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0例大肠癌中医证候分析

林胜友1 沈敏鹤1 舒静娜2 蓝继3[摘 要] 目的 对大肠癌中医症状证候的出现情况进行调查分析,明确常见的中医基本证候分布特征。 方法 收集浙江省中医院近十年住院治疗的大肠癌患者资料,对资料完整的780例患者运用回顾性病例研究的方法,分析大肠癌中医证候分类特征及构成比。 结果

正文

林胜友1 沈敏鹤1 舒静娜2 蓝继3

[摘 要] 目的 对大肠癌中医症状证候的出现情况进行调查分析,明确常见的中医基本证候分布特征。 方法 收集浙江省中医院近十年住院治疗的大肠癌患者资料,对资料完整的780例患者运用回顾性病例研究的方法,分析大肠癌中医证候分类特征及构成比。 结果 大肠癌的证型分布以脾(气)虚证为主,对脾(气)虚干预可能是今后中医药治疗大肠癌的重点方向之一。

[关键词] 大肠癌;中医证型;回顾性分析

Retrospectively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CM Syndromes of Colorectal Cancer

Lin Sheng-you, Shen Min-he, Shu Jing-na , Lan ji. Department of Oncology, Zhe Jiang Hospital of TCM, Hangzhou (310006 )

ABSTRACT Objective To clear the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CM Syndromes of Colorectal Cancer by researching and analyzing its accurrence. Methods The enrolled 780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were researched through the retrospective study method to analyz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CM Syndromes. Result The distribution of the TCM Syndromes was spleen-qi deficiency mainly. Conclusion Intervention in spleen-qi deficiency may be one of the key derection in the TCM treatment of Colorectal Cancer;The TCM interventional treatment of Colorectal Cancer should consider the influence in the TCM Syndromes .

Key Words Colorectal Cancer;the TCM Syndromes;Retrospectively analysis

大肠癌是指原发于结肠、直肠的恶性肿瘤,属于中医“肠覃”、“积聚”、“脏毒”、“锁肛痔”等范畴,是发达国家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之一[1]。我国近30~40年其发病率逐年上升,位居常见恶性肿瘤第三。近年来中医药治疗在大肠癌的综合治疗中占有重要地位。本文运用回顾性病例研究的方法,对近十年浙江省

基金项目:国家中医药行业科研专项(No.200807018)

作者单位:1.浙江省中医院(杭州 310006);2. 浙江中医药大学(杭州 310053);3. 杭州市萧山第一人民医院(杭州 311200)

通讯作者:林胜友,Tel:13505715111,E-mail:linsy0628@yahoo.com.cn

中医院住院的大肠癌患者的中医证候分类特征进行分析,明确常见的中医基本证候分布特征,为中医辨证论治大肠癌的研究工作建立起第一手的数据库资料,最终为大肠癌不同治疗阶段中医干预方案研究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

资料及方法

1 一般资料

1998年1月1日至2008年1月1日浙江省中医院共收治结直肠肿瘤患者1430例,剔除空肠肿瘤或阑尾肿瘤、大肠腺瘤、大肠间质瘤、大肠恶性黑色素瘤、大肠平滑肌肉瘤、未经病理确诊的患者共625例,以及病例资料记载不全者25例。本研究包括资料完整,且病理确诊的病例共780例。其中男454人,女326人,男女比例为1.39∶1,平均年龄61.68±13.08(25~90岁);65岁-75岁为发病高峰。病理大体分型:隆起型125例,溃疡型221例,浸润型10例,缩窄型1例,浸润溃疡型133例,不明确者290例;病理类型:腺癌763例,类癌1例,腺鳞癌1例,不明确者15例;腺癌患者中高分化腺癌37例,中分化腺癌433例,低分化腺癌41例,未分化腺癌1例,高、中分化腺癌15例,中、低分化腺癌37例,不明确者199例。肿瘤部位情况:回盲部癌52例,升结肠癌126例,横结肠癌44例,降结肠癌34例,乙状结肠146癌,直肠癌317例,结肠肝曲癌28例,结肠脾曲癌13例,结肠多发癌3例,不明确者17例。其中直肠癌占40.64%,乙状结肠癌占18.72%,升结肠癌占16.15%;转移情况:区域淋巴结转移患者307例,肝转移122例,肺转移17例,骨转移11例,肾上腺转移1例,皮肤转移4例;转移部位以淋巴结转移最多,而远处转移以肝转移比例最大。临床分期情况:Ⅰ期68例,Ⅱ期169例,Ⅲ期159例, Ⅳ期323例,原位癌5例,分期不明确者56例。

