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肌酶学检查

目前存在的题是,部分医生对心肌酶谱改变的临床意义缺乏全面、正确的认识。在临床上一旦遇到呼吸道、肠道感染或心律不齐的患儿,如有胸闷、气短、心率较快等表现,再加上1项或几项心肌酶升高就诊断的VMC。实际上,心肌酶谱中的几种酶在人体内分布较广泛,一种酶可同时存在于许多组织脏器中,凡是能

正文

目前存在的题是,部分医生对心肌酶谱改变的临床意义缺乏全面、正确的认识。在临床上一旦遇到呼吸道、肠道感染或心律不齐的患儿,如有胸闷、气短、心率较快等表现,再加上1项或几项心肌酶升高就诊断的VMC。

实际上,心肌酶谱中的几种酶在人体内分布较广泛,一种酶可同时存在于许多组织脏器中,凡是能引起组织细胞损伤的疾病和情况都可导致心肌酶谱中各酶总活性的增高,临床上心肌酶谱升高除见于VMC等心肌病变外,还可见于许多其他疾病和情况,如上呼吸道感染、支气管炎、肺炎、肠炎等感染性疾病,肝、肾、脑、肌肉的病变,严重贫血和缺氧,各种中毒,药物毒副反应等,甚至抽取血标本溶血时,也可使LDH升高。因此,测定心肌酶谱中各酶的总活性缺乏专一性、特异性。

(总结)心肌酶谱总活性增高不一定就提示存在心肌损伤。

多数病例实属“疑似心肌炎”,甚至有些病例经全面检查后已排除 VMC 的诊断。造成诊断VMC偏多的现象虽然因素较多,但不能不说与某些医生对心肌酶谱的诊断价值和临床意义缺乏全面、深入的了解和认识有一定的关系。

心肌炎时并不是100%病例均有心肌酶谱升高,其敏感性有限。其原因各异,部分与心肌损伤程度有关,心肌损伤越重,心肌酶谱越高,如病变呈局灶性即范围较小,损伤较轻,则心肌酶谱增高不显著甚至正常;另外与检测时期有关,心肌损伤时心肌酶谱增减处于动态变化中且有自身的规律。心肌酶谱升高多在患病后1个月内,部分可延长到患病后2~3个月,超过2~3个月再化验心肌酶谱多恢复正常,此时再检测意义不大。

(总结)因此,如果诊断VMC其他证据充分,即使心肌酶谱检测值正常也不能完全除外VMC。

在心肌酶谱中,LDH的同工酶有LDH1-5,基中LDH1、LDH2主要分布在心脏、肾脏和红细胞中,LDH3、LDH4在肺、胰腺、脾和淋巴结中含量较多,而LDH5则以在肝脏、肌肉和皮肤中分布为主。当不同脏器、组织发生病变时,LDH同工酶的变化是不同的。在心肌炎时,心肌损伤引起LDH1明显增高,表现为LDH1﹥LDH2﹥LDH3﹥LDH4﹥LDH5,LDH1/LDH2比值﹥1.0,LDH1﹥39%,但后2项敏感性仅为33%,也就是说大部分心肌炎病例可不出现上述典型改变。

(总结)在LDH总活性明显增高的同时,若LDH1也显著升高,多提示心肌病变可能性大。

检测α-HBDH实际上是测定LDH1、LDH2之和。检测α-HBDH明显增高多间接表示LDH1、LDH2升高对诊断心肌炎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CK的同工酶一般发为CK-MM、CK-MB、CK-BB等几种。CK-MB主要分布在心肌中,在其他脏器、组织(如骨骼肌)中也有一定的含量。就心肌而言,CK中的70%为CK-MM,20%~30%为CK-MB。正常人血清中CK几乎全为CK-MM,占94%~96%,CK-MB﹤5%。

(总结)心肌炎时,CK-MB明显升高,其特异性较强,对诊断意义也最大。CK-MB增高的判定明确规定必须超过同年龄组均值加3个标准差。

在少数情况下,有一些疾病如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皮肌炎和良性肌炎等,检测心肌酶谱时,在各项明显增高的基础上,即使没有心肌受累,CK-MB也可升高,超过正常值,但CK-MB/CK比值仍﹤5%。

(总结)因此有人认为对判断有无心肌损伤来说,CK-MB/CK比值﹥5%较单纯的CK-MB测值增高更有意义。CK-MB的比例如≥6%可视为VMC的特异性指标。

近年来研究显示,cTnT和cTnI为心肌所特有,心肌轻度损伤时,

血清cTnT就可明显升高,而且cTnT与TnI与CK-MB相比持续时间更长,因此对检测VMC的敏感性高于CK-MB。

心肌炎时,AST虽可增高,但其特异性差,对确诊心肌炎帮助不大。

医生推荐

 

高速代理IP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