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建雄团队治愈一例顽固性面部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

2016-01-15 13:40 来源:光明网  变异的缠腰龙  ---安建雄团队治愈一例顽固性面部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  他是学富五车的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是一掷千金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可他同样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会遭遇伤病疾患,即使亿万身家也难逃病魔的折磨。  中央电视台科技

正文

2016-01-15 13:40 来源:光明网

  变异的缠腰龙

  ---安建雄团队治愈一例顽固性面部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

  他是学富五车的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是一掷千金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可他同样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会遭遇伤病疾患,即使亿万身家也难逃病魔的折磨。

  中央电视台科技之光的专题节目《变异的缠腰龙》,报道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疼痛诊疗中心主任安建雄博士采用“绿色” 神经营养修复疗法在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五年前,他患肾癌行肾切除手术,手术非常成功。本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祸不单行,手术后不久,他突然觉得左侧头部,枕骨耳后不明原因疼了起来,而且三天后开始出现鲜红色的丘疹,就诊于香港某医院诊断为带状疱疹,对症治疗后几日疱疹便逐渐消退,疼痛也随之缓解了许多。谁知,几天后疼痛突然加重。这一疼仿佛魔鬼缠身,再也无法将它甩去,无论是风吹、衣帽摩擦或是梳洗时,头部都会钻心地疼,而且这种疼,时而如火烧,时而像针扎,变幻无常。

  此后四年多来,他和家人遍访国内外名医,行针灸理疗、服中药等(因为担心西药的肝肾毒性,故一直未服用西药),但是疼痛一直未得到有效控制。饱受疼痛折磨的他,一直在苦苦寻求去痛的良方。2015年下半年的一天,他从网络上看到中央电视台科技之光的专题节目《变异的缠腰龙》,报道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疼痛诊疗中心主任安建雄博士采用“绿色” 神经营养修复疗法在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碰巧节目中治愈的那名带状疱疹患者也是香港人,这让他心中又升腾起新的希望,但他的夫人却因质疑大陆的医疗水平,极力反对来京治疗。抱有一线希望的他,让秘书悄悄预约了病床,于12月3日赴京入院治疗。

  据安建雄博士介绍,带状疱疹俗称“缠腰龙”或“蛇盘疮”,是由某种病因或因素所致患者免疫力低下,潜伏在机体的水痘病毒侵袭皮肤和神经引起的,常见于胸腰部,也可发生在头面部、脖子、四肢和会阴部。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是带状疱疹痊愈后遗留的疼痛,像火烧、针刺、刀割、砂纸打、稻草扎一样的神经病理疼痛。这种疼痛会长期存在,病人会非常痛苦。安建雄说60岁以上的带状疱疹患者慢性化或者形成疱疹后神经痛的概率非常高,而且随年龄增高发病率也增。这种疼痛迁延不愈,有的长达数十年。

  李教授本身有恶性肿瘤病史,长期工作繁忙,身体劳累,因此,免疫力一降低,病毒便出来肆虐。加之他术后仅剩余一个肾,况且年事已高,在治疗方法及药物的选择上便有了顾忌,同时他还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多年,多个高危因素大大增加他患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机率。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疼痛程度高,而且疼痛部位、疼痛性质(针扎、火烧、刀割等)变化莫测。很多病人难以忍受疼痛的长期折磨,性情变得暴躁、抑郁,甚至有的产生了自杀倾向。二是极难治愈,很长时间以来,在国内外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安建雄博士曾经用“不死的癌症”一词来形容带状疱疹神经痛对患者带来的折磨与痛苦。  作为一名疼痛学家,安建雄博士带领其团队致力于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研究近十年。2012年,他又牵头成立了中国科学院北京转化医学研究院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研究室,以中国科学院强大的生命科学基础为依托,运用当今世界最为先进的理念、技术、影像等设备,将最新的研究成果应用于临床。研究团队厚积薄发,仅用三年的时间便在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治疗领域达到国际领先水平。鉴于李教授身体的特殊情况,安建雄教授及其团队为其设计了全程“绿色”治疗方案,该方案主要以营养神经,促进局部组织代谢修复为主,整个治疗过程不使用任何激素,避开了激素几乎是以往疼痛治疗必用的药物。研究室还突破了常规的治疗,采用影像介入引导下精准治疗,仅用了短短两周的时间,就以最少的药物、最小的剂量、最安全的方法解决了这一医学难题。

  “几年来,我一晚也就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只要一疼醒,就再也无法入眠。现在基本能一觉到天明了,再也不用辗转反侧苦等天亮了。睡眠好了,吃饭自然也就香了,精神头也就足了,仿佛又回到了四五年前的时候了”。李教授如释重负,欣喜地说。12月中旬出院前,为了感谢安建雄主任及其团队,他携家属特为团队赠铜匾一幅,上书:“攻克世界醫學難關 解除眾生疼痛之苦”。

  近日,李教授在出院快一个月时,专门致电安建雄博士,告知他的一切还在稳步好转。

[责任编辑:李然]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