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科医院常见三大骗术

转载于 生命时报 出场专家:郭应禄 男 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泌尿外科和男科学新一代学科带头人。现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男科病防治中心主任。什么是男科  郭应禄院士向记者介绍:“泌尿科包括3个部分——肾上腺、泌尿系统、生殖系统。男科指的就是男性生殖系统,从器官上讲,包

正文

转载于 生命时报

 出场专家:郭应禄 男 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泌尿外科和男科学新一代学科带头人。现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男科病防治中心主任。

什么是男科

  郭应禄院士向记者介绍:“泌尿科包括3个部分——肾上腺、泌尿系统、生殖系统。男科指的就是男性生殖系统,从器官上讲,包括睾丸、精囊、前列腺、输精管、尿道、阴茎等。凡是这些器官有了生理缺陷,或有了毛病,就叫男科疾病,比如前列腺炎、ED(勃起功能障碍)和不育等。当然,上面讲的是生理方面的定义,其实男科疾病跟人的心理也密切相关,比如ED就有心因性的,主要由心理因素引起,这些也在男科疾病范围之内。”

  男科医院名不副实

  郭应禄院士还指出,现在社会上很多男科医院名不副实。“很多男科医院基本上就是治性病,有的加上不育,好一点的男科医院还能治前列腺炎。但绝大多数医院治不了前列腺癌、睾丸癌这样的病,因为它们缺少真正的专科医师,所以它们都算不上真正的男科医院。”虽然男科医院治疗范围有限,只要能如实向患者说明情况,劝患者去其他医院就诊也不会耽误别人。但是,当前很多男科医院为了利益等原因,往往抓住患者不放,以至于危害患者健康,损害了患者利益。

  男科医院里的猫儿腻

  那么,不良男科医院到底如何欺骗患者呢?通过读者举报和专家介绍,我们总结出以下3个特征。

  第一,多余检查,发现前列腺炎。

  像王波这样被“诊断”出前列腺炎的患者在一些男科医院数不胜数。记者在北大医院男科中心碰到一位林先生,他是来做包皮环切手术的。来这儿之前,他先去了附近一家男科医院。那家医院表示,应该先检验前列腺液,再做B超。“他们说我有炎症,割包皮之前得先治前列腺炎,否则容易感染。输了几天液,就花出去上万元。我不放心,就到这儿来了。”对此,郭应禄院士说:“一般做包皮环切手术之前,就检查HIV、肝炎病毒感染,总共几百元就够了。只要没什么严重症状,根本没必要检查前列腺炎。”李宏军教授也表示,一般不轻易做前列腺液检查,“检查并不好受,做不好,很容易损伤前列腺。”

  第二,夸大病情,赚取医药费。

  本报读者肖晨晖(化名)在给记者的来信中说:他在北京西单附近一家男科医院治疗前列腺炎,服药加仪器治疗,十几天就花了2万多元。他担心费用太高承担不起,但又不敢贸然停止治疗,因为医院的专家说:“前列腺炎不可能根除,一旦病情恶化,就会引起勃起功能障碍,进而导致不育,最终变成前列腺癌。”对此,郭应禄院士说:“目前还没有明确证据表明前列腺炎一定会产生那三种危害。”李宏军教授说:“前列腺炎不可能根除是误导,因为这个病就像感冒、嗓子发炎一样,是很多因素引起的,容易复发,但绝不是治不好。”

  有些男科医院还会夸大包皮过长的危害。李宏军教授说:“有些医生并不看包皮过长有没有实际危害,上来就建议切掉,还使劲宣传包皮过长严重的会引发阴茎癌。其实,只有包茎患者得阴茎癌的几率较高。包皮过长,只要没有影响到各项功能和发育,就没必要做手术,平时注意个人卫生,清洗包皮垢就行了。”

  第三,隐瞒实情,胡乱治疗。

  不育症是当前困扰男性的一大疾病,但不是所有不育症都能治疗。李宏军教授说:“有些不育症患者睾丸很小,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睾丸有先天性缺陷,另一种是睾丸生长环境不好。对于后者,可以通过改善生长环境治愈,两个月500元医药费就算贵了;对于前者,现在还没有治愈方式。但到了某些男科医院,不管你属于哪种,都说80%能治愈,然后一律开名贵中药治疗,两个月就要花万八千,甚至更多,最后还是治不好。”

