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结合治疗大肠癌体会

大肠癌是最常见的消化道肿瘤之一,其治疗目前提倡多学科综合治疗,主要方法有手术、化疗、放疗、生物治疗以及中医药,而中医药在大肠癌的多学科综合治疗体系中具有独特的重要的作用[1]。大量的临床观察表明,中医药疗法在改善患者生存质量、提高生存率、放化疗的增敏减毒、预防肿瘤复发和转移方面均

正文

大肠癌是最常见的消化道肿瘤之一,其治疗目前提倡多学科综合治疗,主要方法有手术、化疗、放疗、生物治疗以及中医药,而中医药在大肠癌的多学科综合治疗体系中具有独特的重要的作用[1]。大量的临床观察表明,中医药疗法在改善患者生存质量、提高生存率、放化疗的增敏减毒、预防肿瘤复发和转移方面均显示出了极大的潜力[2]。现就自己工作体会与大家探讨:

1.分阶段治疗观

我及同道们通过大量、长期的临床观察,在国内率先提出大肠癌的中医治疗应按4个阶段分论,即围手术期、辅助治疗期、随访观察期及晚期姑息治疗期,而中医药在这不同阶段发挥的作用是不一样的[3]。

围手术期通过理气健脾中药的调理,可提高病人对手术的耐受性,促进术后恢复,调节免疫功能,为后续治疗打好基础;辅助治疗期主要有化疗、放疗、生物靶向、免疫、中医药等治疗方法,在化疗期间通过理气、疏肝、和胃中药的调理,可起到增敏、减毒的作用。在此期间我们发现放疗、化疗等现代治疗手段可明显影响患者的中医证侯变化,证明化疗药可明显加重或导致病人脾虚证,这在我们的动物实验几临床干预研究上得到了证实[4,5]。

随访观察期,现代医学对随访期的肿瘤患者一般采取观察的手段而不行治疗,而此阶段肿瘤的复发率可达50-70%,这是现代医学治疗过程中存在的“盲区”。郭师通过扶正祛邪中药的调理,可减低肿瘤复发、转移、延长无瘤生存期;晚期姑息治疗期应以中药为主,采用扶正、祛邪并用,积极控制症状,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

2.中医药在治疗中的作用

提高中医药治疗大肠癌疗效的核心和关键是辨证论治,证候是治疗的基础和前提,是中医药理法方药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医古代相关文献认为大肠癌大略应与肠风、脏毒、便血、肠澼、肠积、锁肛痔肠覃、积聚等病证相对应。《内经》所述之“肠溜”、“肠中积聚”、“腹痛伏梁”、“肠蕈”、“肠澼”、“便血”等疾病,与大肠癌的症状体征相类似,其他有关于“肠痈疽”、“锁缸痔”等病证的描述也与大肠癌非常类似。

古代医学对大肠癌病因病机的认识主要有饮食因素、起居不节、感受外邪、先天因素、情志因素等,即内伤外感两个方面。如《内经》曰:“饮食自倍,肠胃乃伤”。宋·严用和《济生方》曰:“过餐五味,强食生冷果菜,久则积结为癥瘕”。张子和曰:“积之始成也,伤酸苦甘辛咸之味,或停温凉寒热之饮。”如葛洪《肘后备急方》所说:“凡癥坚之起,多以渐生,如有卒觉,便牢大,自难治也”。其优势与特色主要表现以下几个方面:①突出以人为本,带瘤生存的概念;这与近期现代医学所提倡的“个体化治疗”(Personalizing Cancer Care)观点非常相似。②对放化疗的增敏减毒作用;③术后调补,促进机体康复:④ 预防转移与复发。中医药通过不同的药物配伍治疗大肠癌,以达到提高疗效,减低毒性和副作用,适应复杂多变的病情的作用。

3.注重现代医学方法的引进

肿瘤的治疗要紧跟学科前沿,在中医基础理论的指导下,研究大肠癌四个阶段的中医证候及其规律。中医药学的发展是靠多学科相结合而不断发展的。为了中西医结合得更好,中医学应与多学科相结合[6]。

目前由于中医介入肿瘤治疗的时机、治疗的时间长度、中药的剂型、晚期病人的适应症尚缺大样板规范化的临床数据支持。我们通过引进现代医学研究方法,通过临床对大肠癌的证候调查,对 2008年6月-2009年2月我门诊的大肠癌病人,共100例,473张处方进行聚类分析,分析表明常见大肠癌辨证分型为四型,分别为脾气亏虚、湿热内蕴、邪毒内蕴、气阴两虚(另文报道)。舌苔黄腻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舌像症状,舌苔黄腻在湿热证中有重要地位,提示湿热证是是大肠癌的重要临床证型,清热化湿是大肠癌的重要治则。在大肠癌症状谱中,大便脓血、大便秘结、乏力等典型症状仍有重要的临床意义。故郭师治疗大肠癌的基础方为四君子汤合三根汤(藤梨根、虎杖根、水杨梅根),以四君子汤健脾补虚,三根汤清热解毒。核心药物药味以甘、苦、辛为主,甘味居多;归经涉及全身脏腑,以脾为主。用药特点为注重顾护后天脾胃、遣方轻清醇正。

体会:

大肠癌的中西医结合临床治疗中,我认为可采用中医和西医相结合、辨病和辨证相结合、扶正和祛邪相结合。治疗思路要与时俱进,注重转化性研究结果。现代医学的治疗为主流治疗,中医药辅助治疗;主张分阶段治疗,在术后无瘤的情况下,以现代医学的治疗为主、中药辅助治疗,在随访观察期时,要考虑余邪内伏,总体以调体、控制中医临床症状、提高生活质量为主,此阶段的患者中医证型是以脾气虚为主,脾虚则运化失司,而导致水湿内停,故气机不畅,湿有寒化与热化两种趋势,而主张采用健脾理气为基础,辅以清热化湿(或温化寒湿)、散结。晚期姑息治疗期应以中医药为主,采用扶正、祛邪并用,积极控制症状,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

参考文献

[1]杨宇飞,吴煜,许云.大肠癌中医临床研究方法学探讨.中国肿瘤,2006,15(6):354-355

[2]王晓峰,李华山.大肠癌中医证治临床研究进展,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07,15(29):3062-3066

[3] 郭勇.中医肿瘤的“四阶段”概念探讨,中华中医药学刊.2009,27(2):247-248

[4]孙建红,郭勇.三种常用化疗药致正常大鼠脾虚证侯的观察,浙江中医杂志, 2006,41(6):350-351

[5]郭勇,孙建红.三种常用化疗药对正常大鼠血清胃泌素及D-木糖醇浓度的影响,中华中医药学刊,2007,25(5): 874-876

[6]邓铁涛.中西医结合的方向,世界中医杂志,2006,1(1):18

医生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