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2015】NSCLC靶向治疗进展

作者:萧弈【肿瘤资讯—肺癌频道自由记者】【1】8000: AZD9291可作为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方案AZD9291是一种口服EGFR TK抑制剂,对EGFR突变(EGFRm)和T790M耐药性突变的NSCLC具有抗肿瘤活性。I期研究(AURA)纳入EGFRm

正文

作者:萧弈【肿瘤资讯—肺癌频道自由记者】

【1】8000: AZD9291可作为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方案
AZD9291是一种口服EGFR TK抑制剂,对EGFR突变(EGFRm)和T790M耐药性突变的NSCLC具有抗肿瘤活性。I期研究(AURA)纳入EGFRm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初始接受AZD9291(80mg/d或160mg/d)的患者。

60例患者纳入研究(80mg和160mg均为30例)。原发灶19号外显子缺失37%,L858R 40%,其他EGFR敏感性突变为3%,T790M 8%。客观缓解率为70%:80mg,60%;160mg,8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尚未达到。疾病控制率为97%:80mg,93%;160mg,100%。

总体而言,3和6个月的PFS率分别为93%和87%。AZD9291有望作为EGFRm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方案。

【2】8001:rociletinib对血浆基因分型T790M突变阳性NSCLC疗效分析


Rociletinib是EGFR突变的口服抑制剂,包括T790M耐药性突变。T790M阳性患者予以500-1000mg/bid治疗有明显活性。研究1阶段,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予以≥1种 EGFR抑制剂治疗,ECOG PS 0-1。包含脑转移瘤患者。第2阶段,肿瘤原发灶基因分型T790M阳性。

345例患者纳入研究,先前治疗的中位数为3(45%≥2次先前TKI治疗)。无论何种基因分型方法,T790M阳性患者的RECIST客观缓解率(ORR)为~48%。T790M阴性患者ORR为33-36%。

血浆T790M阳性患者17例,然而组织分型阴性(9)或失败(8),5/17出现治疗反应。16例患者组织T790M阳性,然而血浆基因分型阴性,6/16出现治疗反应。3/8例患者两种方法检测均为阴性出现治疗反应。多数T790M阴性反应者均在给予EGFR TKI后立即予以rociletinib(10/12组织和血浆10/10)治疗。一系列血浆数据表明T790M的水平随时间的推移降低。治疗相关AEs:高血糖(40%),腹泻(28%),恶心(23%),乏力(21%),食欲下降(17%)。

Rociletinib与持久反应相关,可以很好的耐受点与EGFR突变T790M阳性的NSCLC。三分之一T790M阴性的患者也存在反应,无法用疗效解释。血浆基因分型可能是患者选择的一个补充方法。

【3】8002:以铂类为基础的晚期鳞状细胞癌(SCC)患者化疗后二线阿法替尼VS厄洛替尼比较研究

晚期SCC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后出现进展患者的选择有限。EGFR和ErbB受体过表达及其下游信号通路失调阳性SCC病理学表现。初步分析LL8试验肺SCC患者2线A(一个不可逆的ErbB家族阻滞剂)vs E(可逆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显示A组无进展生存期(PFS)明显延长。OS和PFS更新在这里报告。

IIIB/IV期疾病患者随机1:1获得A(40mg/d)或E(150mg/d),直至疾病进展。主要研究终点:PFS;关键的次要终点:OS。其他终点:客观反应(ORR),疾病控制(DCR),患者报告的结果和安全性。

A(N=398)相比E(N=397)可使OS显著获益,降低19%的死亡风险。A组的PFS(中位数2.6 vs 1.9 mos),ORR(5.5 vs 2.8%)和DCR(50.5 vs 39.5%)均较 E好。A相比E改善患者的总体健康状况/生存质量(35.7 vs28.3%),咳嗽(43.4 vs35.2%)和呼吸困难(51.3 vs44.1%)。不良事件(AE),G≥3 AEs:A vs E分别为57.1 vs 57.5%,A组药物相关性G3/4腹泻和G3口腔炎发生率较高,E组G3级皮疹/痤疮发病率较高(5.9 vs10.4%)。

SCC患者二线治疗方案相比E显著改善OS,PFS和DCR也明显较好。A组显著优于E组。

【4】8003:Cabozantinib(C)、厄洛替尼(E)或联合(E+C)作为EGFR野生型NSCLC患者二线或三线治疗方案的比较研究
Cabozantinib(C)是小分子多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包括MET,VEGFR2和RET的。MET参与肿瘤分化和VEGFR2血管生成。

该随机II期临床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比较Cabozantinib(C)、厄洛替尼(E)或联合(E+C)后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研究目标包括总生存期(OS),RECIST 1.1应答和CTCAE V4毒性。患者的纳入标准为先前接受治疗(1-2疗程)的转移性野生型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非鳞非小细胞肺癌。IHC检测原发灶MET。口服每日给药:E-150mg;C-60mg;E+C-150mgE,40mgC。E或C治疗进展后患者可选择E+C。

125例患者纳入研究,其中115例患者符合治疗标准(E,N=39;C,N=39;E+C,N=37)。相比E(中位数1.9m),C(3.9m)和E+C(4.1m)组患者PFS显著改善。同样,相比E(中位数4.0m),C和E+C组OS显著改善。C组3~4级治疗相关的高血压和黏膜炎较高,E+C组3-4级腹泻较高。C和E+C组总体最差的毒性反应亦显著升高。初步分析88例患者的MET IHC结果,85%为阳性(MET4抗体1-3+膜或胞浆染色)。MET状态和PFS无关。

C和C + E较单纯E显著改善EGFR(wt)NSCLC患者的PFS。Cabozantinib为基础的治疗方案有望作进一步研究。

来源:http://abstracts.asco.org/156/CatAbstView_156_462_AT.html

作者:萧弈【肿瘤资讯—肺癌频道自由记者】

邮箱:jianfei051@163.com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