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探心肌梗死发病时间与运气变化的关系

临床资料 66例均为1999年1月至2004年1月本院住院病人,符合《心脏病学》第五版〔1〕急性心梗诊断标准。到本院就诊时间为急性心梗发病后0.5h至10h。有典型的心电图、心肌酶谱动态改变。经超声心动图排除风湿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心肌病、心脏瓣膜病。 将66名患者按照症状、

正文

临床资料 66例均为1999年1月至2004年1月本院住院病人,符合《心脏病学》第五版〔1〕急性心梗诊断标准。到本院就诊时间为急性心梗发病后0.5h至10h。有典型的心电图、心肌酶谱动态改变。经超声心动图排除风湿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心肌病、心脏瓣膜病。 将66名患者按照症状、舌脉辨证分型为虚、实两组,其中虚证31例:男性18例,女性13例,平均年龄63.01±3.27岁,糖尿病1例,高血压病2例;实证35例:男性22例,女性13例,平均年龄61.33±3.67岁,糖尿病2例,高血压病3例。两组资料相比,P>0.01,无统计学差异。

统计方法 分别统计两组患者发病的日时间及发病月份。日时间先用十二时辰计时法作初步统计,即零时为子时,十二时为午时,每2h为1个时辰依次分列;再用《内经》一日五分法归类,子时、丑时为“夜半”、寅时、卯时为“平旦”、巳时、午时为“日中”、未时为“日昳”申时、酉时为“下晡”。月份按照一年五季分法:立春后3月为春季,立夏后2月为夏季,其中小暑后1月为长夏,立秋后3月为秋季,立冬后3月为冬季。列表归纳并作统计学处理。

统计结果

表1 两组发病季节统计表

组别 n(%)

长夏

虚证组 31(100%)

实证组 35(100%)

6(19%)

8(23%)

1(3%)

2(6%)

1(3%)

2(6%)

6(19%)

16(45%)

17(55%)

7(20%)

经Rid it检验,u=0.655,虚实二组发病季节均集中在春、秋、冬三季,发病季节无统计学意义。

表2 2组发病日时间统计表

组别 n(%)

平旦

日中

日跌

下晡

夜半

虚证组 31(100%)

实证组 35(100%)

7(23%)

9(26%)

0(0%)

2(6%)

3(10%)

2(6%)

6(19%)

16(45%)

15(48%)

6(17%)

经 Rid it检验,u=0.655,虚实二组均为平旦、下晡、夜半发病率高,发病日时间无统计学意义。

讨 论 急性心梗典型的症状为持续而剧烈的胸骨后疼痛,伴有压榨感、濒死感,当属于中医胸痹、真心痛。《灵枢·厥病》“真心痛,手足青至节,心痛甚,旦发夕死,夕发旦死” 的论述,是对本病重症最早的记载。王肯堂在其《证治准绳·杂病》中明确指出“谓之真心痛,必死,不可治”,可见对于本病起病急、病情危重的特征,医者早有共识。笔者经多年的观察总结发现,本病病机虚实夹杂,临床分型虽多,但主要可分为虚、实两证,即以气虚、血虚为主兼有瘀滞为特点的“虚证”、以正气不虚、邪实壅滞为特点的“实证”。同时发现本病在发病时间、季节上有明显的特点,虚实两证既有共性也有各自的特征。通过66例急性心梗病例观察,可以看出本病发病一年中集中在春、秋、冬三季,但冬、春季虚证相对多见,占虚症发病的74%,秋季实证多见,占实证发病的45%;一日之中 “平旦”、“下晡”、“夜半” 均为两证高发时段,其中虚证多发于清晨、夜半,约占67%,实证高发于下晡,约占45%。

现代医学认为,急性心梗多发生在夜间及早晨,与夜间回心血量增加,早晨ą肾上腺素神经兴奋、内皮素、血栓素2血浓度增加有关,这些因素易使心肌耗氧量增加,血液粘稠度增加,血小板聚集,血栓形成,血管痉挛或堵塞,冠状动脉血供急剧减少或完全中断,引起急性心梗的发生。当然精神、饮食同样是不可忽略的重要病理因素。

中医学注重整体观念,认为人体是整个自然界的一部分,自然界阴阳的升降消长直接影响人体的阴阳衰旺。在生理状态下,人体的各种机能会随着时间、季节、气候的改变做相应的调整,从而保持气血津液有规律的生化输布;病理状态下,当人体自身调节功能低下或不全时,外界阴阳的变化,会成为病情加重、宿疾复发的条件,所谓“天人相应”。按照五行学说,五运之中心属火,主夏,应日中;肝属木,主春,应平旦;脾属土,主长夏,应日佚;肺属金,主秋,应下晡;肾属水,主冬,应夜半;火生土,木生火,水克火,火克金。五行之间这种因生、克、制、化相互影响的关系,使疾病的发生、发展、变化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如本观察结果显示,心病发病之在春、秋、冬,一日平旦、下晡、夜半多见。火为水之所不胜,“冬季”及一日之中的 “夜半”,均为心“所不胜”之时,因阳气入阴,气虚愈深,气之“推动”、“温煦”功能低下,“虚寒”“痰浊”“瘀血”常常合而成之邪,闭阻心脉,发为胸痹、真心痛,故虚证在冬季及夜间高发;相反一年之中的夏季、一日之中“日中”时刻,均是阳气至盛之时,可助体内正气相对旺盛,故此时往往虚证发病相对较少。但对于以实证,则可邪热内外呼应,痰热壅阻心脉,突然起病;秋季偏燥,与下晡相应易助虚火,兼之多失膏粮厚味、辛辣之品,致使邪气壅盛,痹阻心脉,故胸痹之实证在是时高发。春季或平旦之时,因心气、心阳因虚当升而不升,不能与机体其他脏俯功能相适应,虚、实证均可以发病。在《素问·脏气法时论》篇曾有如下的论述:“病在心,愈在长夏,长夏不愈,甚于冬,冬不死,持于春,起于夏,禁温食热衣,……心病者,日中慧,夜半甚,平旦静。夫邪气之客于身也,以胜相加,至其所生而愈,至其所不胜而甚,至于所生而持,自得其位而起。”从本病例观察结果分析,与《素问》中论述的五运变化与本病发生、发展、变化关系有相近之处。

笔者进行本项临床观察的目的,在于寻求本病主要证型的发病规律,试图依从这个规律,调整服药时间及方法,提高中药防病、治疗的效果。

此文已发表于《陕西中医》2007,28(2),转载请注明出处。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