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医学结合全身调理治愈股骨头坏死

本文被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 等许多网站采用,作者是社科院欧美文学硕士宋南年轻女孩的不幸遭遇 西北姑娘小娟,今年26岁,她天性活泼乐观,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大学毕业后,进入当地一家公司做文员,和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然而这时,命运却和她开了一个大玩笑。 今年6月,

正文

本文被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 等许多网站采用,作者是社科院欧美文学硕士宋南

年轻女孩的不幸遭遇

西北姑娘小娟,今年26岁,她天性活泼乐观,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大学毕业后,进入当地一家公司做文员,和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然而这时,命运却和她开了一个大玩笑。

今年6月,年纪轻轻的她,左腿根部突然觉得有点疼,使不上劲儿,走路时,脚后跟着一着地,就觉得一震一震的。最初以为受了凉,缓缓就没事儿了。没想到几天后,随着疼痛的加剧,走路时开始一瘸一拐,最后疼得连500米也走不了。到当地医院做核磁共振检查,被诊断为左侧股骨头坏死。跑遍了当地及省城的大医院,得出两种方案,一种是在腿上钻个孔,进行坏死部位的清理与治疗。第二种就是目前常见的股骨头置换。这两种都是创伤性的治疗方法,尤其是股骨头关节置换,不但手术费用昂贵,给家庭造成较大的经济压力,即使手术成功,也有不少患者留下了双腿长短不一等后遗症,造成终生心理阴影,对一个年轻的姑娘来说,无论哪一种方法都是个巨大的打击。父母一听着这个消息,心急如焚,一夜之间嘴里长了不少泡,一下子瘦了好几斤。

后经多方打听,从当地一家市级医院得知,北京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安建雄博士独创了一套精准介入配合全身调理的综合疗法,是一种纯“绿色”疗法,无创伤,无副作用,目前已经治愈了百余名早期股骨头坏死患者,抱着一线希望,痛苦的小娟不得已辞了工作,8月17日,她和母亲一起慕名来到了北京航空总医院。

京城求医 柳暗花明

航空总医院麻醉与疼痛医学科主任安建雄博士经过详细查体与病史询问,对疾病进行进一步确诊。确诊后第二天,安建雄博士为小娟实施了影像引导下精准介入配合全身调理综合疗法,“首次在门诊治疗后,我就感觉疼痛减轻了一大半,治疗结束后,我自己就从门诊治疗室独立走回了病房。”小娟回忆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让小娟母女内心树立了起对治疗的信心。

但治疗进展也并非一帆风顺,第一个疗程进展到一半时,病情出现了反复。疼痛似乎又卷土重来了,小娟母女本来燃起希望的眼神又黯淡了,再次变得忧心忡忡。安建雄博士看出了患者的焦虑与不安,为患者讲述炎症代谢与疾病康复的科学过程,通过安主任的不断鼓励,母女俩树立起了治疗的信心。随着治疗的持续,病情出现了好转。“通过亲身的体会,我明白了,任何疾病的治疗都有个积累的过程,在第二个疗程开始时,我就感觉病情在一天天好转了。”小娟高兴地谈她的治疗经验与体会。

第二个疗程结束,小娟的髋关节赫里斯国际评分由入院前的76分提升至91分。“我现在已经上下楼,外出散步一个多小时,都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回家后马上找个新工作,不让妈妈操心了。”出院前,孝顺的小娟告诉记者。“随着体内炎症的消退,她的情况还会继续好转。”小娟的管床医生表示。

激素与酗酒——股骨头坏死的两大诱因

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怎么就得了这个病呢?据安建雄博士介绍,股骨头坏死是被称为“不死的癌症”,是一种顽固性疼痛性疾病。主要由于医学或非医学激素(食物激素污染)应用与酒精滥用引起, 据估计,目前全世界股骨头坏死患者有3000万人,我国约有400万人,且患病率呈上升趋势。

“在多年的临床实践表明,很多男性患者的股骨头坏死都是由于长期酗酒引起,而小娟则是一名医用激素应用不当的受害者。”安建雄教授告诉记者。原来,一年前,她的左耳后长了一个直径2-3公分的囊肿,爱美的她去当地医院做了切除小手术。为了防止术后伤口感染,吃了两片阿莫西林。但此时,第二天,身上突然出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疹子,全身红肿异常。父母赶紧把她送到市里的医院。这是典型的抗生素过敏症状。小娟在市里医院接受了一周激素冲击波疗后,康复出院。经过这一番折腾,似乎这段“霉运”已经过去,但让小娟始料未及的是,次年6月,发生了上述的一幕。

