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气活血化瘀法论治缺血性中风

摘要缺血性中风病因多而复杂,在诸多因素中,气虚血瘀为根本病因,它是临床各期的病理基础,益气活血化瘀法,是治疗缺血性中风的基础方法,其代表方补阳还五汤从拆方研究及现代药理学上都证明是缺血性中风的首选方剂。关键词缺血性中风益气活血化瘀补阳还五汤缺血性中风是临床常见病,约占急性脑血管病

正文

摘要缺血性中风病因多而复杂,在诸多因素中,气虚血瘀为根本病因,它是临床各期的病理基础,益气活血化瘀法,是治疗缺血性中风的基础方法,其代表方补阳还五汤从拆方研究及现代药理学上都证明是缺血性中风的首选方剂。

关键词缺血性中风益气活血化瘀补阳还五汤

缺血性中风是临床常见病,约占急性脑血管病的50~70%以上,临床上有脑梗塞,脑栓塞,短暂性脑缺血发作,临床表现有肢体活动不遂,语言不利,口角歪斜等主症可伴有饮水呛咳,眩晕、肢体麻木等症状,有“三高一低”的特点,(发病率高,致死率高、复发率高,治愈率低)给国家和社会带来沉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1气虚血瘀是缺血性中风的病理基础

从生理病理而言,祖国医学认为:“久病多虚多瘀”,王清任提出:“亏损元气是其本源”,气虚血瘀是缺血性中风各期的病理基础,气是构成和维持人体各项生命活动的基础,人体生命活动是气血生理功能的具体体现。《内经》云:“人之所有者,血与气耳”气为阳,血为阴,所既是构成人体的物质,又是人体的生理功能,血是人体生命活动的营养物质,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气机的异常必然导致血行的异常,只有气血调和,脏腑功能才得以正常,从而使阴阳调和。脑为诸阳之会,赖气血充血。《医林改错》云:“元气既虚,必不能达于血管,血管无气,必停留为瘀”气虚则清阳失运,髓脑失养。传统医学认为阳动阴静,卧则血归于肝,阳入于阴,故气血流行缓慢,易于停滞,而为瘀血,从而痹阻经脉,气血不能上充脑髓,故多于夜间睡眠上发作。据医学大量资料报道,无论是脑血管痉挛,脑血栓形成脑栓塞,其病理都符合中医“血瘀”的概念。传统医学认为“久病多虚多瘀”众多医家在临床实践中认识到“久病血瘀,瘀生怪病”,有人对30例“怪病”进行血流变学测量,发现与正常组有明显差异,经用活血化瘀法进行治疗,病情好转或全愈,由引可见,血瘀是重要致病因素。从年龄看中风病绝大多数发生在年逾四旬之人。《内经》云:“年逾四旬则阴气自半”年老体衰,阴精阳气俱不足,气血亏虚,脉道不利形成了中风发展的内在因素。《杂病源流犀烛·中风》谓:“人至五六十岁,气血就衰,乃有中风之病,少壮无是也”。可见年逾五旬之人,气血生化运行功能减弱,《内经》认为人体随年龄增长,肾气渐衰,元气为气血运行之动力,故肾虚必影响气血之生化运行,而致瘀,《医林改错》云:“元气既虚不能达于血管,血管无气,必停留为瘀”。肾精不足,精不化血,则血少,血脉不充,血行迟缓为瘀,肝肾同源,肾之虚,必及于肝,而肝又为气机之枢,气机运行不畅必致血瘀。气虚尤其是脾气虚,生化乏源,气血生成不足,则脉道失充,血流缓慢而为瘀,致肢体失用。长期津血不足,则肾阴不足,水不涵木,肝阳上亢而化风,血虚亦可生风。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老年性疾病在血流变学方面有一共同特性,即血粘度增高,血流缓慢,其血液循环存在粘、凝、聚的瘀血状态。又因脾为生痰之源,脾气虚,则痰浊内阻,血脉不利,日久痰浊血瘀互结为患,使宗气不行,精血不充,最终形成瘀血阻经而发中风,传统医学早就有痰瘀同论的观点。前贤提出:“百病皆痰”,及重视,“痰瘀阻络”这一病理因素。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丹溪心法》云:“中风大率主血虚有痰,治痰为先”。可见痰浊是中风的重要病理因素。尤其是素禀痰体,体态肥胖之人。现代医学研究也表明缺血性中风患者在血流变学上,血液的浓稠性、粘滞性,凝固性均明显增加,血细胞表面电荷下降,凝聚性增大,这一病理与痰瘀病机是一致的。董汉良认为“痰滞则血瘀,血瘀则痰滞”故中年以上之人,平素过食肥甘厚腻,一方面易具湿生痰,一方面化作血中之浊,形成痰脂,混于血中,易致血粘度增加,血行不畅,筋脉失养,常痰瘀同论。

