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孤》:一条心灵解救之道

一条心灵解救之道在《失孤》的故事进行了二分之一后,我才猛然意识这个故事里缺少了什么,直到走出电影院,我才反应过来——两位主角都没有家人,不论是刘德华扮演的合肥老农雷泽宽,还是井柏然扮演的武夷山下修车小哥曾帅,他们的家人都从没露面。故事并不复杂,雷泽宽的儿子,在两岁时丢失,他从此走

正文

一条心灵解救之道


在《失孤》的故事进行了二分之一后,我才猛然意识这个故事里缺少了什么,直到走出电影院,我才反应过来——两位主角都没有家人,不论是刘德华扮演的合肥老农雷泽宽,还是井柏然扮演的武夷山下修车小哥曾帅,他们的家人都从没露面。


故事并不复杂,雷泽宽的儿子,在两岁时丢失,他从此走上十五年寻子路,修车小哥曾帅,在四岁时被拐,至今已有十九年。他们相遇后,结伴走上寻亲路,并萌生出一段似有若无的父子情。这条路上,有数不尽的青山,看不完的绿树, 和中英两国合作拍摄的纪录片《美丽中国》一样,尽情展现了中国南方的美景,连空气中的润和湿,似乎都能透过银幕氤氲而至;这条路上,也有面色冷峻却心怀善意的交警,装束各异的寻亲志愿者,有做着诡异买卖的小吃店老板娘,也有脸色漠然的乡民。一部公路片中该有的一切,包括来自波兰音乐家的配乐,《失孤》中都应有尽有,但故事里从来没有给雷泽宽和曾帅的家人,一个露面的机会。他们没有名字,没有声音,从不给我们的主角打电话,只是偶然被提及。


他们去哪儿了呢?雷泽宽十五年的寻子路,显然不能只靠路人的帮助来维持,他能在那个笔记本上,记下来自陌生大婶的善意,他能在自己摩托车的旗杆上,加上其他失踪儿童的头像和资料,他必然是个有情的人,有所眷顾,也有若依赖,但他从没跟家人联系过,也从不曾提起他们。而自从和雷泽宽相遇后,曾帅也突然和家人脱离了关系,他没有任何牵绊、没有任何纠结地,走上了寻家之路,在这个过程中,他只是偶然提到过养父母的女儿,他的姐姐,但他们仅仅存在于他的描述里。


也许,那正是所有寻亲者的遭遇吧,他们一旦遭遇失亲之痛,一旦下定决心走上寻亲路,整个生活就被翻了个个儿。每个人的情感深度、执着程度,在这种遭遇面前都水落石出,有的人会痊愈,心里的疮口渐渐缩小,开始新的生活,有的人接受了命运的灾劫,接受的方式是,继续如常地生活下去,雷泽宽的家人,以及那个被拐卖后生活得很舒适的小伙子,或许都在此列。


有的人却不能,就像雷泽宽,他“只有在路上,才觉得对得起自己的儿子”,寻找不只是为了寻找,而是对另一个人痛苦的响应,寻找也不是慰藉,是永不停歇的自我鞭挞,是西西弗斯式的滚石上山,因为,只要稍做停歇,另一个人的痛苦,似乎就没有了被接受的可能。


在《唐山大地震》里,在《亲爱的》里,我们都曾看见过这种痛苦响应。《唐山大地震》中徐帆扮演的李元妮,因为做出了一个“索菲的抉择”,从此再不能“花红柳绿地活着”,她得以自己对自己的不原谅,以自我惩罚,祈求假想中的被原谅。而寻亲者们,则用无休止的自我折磨,替换了自我救赎。


所以,在《失孤》的最后,出现了一队僧人,他们给了雷泽宽一些安慰和纾解,至于他能不能顿悟,能否从这种痛苦中解脱,就看他的运气了。电影的最后,他再度上路了,是回家?还是继续寻找?这是一个模糊的结局,但他的焦虑,或许已经稍稍有了点交代。


同样是以寻亲打拐为主题的电影,《亲爱的》寻求的是现实的解决之道,《失孤》却在寻找心灵解脱之道,尽管它的找寻并没有完成,但这找寻本身,就是有价值的。

医生推荐

 

高速代理IP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