“患者本人健康良好的生活习惯与医务工作者对患者激素的谨慎使用,是预防股骨头坏死的两大源头。”安建雄博士表示。

十年不懈探索 攻克医学难题

从人们发现股骨头坏死到今天已经经历了126年,治疗方法虽然五花八门,但除了相当于器官置换的股骨头置换术外,一直缺乏循证医学能够证实的有效疗法, 而且多数病人,特别是中国的患者都不愿意接受手术治疗。从医二十余年的安建雄博士,对股骨头坏死患者身心的痛苦和创伤有着深刻的体会,身为医生的使命感让他不断在寻求治疗的突破口。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安建雄到英美等多个发达国家考察疼痛治疗发展状况,他敏锐地发现,X线C型臂,X线计算机断层扫描(CT)及超声波技术引导介入治疗已经在西方逐渐普及。股骨头坏死治疗的难度之一是在核磁共振技术应用之前,早期诊断非常困难,一旦出现典型临床症状和X线平片征兆,股骨头已经发生不可逆性塌陷改变。此时唯一有效的治疗就是股骨头置换。

实际上,炎症过程参与了人类几乎所有疾病的发生和发展过程, 炎症、水肿和缺血缺氧也是股骨头坏死发病早期和中期过程中主要病理过程,而这个过程多数是可逆的,换言之,在股骨头坏死坍陷前,完全可以通过控制炎症过程而达到病变股骨头的愈合。核磁共振、CT及超声技术收集的数据经过计算机处理后,均可以进行三维重建,进而可以帮助精确设计介入穿刺的部位、角度和深度等,从而用适当剂量药物准确注入病变部位成为现实。对于股骨头坏死等多数疼痛疾病,安建雄领导的团队已经完全实现实时动态且无射线危害条件下完成精确介入治疗过程。

安建雄博士研究发现,这些现代化技术不仅可以治疗早期诊断股骨头坏死, 而且已经奠定了针对局部病理生理治疗本病的理论依据和实现技术条件。安建雄主任开始带领研究小组谨慎地针对股骨头局部病变进行了不懈的探索性治疗。新近研究发现,针对股骨头局部治疗虽然立竿见影,但维持持久疗效仍然需要有更多的措施。他意识到,针对病人整体调控势在必行。

“三氧综合疗法”让疗效更持久

时至今日,三氧医学主要在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少数欧洲国家开展,一直没有进入美国等现代医学领导国。当医用三氧技术于本世纪初传入中国时,也受到一些专家的抵制。但在对连续抵制6年后,几个偶然事件改变安建雄博士对这项技术的看法: 一是三氧发生仪的制造者家族多年来一直坚持使用三氧保健,二是亲眼看到我国著名疼痛医生自己也使用三氧降低血脂,减轻感冒症状。

为保护好病人,安建雄博士坚持首先自己先接受过三氧自体血疗法,然后才给病人使用。以后在推广直肠三氧和三氧水疗法之前,安建雄教授都坚持自己率先试用,证实没有副作用和并发症后才开始在病人身上使用。实践证实三氧疗法在疼痛医学中的价值后,安建雄博士与德国卡特三氧研究所联合成立了中德卡特三氧医学研究基地,就三氧在疼痛医学方面的应用展开深入研究。

安建雄博士认为,从哲学的角度看,很多局部病变都可能是全身大环境异常的局部体现。股骨头坏死虽然表现在髋关节的股骨头,但其四个主要致病因素中,激素全身使用、酗酒和减压病都是全身性因素,只有骨折和损伤一项为局部致病因素。这说明股骨头坏死发病与全身健康状态密切相关。

安建雄团队研究结果已经表明,一定浓度的三氧与病人自体血混合后再输回体内,不仅可以激活体内抗炎,免疫等抗病机制,而且可以有效促进人体代谢。研究还发现,直肠和肌肉三氧注射液可以达到同样目的。鉴于上述考虑,安建雄研究组在针对病变髋关节和股骨头局部治疗的同时,加用三氧自体血和直肠三氧疗法,配以高穿透力理疗等,结果不仅加速股骨头坏死患者的疼痛缓解和髋关节功能恢复。近百名患者治疗结果表明,辅以全身调控可以使精准疗法疗效更为持久。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