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毁了中国的医疗

每每有医改消息的发布,网上都无一例外地要出现一场对骂。这不,卫生部部长刚望梅止渴地说要加薪,网骂即闻风而起。拿扫帚的,提菜刀的,扛铁锨的,……,大家一拥而上,局面很像丛林部落间的群殴,充满了野蛮,血腥和恐怖。一个职业,沦落到为生存而不得不诉诸口水的地步,说起来让人寒心。且不说这个

正文

每每有医改消息的发布,网上都无一例外地要出现一场对骂。这不,卫生部部长刚望梅止渴地说要加薪,网骂即闻风而起。拿扫帚的,提菜刀的,扛铁锨的,……,大家一拥而上,局面很像丛林部落间的群殴,充满了野蛮,血腥和恐怖。

一个职业,沦落到为生存而不得不诉诸口水的地步,说起来让人寒心。且不说这个职业曾被赋予的神圣和高尚,也不说这个职业在民族危难时创造的辉煌,单就人种的延续来说,这种局面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了,因为如果这个职业沦落,它所服务的那个区域的灵魂最终将会从地球上消失。生命的延续难以指望那些自称半仙者的巫术,尽管有扫大街者自诩曾用烛灰治好流感。

既然我们不能没有这个职业,那我们又为何要毁掉这个职业呢?中国的医疗走到这一步,谁是整个过程的幕后推手?

有人会说是政府,有人会说是这个职业的从业者,有人还认为媒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该说,这些人群都是相关责任人,因为他们和这个职业的一些是是非非息息相关,但是,他们都没有资格坐享操盘手的美誉,真正使中国医疗走到这一步的,实际上是深层次的民族灵魂危机的原因。金钱的魔法,已经注销的人类应有的信任、公正和感恩,此起彼伏的网骂和由此引起的恶性循环以至最后导致整个行业医疗质量走下坡路,就是这些基本道德元素的消失所致。

首先,金钱的魔法棒把一切行为变成金钱交易,医疗当然也难以幸免。但是,医疗虽然有金钱的参与,但医疗本身却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业行为,医生的工作不能用金钱衡量。可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腰缠万贯的溺水者,在危难关头,万贯财产和一双援手哪个对他更重要呢?当然不是他身上的钱财。此时,那一双援手是无价的,他可以挽救一个生命,这个生命此后会创造无限的财富。尽管溺水者上岸后会摸出几个铜板作为酬谢或倾囊相赠,但这绝不是一双援手的价值。医生的工作其实就是这样一双援手。它在生命最需要呵护救助的时候出现。尽管医生要养家糊口从政府老板那里取得些薪水,还需要为补偿政府的开支向病人收取些费用,但这些远不抵他们创造的无形价值。然而,金钱的魔法彻底抹杀了事实,让医疗成为一种听上去肮脏的金钱交易的谎言。根据这个谎言,医疗是病人付费从医生那里购买的服务。按商品交易的原则,顾客必须得到应有的服务。这种服务如能得到满足则万事皆休,如有不顺则难免产生存在商业欺诈的臆想,各种医疗纠纷即随之发生。

金钱的魔法不仅在人们的大脑中置入猜忌的芯片,而且还编辑了不公的程序,一旦遇到医疗评价问题,这种程序即启动运行。它把那些公正的因子一一删除,最后得出以偏概全的谬论。关于医生的评价,有人会以自己偶尔遇到一位态度粗鲁的医生而为整个医疗行业贴上医德沦丧的标签;有人会以一次生病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而批评整个行业狗屁不是;有人会因个别医生收红包而骂全体医生黑心;有人会因个别医生拿回扣而认为全体医生靠商业贿赂发财。我个人不否认上述现象在一定程度上的存在,但当我们的评价程序上只保留这些现象时,对医疗的评价最终必然充满愤懑和谴责。

中国医生和西方医生的差别,其实不单是收入的差距,更重要的是面临的与之迥异的社会态度。医生在西方社会是受人尊敬的职业,而在中国,医生则被视为掏空病人钱袋的江洋大盗,说的好听点也不过是奸商。那么,西方人看病是免费的吗?不是,比国内贵的多,但却没有人会把他们视为强盗。原因是什么,说到底是文化的差异。国外就医是寻求医生的帮助,代价再大也会充满感激;国内看病是花钱购买服务,既然是服务就应该以最小的投入得到最大的回报,再加上过去“为人民服务”的教育,于是很多人认为找医生看病是款爷找小姐按摩,医生的服务就像下人给主子端尿壶一样,什么都是应该做的,而且还应该是免费的。在这种充满铜臭的文化氛围中,感恩的因子基本上就不存在了。没有感恩就没有敬畏,医生的职业被妖魔化也就成为意料之中的事。

因此,中国医疗的沉沦,其根在于,我们的民族在失去一些应有的品质。作为一个勤劳的民族,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金钱化。这里要说到医生的收入问题。我不主张医生为挣钱不择手段,更鄙视为挣钱而抛弃医德的行为。但是,一个文明的社会不应该让医生穷困潦倒或在生活中挣扎。其实,无论在那个国家,医生的收入体现的都不是医生劳动的价值(刚才说过,医生的劳动不能用价值衡量),而是对生命的尊重。被神守护的生命,其生命本身就光芒四射。如果一个社会刻意把这个神拉下神坛并贬为鬼,即使这个社会的人们生活在琼楼玉宇,在生病时却不得不下到十八层地狱找一群衣着褴褛臭气熏天的小鬼看病,那么,他们玉液琼浆的生活,又会有什么滋味呢?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