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培丰主任治疗晚期肿瘤验案10—小细胞肺癌中医药治疗

患者,曲某,女性,1952年6月出生,临安人,病案号:86459812007年12月27日在邵逸夫医院因右肺癌行右肺中叶切除术,术后病理:右肺小细胞肺癌。术后行EP方案(依托泊苷+顺铂)化疗2个周期,因副反应较大,改用依托泊苷单药口服化疗4个周期。2011年4月复查胸部CT示:右

正文

患者,曲某,女性,1952年6月出生,临安人,病案号:8645981

2007年12月27日在邵逸夫医院因右肺癌行右肺中叶切除术,术后病理:右肺小细胞肺癌。术后行EP方案(依托泊苷+顺铂)化疗2个周期,因副反应较大,改用依托泊苷单药口服化疗4个周期。2011年4月复查胸部CT示:右肺内多个小结节及右侧胸膜多发结节,右侧膈及脊柱旁一异常软组织灶,综合考虑肺内转移灶。上腹部CT示:腹主动脉旁肿大淋巴结(25px)考虑;右侧胸膜局部增厚伴多发结节状突起,考虑转移;右侧膈肌脚后方梭形软组织肿块,考虑转移。B超示:右侧锁骨上淋巴结肿大(40px*25px),转移性考虑。骨ECT示:左侧髂骨局部代谢活跃。头颅MRI未见明显占位。行右锁骨上肿块针吸活检示:淋巴结转移或浸润性(小细胞)癌。考虑患者小细胞肺癌复发转移。于2011年4月起行IP方案(依立替康+顺铂)化疗6个周期,末次化疗时间为2011年10月,以后一直予中医药治疗。

2011年11月首次就诊于陈培丰教授专家门诊,当时患者无咳嗽,舌淡苔薄,脉细,吾师认为手术及多次化疗耗伤人体正气,结合症状,辨证为脾虚证,处方予:党参30g,茯苓30g,白术12g,陈皮15g,制半夏9g,米仁30g,车前子15g,鸡内金15g,麦芽15g,山楂炭15g,六神曲15g,萝卜籽30g,瓜蒌仁30g,枳实30g,百合12g,浙贝15g,羊乳参30g,龙葵15g。方中党参、茯苓、米仁、白术健脾益气;鸡内金、麦芽、山楂炭、六神曲、萝卜籽等健脾消食,顾护胃气;陈皮、制半夏、瓜蒌仁化痰散结;羊乳参、龙葵清热解毒抗癌。全方共奏扶正抗癌功效,每日一剂。2周后患者复诊时出现右胸痛,纳可,二便正常,上方去鸡内金、制半夏,加石见穿15g加强抗癌,元胡15g理气止痛,每日一剂,2周复诊1次,随证加减。同时开始服用塞来昔布(西乐葆)0.2 qd止痛,因疼痛无明显好转,改用曲马多缓释片0.1 qd,疼痛控制可。

2014年3月复查胸部CT示:右胸膜广泛转移。4月复查骨ECT示:左骶髂关节骨质代谢活跃,颅骨、右3、5前肋,右9后肋,胸12骨质代谢活跃。患者疾病进展,中药继予扶正抗癌,石见穿加至30g,并加用白毛藤15g加强抗癌作用,每日一剂,随证加减。其后右胸痛控制尚可,时有乏力、纳差、大便不畅,考虑气阴两虚,适时加用太子参、黄芪等益气扶正,地骨皮、石斛等滋阴益气。患者目前2周复诊1次,病情未出现进展,生活基本能自理,生活质量尚可。

讨论

小细胞肺癌恶性程度较高,对化疗较敏感,多数患者经化疗可缓解,但到后期缓解期缩短,敏感性也越差。该患者术后行标准一线EP方案辅助化疗6个周期,效果明显。术后3年余出现肺内、胸膜、颈部淋巴结及骨转移,再次行二线IP方案化疗6个周期,随后在陈培丰教授门诊予中医药治疗3年余。

中医认为, 肺为娇脏, 易受外邪, 肺气不足, 则邪气乘虚而入,导致肺癌发生。 肺癌发生后, 又极易耗气伤血, 伤阴损阳, 机体抗癌能力进一步下降,《内经》云:“邪之所凑, 其气必虚。”正气虚损又是引发肿瘤转移和复发的重要原因。患者小细胞肺癌术后复发转移予我处门诊就诊,此时中医药治疗旨在扶正抗癌、延缓疾病复发、延长生存期等。根据“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和“有胃气则生, 无胃气则死”的理论,患者初期治疗以健脾益气为主,辅以羊乳参、龙葵等抗癌类药物,之后疾病出现进展,予石见穿、白毛藤等加强抗癌效果。由于服用止痛药后出现气阴两虚之症状,用药亦随之加减。该患者治疗中全程予中草药抗癌,包括清热解毒类药羊乳参、白毛藤、石见穿、龙葵等;化痰散结类药浙贝、瓜蒌皮等。其中羊乳参性味甘平,兼有补益作用,是一味既能扶正又能祛邪的抗癌扶正药,对于患者较为适宜,应用相对较多。

患者术后至今7年余,且生活质量较高,显示出中西医结合治疗小细胞肺癌的良好疗效。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