  男科医院为何大横其道

  既然那些不良男科医院骗钱又骗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前往“捧场”呢?为了一探究竟,记者日前来到位于西单、王府井、太平路附近的3家男科医院进行暗访。

  机构认证,先声夺人。在这些男科医院大门两旁,纷纷挂满了铜牌、铁牌,上面写着“某某局合作单位”、“某某学会认证机构”等。这些“名牌”可谓分量十足,就算不相信医院,也得相信这些权威机构。但据郭应禄院士介绍,这些牌子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还有的是花钱“请”来的。

  专家坐堂,阵容庞大。无论医院墙上的照片,还是医院网站的介绍,各家男科医院都有中国男科领域的权威专家坐镇,个个都是主任医师。“有很多男科医院还挂过我的照片和介绍,说我在那里出诊,可事先根本没和我打过招呼。”郭应禄院士说,“有的医院更离谱,出诊专家职务用的是我的,但性别换成了‘女’,照片也换成了其他人。还有些出诊医生,他的确是主任医师,只不过是内科的,或是普外科的,并不是男科专业医师。”李宏军教授也表示,有些退休专家和官员因经济利益和人情,被邀请到这些男科医院出诊或挂名,“也间接助长了男科医院的声势”。

  护士陪同,服务到家。在这些男科医院,护士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们穿着统一,面带微笑,耐心地引领每一位患者挂号、等待、就诊、检验、取药、交款。病历和化验单不用患者拿着,她们会帮你交给医生或服务台。于是,当男士沉醉在“顾客就是上帝”的感觉中时,却没发现:除了交款收据,其他任何有关自己病情、化验结果和治疗过程的记录都始终在医院手里。郭应禄院士说:“这些医院还有专门解决纠纷的人,万一出了问题,他们大多不愿意惹麻烦,会主动和患者协商,陪点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患者也多认为自己的“病”不怎么光彩,不愿声张。

  设备齐全,装修漂亮。在这些男科医院中,记者发现,无论是用来娱乐的电视,还是各种进口诊疗仪器,一应俱全。有的医院甚至推出“前列腺超市”,把所有前列腺炎的治疗仪器摆在那里,让患者挑选。医院装修也很漂亮,很多可靠大医院的男科门诊与之相比,条件的确有些逊色。“我们正在努力改善。”郭应禄院士说,“比如,北大医院男科中心条件就不比那些医院差。”

  多种渠道,加强宣传。无论是路边广告牌,还是电视、广播、报纸上的广告,都向人们“展示”各大男科医院对男士的“关爱和一流的诊疗技术”。某些医院甚至不惜血本,“让利”服务,免费检查,治疗费打折;有些广告和医疗资讯节目不断传播“男科疾病危害大,得了病一定要尽快治疗”的信息。记者在多家男科医院墙上也看到不少“科普宣传栏”,上面全是前列腺炎的危害、包皮过长的危害等“触目惊心”的内容。在这种环境下,男士怎能不心慌,怎能不老老实实地交钱看病呢?

  男科知识普及不足。人们对男科疾病存在很多认识上的误区,再加上“男人面子”带来的心理压力,使一批不良男科医院乘虚而入。记者在北京协和医院男科门诊碰到一位患者,他愁眉苦脸地要求医生给他开刀治疗前列腺炎。虽然医生一再解释:第一,前列腺已经没问题;第二,前列腺炎根本不用做手术。但这位患者就是不信。李宏军教授无可奈何地说:“有些人来看病,我说你没得病,结果他一拍桌子说,‘那么多医院都说我有病,怎么你说不是?不负责,庸医!’真让人哭笑不得。”

  如何应对男科疾病

  一旦有了男科疾病,要如何应对?郭应禄院士说:“首先,应该去可靠大医院的男科或泌尿外科进行诊断,判断具体问题在哪里,再决定如何治疗。平时,男性应通过各种途径了解一些男科知识,无病防病,有病也不要太担心。当然,知识来源要尽量可靠。”当然,“更希望政府能够进一步规范男科医院,尽快推行男科专科医生的培训与认证制度,统一制定、出版权威的男科疾病诊疗指南,让我国的男性健康更上一个台阶。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