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压病

一 卜××,男,76岁,离休,2005年8月2日初诊。1.主诉 头晕,周身乏力1年余。2.现病史 患者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嗜睡,周身乏力,曾经多方治疗,效果不显,经人介绍来诊。现症:头晕乏力,嗜睡懒言,心烦易怒,腰膝痠软,步履蹒跚,口干欲饮,纳呆,大便干,舌红少苔,脉沉细。B

正文

一 卜××,男,76岁,离休,2005年8月2日初诊。

1.主诉 头晕,周身乏力1年余。

2.现病史 患者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嗜睡,周身乏力,曾经多方治疗,效果不显,经人介绍来诊。现症:头晕乏力,嗜睡懒言,心烦易怒,腰膝痠软,步履蹒跚,口干欲饮,纳呆,大便干,舌红少苔,脉沉细。BP:170/100mmHg。

3.既往史 患脑梗死2年。

4.诊断 中医:眩晕(阴虚阳亢)。西医:3级高血压病。

5.诊疗过程 患者证属肾阴亏虚,髓海不充,肝木失养。法当滋水涵木,平肝潜阳。处方:熟地20g,元参30g,麦冬15g,女贞子15g,旱莲草15g,白芍15g,石斛15g,天花粉15g,夏枯草30g,珍珠母30g,石决明30g,丹参15g,川牛膝30g,鸡血藤30g,炙甘草15g,大黄10g,水煎日1剂,早晚分服。针刺取穴:关元,中注,足三里,太溪,三阴交,太冲,患者取侧卧位,所选穴位常规消毒,针刺深度以得气为度,得气后太冲施以平补平泻法,余穴均施以徐疾提插补法,留针30min,每日1次。

2005年8月10日 患者经1周治疗后,头晕嗜睡,心烦易怒明显改善,余症同前,舌暗红苔薄,脉沉弦。效不更法,继前治疗。

2005年8月23日 患者诸症基本消失,步履轻盈,饮食二便正常,舌暗红苔薄,脉沉细。原方去石斛,天花粉,珍珠母,鸡血藤,加山药15g,枸杞子15g,诸药提纯研末,每次1匙,每日2次,以巩固疗效。

6.按语 高血压病主症为晕者,其病在肝,因肝为风木之脏,体阴用阳,其性刚劲,易升易动,故治从肝论。其病阳亢升动宜潜镇,风木刚劲宜柔顺,时时注意滋阴潜阳。介类石类同用,潜镇同施,融自下而上之潜降与自上而下之沉降于一炉,浮阳焉能不降乎!又肝阳鸱张,无不由于水不涵木,故欲阳之降,必先滋其阴,滋阴养血柔肝之体以制其亢,则肝阳可无再动之虞。如此融养肝、清肝、平肝、柔肝为一体,焉有不效之理。

二 李××,女,46岁,2005年9月17日初诊。

1.主诉 头重头晕伴左侧肢体活动无力1天。

2.现病史 患者昨夜睡前突发左侧肢体活动无力,当时神清,自觉头胀,未予治疗,今天来诊。现症:头重头晕,左侧肢体活动无力,口干口苦,纳少多寐,潮热汗出,心烦易怒,尿频,大便调,舌红苔黄腻,脉弦滑。

3.既往史 患高血压病史20余年,血压最高280∕150mmhg,间断服用降压药控制血压,效果不理想;93年因子宫肌瘤行子宫摘除术。

4.查体 BP:260∕130mmhg,颈软无抵抗,左侧肢体肌力Ⅴ-,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头颅CT提示脑白质缺血灶。

5.诊断 中医:眩晕(肝阳上亢)。西医:①高血压危象;②更年期综合征。

6.诊疗过程 患者证属肝阳风火挟湿热,上蒙清窍。法当镇肝熄风,清热化湿。西药以甘露醇、葛根素静点,口服硝苯地平控释片;中药以天麻钩藤饮加减,处方:天麻15g,钩藤30g,珍珠母30g,生龙牡各30g,白芍30g,川牛膝20g,石决明20g,栀子15g,黄芩15g,夏枯草15g,清夏10g,云苓20g,胆星15g,川朴10g,黄连15g,炙甘草15g,水煎日1剂,早晚分服。针刺取穴:风池,曲池,合谷,内关,降压穴,丰隆,三阴交,太冲,所选穴位常规消毒,针刺深度以得气为度,得气后风池,曲池,合谷,丰隆,太冲施以徐疾提插泻法,余穴均施以平补平泻法,留针30min,每日1次。

2005年9月30日 患者经2周治疗后,头重头晕,口苦纳呆消失,夜寐已安。然仍潮热汗出,舌红苔薄而干,脉弦细。此湿热之标已祛,而阴虚之体复现,当滋阴固本以缓图,法以潜镇柔顺,前方去清夏,云苓,胆星,黄连;加生地30g,杜仲10g,山芋肉10g,当归20g,丹皮10g,柴胡10g;针刺取穴去合谷,丰隆;加太溪,足三里。

2005年10月12日 患者诸症尽除而告愈。

7.按语 本案初起以肝风内动兼以湿热为主,急则治其标,故以天麻钩藤饮加清热化湿之品,祛其实邪。后湿热之标已去,阴虚之本已显,治宜滋阴固本,本着欲阳之降,必先滋其阴,故以滋阴治本而缓图,总之,治疗不离乎“潜镇柔顺”之大法。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