2 研究方法及辨证标准

2.1 设计调查表

根据需要调查的内容,设计临床病例观察表。内容包括患者一般资料(性别、年龄),临床诊断,病理诊断,既往史,生活状态评分(ECOG评分系统),症状,舌质,脉象等。

2.2 建立数据库

应用EPIDATA3.1软件,建立病例资料数据库。严格按照病例排除以及纳入标准收集病例资料,建立原始数据库并进行数据的录入和收集。

2.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6.0软件对已建立的大肠癌病例数据库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比较采用Log-rank方法检验,以P证;实证分为气滞证、痰湿证、血瘀证、热毒证。证候根据为GB/T15657-1995 中医病证分类与代码以及ZY/T001-94 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

②中医证候诊断标准如下:

* 符合主症2个,并见主舌、主脉者,即可诊断本证。

* 符合主症2个,或见症1个,任何本证舌、脉者,即可诊断本证。

* 符合主症1个,或见症不少于2个,任何本证舌、脉者,即可诊断本证。

③以上证候的判定由经过GCP培训,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副主任医生或以上职称者指导,两位临床病例搜集者达成共识而确立。如若在实际病例采集中,根据病程记录的证候因素作为统计依据;临床病例收集者意见不统一时,以所开方药,按以方测证的方法,具体以针对某种证候因素为主的药物剂量的多少为判断标准,确定其中医证候类型。

结 果

1 中医证候出现频率及分布

780例患者初次入院与末次入院居前五位的证型分布情况见表1。其中前三位的中医证型在初次入院时的证型分布情况为:脾虚型164例,占21.03%;气虚型119例,占15.26%;脾气虚型105例,占13.46%。末次入院时的证型分布情况为:脾虚型183例,占23.46%;气虚型84例,占10.77%;脾气虚型123例,占15.77%。整体证型分布大致相仿,将末次入院与初次入院证型比较后发现,脾虚型及脾虚兼气虚型病例数有所增加,气虚型及气血两虚型病例数有所减少,气阴两虚型大致相仿。

表1 初、末次入院中医证型分布情况

证型 在初次入院的证型分布 末次入院的证型分布

脾虚型 164例(21.03%) 183例(23.46%)

气虚型 119例(15.26%) 84例(10.77%)

脾气虚型 105例(13.46%) 123例(15.77%)

气阴两虚型 75例(9.62%) 78例(10.00%)

气血两虚型 62例(7.95%) 47例(6.03%)


2 单一证型出现频率

将患者证候分拆为单一证候分析,780例患者初次入院中医证候频数从高到低依次为气虚证492人次(63.1%),脾虚证486人次(62.3%),阴虚证168人次(21.5%),血虚证153人次(19.6%),痰湿证61人次(7.8%),热毒证38人次(4.9%),气滞证15人次(1.9%),阳虚证5人次(0.6%),血瘀证5人次(0.6%);末次入院中医证候频数从高到低依次为脾虚证530人次(67.9%),气虚证479人次(61.4%),阴虚证198人次(25.4%),血虚证132人次(16.9%),痰湿证61人次,(7.8%),热毒证41人次(5.3%),气滞证14人次(1.8%),阳虚证7人次(0.9%),血瘀证5人次(0.6%)。结果显示,初次与末次入院证型出现频率最高的三种证型分别是脾虚证、气虚证、阴虚证;初次与末次入院证型出现频率比较气虚证减少,脾虚证和阴虚证增加,其它证型大致相仿。具体出现频率情况见表2:

表2 初次与末次入院证型出现频率

证型 初次入院的证型分布 末次入院的证型分布

脾虚证 486人次(62.3%) 530人次(67.9%)

气虚证 492人次(63.1%) 479人次(61.4%)

阴虚证 168人次(21.5%) 198人次(25.4%)

血虚证 153人次(19.6%) 132人次(16.9%)

痰湿证 61人次(7.8%) 61人次(7.8%)

热毒证 38人次(4.9%) 41人次(5.3%)

气滞证 15人次(1.9%) 14人次(1.8%)

阳虚证 5人次(0.6%) 7人次(0.9%)

血瘀证 5人次(0.6%) 5人次(0.6%)


