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垂钓的人中不见老太太?

去年五一期间,我们去了一个大峡谷,正值枯水季节,山中的水并不多,但人实在不少,我有些困惑:是什么力量吸收这么多的人坐两个小时的车,又翻山越岭来到这偏远的山沟里,看这股溪水?那天,我在那股溪水边看了一会儿书,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抬起头来时,猛然发现我身边有很响的水流声,为什么刚

正文

去年五一期间,我们去了一个大峡谷,正值枯水季节,山中的水并不多,但人实在不少,我有些困惑:是什么力量吸收这么多的人坐两个小时的车,又翻山越岭来到这偏远的山沟里,看这股溪水?
那天,我在那股溪水边看了一会儿书,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抬起头来时,猛然发现我身边有很响的水流声,为什么刚才我身处其中却不觉察?
周未,我来到护城河边,见两边有很多钓鱼者,他们的收获物仅是些寸把长的小鱼,有几位是拿回家喂小猫或乌龟,有的钓到后再扔到水中。这里每天都有很多的人,即使是为了喂小猫或乌龟,花上大半天的功夫,才钓到这么一条小小的鱼,也实在是不合算。那么吸引他们来这里的动力是什么呢?
在护城河边垂钓是小打小闹,真正的痴迷者要带上干粮,甚至帐篷,到那“云深不知处”的地方痛痛快快地过把瘾。
一般的人,一见到水,就会莫名地感到神清气定,(当然不是指水龙头里的水)。仿佛水能唤醒人内心深处久远的回忆。我想,垂钓者就是被这种本能所吸引。
这种本能是祖先留给我们的。远古时代的祖先,择水而居,捕鱼狩猎,习惯了这哗哗的流水声,及刷刷的树叶声。
我老家附近有一条河,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一周才回一次家,每次都要先到河边坐一会儿,否则,心里就老是有心事一样。后来上大学,附近有一南湖公园,便成了我常去的地方,看朝霞,看日落。几天不去,就感到心神不宁。
在古代,捕鱼狩猎都是男子,所以你看到的是老头喜欢垂钓,很少见到老太太,同样,路边下象棋的也不见老太太,全是老头。这是古代男子负责上战场的遗传。
我想,一定有一段基因深嵌在我们体内的每个细胞中,编码蛋白,引导我们来到水边。我们现在可以知道编码镰刀细胞贫血病的基因,那么编码这段向往水的基因又在哪里呢?有人做过研究吗?

这就是那天去的大峡谷

06年回长春,南湖边上痴迷的垂钓者。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