从临床上来看,肥胖之人易患中风,是由于“形盛气衰”之故,肥胖之人形盛于外,而气歉于内,气虚脉道不利,气血运行无力,形成了气虚血瘀,从临床症状看,大多有肢体麻木的表现。李东源认为“麻者,气之虚也,真气弱,不能流通……故生麻木不仁”。脾胃论指出,由于气虚无力推血液,血流不畅而瘀阻于脉道,肢体得不到濡养,故生麻木,其次中风多见眩晕之症状,《内经》云:“上虚则眩”,人体气血亏虚,血不上达于头部,脑失其养,故生眩晕。从统计资料来看,中风大多为50岁以上之人,气虚血瘀者占绝大多数,有人对1200例中风病临床分型,气虚血瘀型占73%以上,可见气虚血瘀是缺血性中风的主要病理因素,贯穿于缺血性中风病程的始终。

2益气活血化瘀法是治疗缺血性中风的根本方法

既然气虚血虚是各期的病理基础,那么治疗时要采用益气活血化瘀,因为气具有推动作用,气旺则血行,气滞则血瘀,气旺则人体功能正常。活血化瘀可以使经络通畅,脑髓经脉得以濡养。活血化瘀如同祛除下水道中沉积的泥沙一样,而益气如升高水压冲走泥沙一样。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单位报告活血化瘀与益气药同用,其效果优于单纯用活血化瘀药,有人比较了补阳还五汤与丹参注射液和低分子右旋酐的疗效,结果补阳还五汤明显优于对照组。有人比较了单纯用活血化瘀的冠心Ⅱ号与益气活血化瘀的补阳还五汤,对鼠肠系膜微循环的作用,结果发现在对抗去甲肾上腺素引起的微循环障碍方面,活血药和益气活血药具有同样的作用,在治疗滴注时,益气活血组的作用,较冠心Ⅱ号为优。陕中附院在补阳还五汤的基础上稍事加减制成通脉舒络液,应用于临床对近万名病人治疗,疗效可靠,对住院治疗的214例患者系统观察,并和低分子右旋糖酐对照,结果表明显优于对照组,临床痊愈115例,痊愈率为53.7%,总有效率达99.1%。病例:冯某,男,63岁,以“突发左半身不遂伴麻木2天”为主诉,入院时舌暗红,苔溥白,脉沉细,左上下肢肌力Ⅱ级,头颅CT示:“左底节区多发腔梗”,入院中医诊断:中风一中经络,证属气虚血瘀,西医诊断:急性脑血管病—脑血栓形成。用补阳还五汤加减治疗第五天,左上下肢活动明显增强,左上下肢可抬至头部,可自己行走,麻木症状改善,舌暗红苔薄白,脉弱,左上下肢肌力Ⅵ级,15天后痊愈出院。在以益气活血化瘀之补阳还五汤为主时要依据辨证施以化痰,滋补肝肾等药物以增强其效果。

3补阳还五汤的拆方及现代药理

方中黄芪补一身之气,气能生血亦能行血,气血充则脑髓得养,功能正常,为治本之品,为君药。川芎上行头目,下行血海,为血中之气药与当归,黄芪相伍更好的发挥行气活血的作用,为臣药。当归补血和血。《日华子本草》云:“治一切风,治一切血,补一切劳;破恶血,养新血”为血中之圣药,凡有形虚损无所不宜。赤芍有通顺血脉的作用与当归相伍,养血活血,助川芎行气活血。桃仁苦,甘,平,具有破血行瘀,润燥通便之效。成无已:“肝者,血之源,血聚则肝气燥,肝若急,急食甘以缓之,桃仁之甘,以缓肝散血”《本草逢原》“桃仁为血瘀血闭之专药,苦以泻滞血,甘以生新血”红花具有活血通脉,祛瘀止痛的作用。《本草汇言》:“红花破血,行血,调血之药也”桃仁、红花相伍,重于活血破瘀,当归赤药相伍养血活血,共为佐药。地龙取象比类有通络之效,为使药。现代药理研究补阳还五汤能影响血流变学,改善血液的浓、粘、凝、聚状态,提高纤维蛋白溶解酶的活性,具有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的作用[3],及增加脑血流量,保护缺血神经元,明显减少缺血神经元坏死,改善智能作用。

小结:在缺血性中风的治疗上临床上以益气活血化瘀法为基础方法,并把它贯穿于缺血性中风的始终,是值得临床重视的。其代表方剂补阳还五汤的组方符合缺血性中风的病机,在补阳还五汤为基础方的同时,要依据兼挟病邪,随症加减。兼痰者佐以化痰通络,兼痰热腑实者,佐以通腑化痰,兼肝阳上扰者,佐以滋阴潜阳,对提高疗效大有婢益。

参考文献

[1]陶根鱼.杜晓泉.益气活血法在缺血性中风病中的地位[J].陕西中医学院学报.1987.7(12)

[2]聂志玲.缺血性中风的辨证施治[J].时珍国医国药.2004.15(10)707-708.

[3]郭敬礼,张宏伟,刘东霞.中医世家·张学文[M].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

[4]李其忠.中医基础理论研究[M].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