讨 论

在我国,中医药已成为肿瘤治疗方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在改善患者的总体症状、提高生活质量方面得到很多临床医生和患者的肯定,其在大肠癌的综合治疗中亦有较好的疗效[2、3]。但我们复习文献发现,目前肠癌中医辨证尚无统一的辨证标准,各医家采用的辨证标准多为自拟,个体色彩较浓,差异也较大,如周岱翰教授[4]将大肠癌分为湿热下注、大肠瘀毒、脾肾亏虚三型治疗;孙桂芝教授等[5]将大肠癌辨证分为脾肾两虚、脾胃不和、心脾两虚等型;张代昭教授[6]将大肠癌分为湿热内蕴、瘀毒内阻、脾肾阳虚、肝肾阴虚、气血双亏5型辨证论治;朱旭东等[7]将本病分为脾虚湿滞,气血两虚,脾肾阳虚,肝肾阴虚,湿热瘀毒五个证型;其他医家[8、9]对大肠癌亦提出了自己的分型。再者由于大量的临床报导[10、11、12]均为小样本的研究,缺乏根据RCT原则的临床研究报导;缺乏系统的证候分布和演变规律的流行病学调查数据;上述现象造成后来研究者对大肠癌证候分型的认识模糊,无法进行系统的概括和总结,从而导致研究的客观性不足,重复性和可信度下降,也难以系统总结以分析推广。为此,我们根据GB/T15657-1995 中医病证分类与代码以及ZY/T001-94 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对浙江省中医院近十年住院的780例大肠癌患者进行中医证型回顾性研究,以在进一步临床研究中为制定中医证候分型及中医干预提供科学依据。

本研究结果发现,从证型的分布分析,脾虚、气虚、脾气虚是大肠癌的主导证型,构成比中占50%左右;同时,我们将患者证候分拆为单一证候研究,从中医证候出现的频数结果分析,脾虚证、气虚证均在60%以上;提示大肠癌患者中医证候以脾(气)虚为主导;侯风刚等[13]对就诊的311例大肠癌常见中医症状证候开展临床调查分析,发现大肠癌常见的中医证型中(脾气虚、脾胃虚弱、阴虚(火旺)、肝阴虚、肾阴虚、肺气虚证等14项证候)脾气虚和脾胃虚弱的构成比最高,分别为76.8%、38.6%,与本研究结果相一致;结合治疗脾虚证病例提高5年生存率的报道[14],,我们认为脾(气)虚证是大肠癌的主导证型,改善脾(气)虚证患者生存期可以提高大肠癌人群总体的生存期,对脾(气)虚的干预治疗是今后治疗大肠癌的重点所在。

参考文献

[1] PETO J.Cancer epidemiology in the last century and the next decade[J].Nature,2001,411(6835):390-395.

[2] 贡钰霞.中医治疗对肠癌预后的影响[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0,2(26):129-130.

[3] 刘雪松.中西药结合治疗肠癌的临床疗效观察[J].中外医疗,2010,12:96.

[4] 周岱翰主编.肿瘤治验集要[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89-90.

[5] 张新,孙 华,李亚东等.孙桂芝治疗大肠癌经验[J].山东中医杂志,1998,

17(4):173-175.

[6] 张代昭主编.张代昭治癌经验辑要[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社,2001:138.

[7] 朱旭东,蔡明明,吴燕波等.辨证分型治疗中晚期大肠癌76例[J].江苏中医杂志,1998,19(2)28-29.

[8] 田劭丹,李忠.大肠癌的中西医结合诊治[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07,

35(4):26-29.

[9] 王小宁,霍介格.中医治疗大肠癌的思路与方法探讨[J]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7,13(9):681-682.

[10]张青,赵文硕,于洁,王笑民.益气活血中药联合化疗治疗晚期大肠癌的临床

研究[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2006, 13(10): 17-18.

[11]许尤琪,肖雅,罗毅.扶正化瘀解毒散结配合静脉化疗治疗晚期大肠癌32例

临床观察[J].江苏中医药, 2006(11): 41-42.

[12]黄智芬,黎汉忠,张作军,等.健脾化瘀汤配合化疗治疗晚期大肠癌34例临床

观察[ J].中国中医药科技2006, l3(6): 431-432.

[13]侯风刚,岑怡,贯剑等.肠癌中医症状证候临床调查分析[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1(12):32-34.

[14]顾缨,韩颖盈,郑坚等.胃肠安治疗大肠癌临床疗效分析[J].辽宁中医药

大学学报,2006,8(5):5-6.

医生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