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的莆田帮,中国医疗之殇

最近,新东方俞敏洪关于其昆明公司一名员工,在福建的莆田帮医院由于医疗处置不当死亡的一则微博重新把莆田帮推到了舆论的峰口浪尖上。 医疗行业对从业人员的教育水平、职业道德和同情心都有很高的要求,因为医疗直接关系到患者的生命和健康,是他们在生命最脆弱最无助时的唯一希望。然而,之前的莆

正文

最近,新东方俞敏洪关于其昆明公司一名员工,在福建的莆田帮医院由于医疗处置不当死亡的一则微博重新把莆田帮推到了舆论的峰口浪尖上。

医疗行业对从业人员的教育水平、职业道德和同情心都有很高的要求,因为医疗直接关系到患者的生命和健康,是他们在生命最脆弱最无助时的唯一希望。然而,之前的莆田帮正是利用了患者的这种脆弱无助心理。这些自封的专治性病的“老军医”三十年来是如何一步步在全国泛滥到如此地步的?

第一,莆田帮把医疗仅仅看作一个纯粹的赚钱的工具,同一般生产加工、批发零售行业,甚至偷盗电线电缆、制作假发票等非法行业没有任何不同。莆田帮选择了医疗行业也仅仅是机缘巧合。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医疗在根本上具有解除减轻患者病痛的人性、人道意义,也没有想到过通过参与经营医院来促进医学的教育、研究,推动医学本身的发展。莆田帮非常简单直接地把病人看作他们要掏空的钱袋,白大褂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伪装,手术刀只是一个作案工具。

第二,莆田帮没有任何道德负担,他们的字典里只有钱字,而没有道德这个词。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关乎他人的生命和健康,就在医疗欺诈活动中有一点敬畏或者愧疚。当一个人甚至一群人没有任何起码道德约束的时候,他们害人的能力就得到了大大的增强。

第三,毫无遵纪守法的意识,最善于寻找和利用制度和法律的漏洞,有漏洞要钻,没有漏洞制造漏洞也要钻。这个过程也是产生医疗行业腐败的温床,医疗监管、执法不起作用的原因应该是不难猜测的。

第四,花样翻新的包装和层出不穷的医疗诈骗手段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欺世盗名的医院名称、新加坡香港的外资身份、巨大的门面招牌、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的广告、哗众取宠的广告词、虚假伪造的专家简历、无中生有的名院合作、暗中承包公立医院和科室,这些是吸引不知情患者的骗术。患者进了门之后,就用无照无良的假医生、带着恐吓威胁的假诊断、子虚乌有的“新技术”、质次价高的药品对患者进行医疗欺诈。

第五,宗族帮派式的内部管理。莆田帮津津乐道其中的几大家族,所有莆田帮医院都是莆田人掌控和管理,分属不同家族系统,同一个家族之间互相参股,其内部控制和运作模式有中国传统封建宗族统治特色。

有些人为莆田系开脱,说辞不外乎以下几类:不管是否害人,只要赚到钱就是能人;天下乌鸦一般黑,哪个行业不黑;这是制度造成的;既往不咎,着眼未来等等。这些开脱的理由不是帮助推卸责任,就是混淆是非,毫无一个文明社会基本的道德原则和法治意识。当然,这些为莆田帮开脱的人,他们自己或自己的家人生了病,是决不会到莆田帮的医院去着眼未来的。

非常不幸的是,莆田帮是中国民营医疗的开端,也是民营医疗事实上的主流,目前占到了民营医院数量的80%左右。这就是民营医院在患者中得不到信任,成为谋财害命的代名词的原因。这严重阻碍了一个结构合理、充分竞争的医疗提供行业的形成,也是公立医院能维护垄断,排拒根本改革的重要原因之一。

政府主管部门也可以反思几个问题:为什么莆田帮在政府一度进行打击之后继续大面积地滋生和蔓延?是否对医疗诈骗查处不够系统持续,打击的手段不够严格有力?医疗监管体系是否科学、有效、透明?是否某些行政主管和执法人员有腐败渎职行为?对正规经营,严格守法的民营医疗机构是否有切实的支持?如何建立和维护一个正常的良性的医疗机构竞争机制,做到良币驱逐劣币,而不是相反?

最近一年多来,国内掀起了一股社会资本投资医院的热潮,莆田帮又活跃起来,也受到了很多资本的关注。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特别是从其他行业转业过来的资本,必须谨慎。我将有另文讨论这个问题。这里我只想说一点,社会资本可以也应该研究莆田帮。医疗行业从业者每天都在面临道德和伦理选择。虽然资本是需要回报的,但是医疗行业里回报的来源应该是通过高超的医疗技术、高效率的医院运营、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创造价值,来取得合理的回报,这是一个最重要的道德选择。莆田帮之路是一条邪路,一条死路。

(本文作者赵强先生是中美医疗发展联盟创始人,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