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算将胎盘如何处理?吃掉还是卖掉?(胆小勿进)

生完孩子后,你打算将胎盘如何处理呢?或者问直接一点,你会将胎盘吃掉吗?相信很多人会被这个问题恶心到或者吓到。“天呐,吃胎盘,那不等于吃人肉嘛!太吓人了!”相信会有人这么说。是的,在妇产科实习时听到有人会将胎盘吃掉这一说法时,我也是吓一跳,感觉闻所未闻。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孤陋寡闻

正文

生完孩子后,你打算将胎盘如何处理呢?或者问直接一点,你会将胎盘吃掉吗?


相信很多人会被这个问题恶心到或者吓到。“天呐,吃胎盘,那不等于吃人肉嘛!太吓人了!”相信会有人这么说。是的,在妇产科实习时听到有人会将胎盘吃掉这一说法时,我也是吓一跳,感觉闻所未闻。


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胎盘能吃的说法由来已久,据说传早在两千多年前,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曾食童男童女,后发现胎盘长生之效尤胜童躯,始皇遂御命其为皇室养生之上品,后历代君王均以胎盘养生延寿,现代不少人也将之视为大补之物,导致倒卖现象不绝。并且,据说欧美国家的人也会把女性产后胎盘吃掉,因为他们相信胎盘本身有很多营养素及荷尔蒙,若是产妇吃自己胎盘,还能防止产后忧郁症。不敢直接吃胎盘的人,会选择把胎盘脱水弄干燥后,磨成粉做成胶囊吞下肚。早前,就有媒体报道,英国一名记者在妻子即将临盆前,就在网志上预告会把胎盘以特殊刺激的方式吃下肚,后来妻子顺利生产后,他就把胎盘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变成“香蕉胎盘奶昔”,另一部分加上香料变成“胎盘墨西哥塔可饼”,把胎盘吃得一点也不剩。


胎盘功效真的这么神奇?


在中药里,胎盘有一个十分好听的名字,叫“紫河车”,依椐《本草纲目》记载:性温无毒,具有温肾、益经、补气、养血等功效。治疗男女虚劳,矢志恍惚。其干燥制剂药名为“紫河车”或“浑圆衣”,可用于治疗子宫发育不全,女性不孕症,流产,早产等。因此,用胎盘提炼成的药物(如胎盘组织液,胎盘素)来治疗上述疾病是很多见的。


那么,胎盘是怎么形成的呢?


胎盘由羊膜、叶状绒毛膜(也称丛密绒毛膜)和底蜕膜构成。


1.羊膜


构成胎盘的胎儿部分,是胎盘的最内层。羊膜是附着在绒毛膜板表面的半透明膜。羊膜光滑,无血管、神经及淋巴,具有一定的弹性。人类羊膜正常厚0.05mm。


2.叶状绒毛膜


构成胎盘的胎儿部分,占妊娠胎盘的主要部分。胚胎发育至13~21日时,胎盘的主要结构-绒毛逐渐形成。约在受精后第3周,当绒毛内血管形成时,建立起胎儿胎盘循环。孕妇子宫螺旋动脉(也称子宫胎盘动脉)穿过蜕膜板进入母体叶,母儿间的物质交换均在胎儿小叶的绒毛处进行,说明胎儿血液是经脐动脉直至绒毛毛细血管,经与绒毛间隙中的母血进行物质交换,两者并不直接相通。绒毛组织结构:妊娠足月胎盘的绒毛滋养层主要由合体滋养细胞组成,细胞滋养细胞仅散在可见,滋养层的内层为基底膜,有胎盘屏障作用。


3.底蜕膜


构成胎盘的母体部分,占妊娠足月胎盘很小部分。底蜕膜表面覆盖一层来自固定绒毛的滋养层细胞与底蜕膜共同形成绒毛间隙的底,称为蜕膜板,从此板向绒毛膜方向伸出一些蜕膜间隔,一般不超过胎盘全层厚度的2/3,将胎盘母体面分成肉眼可见的20个左右母体叶。


人胎盘的成分较复杂,包括蛋白质、干扰素、激素和各种酶,胎盘到底有无神奇的功效,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感染的胎盘临床上却不少见。国家药监部门早就通过专家研究得出一致的结论:“由于胎盘来源,病毒检测,病毒灭活,工艺与有效成分的关系等问题难以解决,新鲜胎盘制品不能作为中药批准使用”。由此看来 ,食用胎盘最重要的问题是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 中国药典1990年版规定:“本品为健康人的干燥胎盘。”其关键点在于健康。紫河车的炮制也是有讲究的,需要将新鲜胎盘除去羊膜和脐带,反复冲洗至去净血液,用花椒及黄酒进行蒸或置沸水中略煮的炮制法后,取出晒干或烘干方成。


但是,现实中,胎盘的加工有这么讲究吗?


近日有媒体报道“血淋淋的新生儿胎盘,经过简单的冲洗、水烫、烘干,研磨成粉后就制成胶囊出售……”,这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看到的胎盘加工景象。这个加工作坊在医院旁边一个老旧的居民小区。屋内有几位掩住口鼻、正在等待胎盘加工的顾客。狭小的一间厨房,各种炊具、杂物占满了灶台。水池边放着等待加工的胎盘,水池下的垃圾桶内鲜血淋漓。一名中年男子告诉记者,加工胎盘的第一步是冲洗胎盘,就在门口内侧的洗手台内进行。冲洗后,要把胎盘剪碎,用开水烫,再放到烘干机里烘干。完全烘干后就能研磨成粉、灌装胶囊,整个过程一个半小时。记者调查发现,仅哈尔滨一知名妇产医院附近,就有二十几家胎盘加工作坊。他们普遍缺乏消毒设施,卫生条件较差,胶囊多为三无产品。这样加工出来的胎盘胶囊,你敢吃吗?反正我是不敢!

(转自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