工作中,务必要重视病史,详细进行体格检查,特别是对于顽固性血精一定要借助现代医学的理化检查等尽可能查找原发病,如精囊和射精管扩张、精囊囊肿、肿瘤、血液系统疾病、以及耐药菌为主的精囊感染[9]等,以便对因治疗,防止延误病情。

5.2 辨症与辨病和结合原则

在疾病的初期以血热、实证为主,治疗以清热凉血止血的药物为主。而在

疾病的慢性期以血瘀和气虚、阴虚多见,即虚实夹杂,治疗以活血化瘀,祛邪扶正为法,在选用活血化瘀药的同时,适度配合补气药和滋阴药。这也是再次强调笔者所主张的简单分型论治血精的思想。

5.3 血精的预防和生活调理

血精的发生与体质、饮食习惯和情志等因素密切相关。因而,做到未病先

防,既病防变。在疾病的初期,要多做患者的思想工作,告知要保持心情舒畅,积极配合治疗;其次尽量少食辛辣厚味,以清淡饮食为主;另外,急性期应节制性欲,禁止性交。而在疾病慢性阶段,要鼓励患者适度进行性交,一方面保持精道畅通,利于离经之血排出,另一方面可观察治疗效果。

参考文献

[1] 陈志强,江海身主编.男科专病中医临床诊治.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1,151-171.

[2] 谢国振主编.男科中成药便览.北京:学苑出版社,1993,89.

[3] 高学清,雷福云.少腹逐瘀汤加减治疗顽固性血精14例.长春中医学院学报,2001,17(3):31.

[4] 郑武,崔云.血精辨治六法.浙江中医杂志,2007,42(8):476.

[5] 龚翰林,常德贵,邹飞.血精中医治疗初探.新疆中医药,2005,23(4):4.

[6] 江苏新医学院编.中药大辞典.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522,809,2038.

[7] 李仪奎,姜名瑛主编.中药药理学.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2,135-148,180,184.

[8] 董昆山,王秀琴,董一凡主编.现代临床中药学.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8,53,158,192,194,410-423,515-516.

[9] 张凯,李淑清,贺占举等.顽固性血精病因和治疗初探.中华男科学,2003,9(2):118-121.

医生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