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热并用治疗反复尿路感染

反复发作的尿路感染,简称反复尿感,可归属中医“淋证”、“劳淋”范畴。以往医家多认为,本病病因病机,以肾虚为本,膀胱湿热为标。《诸病源候论·淋病诸候》云:“诸淋者,由肾虚而膀胱热故也”。我们在临床上,发现部分反复尿感患者,在湿热为患的同时,往往可出现遇寒发作、喜暖恶寒、腰腹冷、手足

正文

反复发作的尿路感染,简称反复尿感,可归属中医“淋证”、“劳淋”范畴。以往医家多认为,本病病因病机,以肾虚为本,膀胱湿热为标。《诸病源候论·淋病诸候》云:“诸淋者,由肾虚而膀胱热故也”。我们在临床上,发现部分反复尿感患者,在湿热为患的同时,往往可出现遇寒发作、喜暖恶寒、腰腹冷、手足不温等寒象,表现为寒热错杂,采用清热利湿少佐温阳的寒热并用的治法可明显改善症状、提高疗效,减少复发频率。

汉·华佗在《中藏经》首次提到“劳淋”、“冷淋”病名。巢元方在《诸病源候论》中有“寒淋”的论述: “寒淋者,其病状先寒战然后尿是也,由肾气虚弱,下焦受于冷气,入胞与正气交争,寒气盛则战寒而成淋,正气盛战寒解,故得小便也”。《景岳全书》中指出“淋”不独与“积蕴热毒”有关,还和中气不固,肾气虚弱及病程长短密切相关,“淋之初病,则无不由乎热剧,无容辨矣,但有久服寒凉而不愈者,……,此惟中气下陷及命门不固之证也,故必以脉以证,而察其为寒为热为虚,庶乎治不致误”。由此说明古代中医治疗淋证也不唯虚唯热,已认识到寒邪也是淋证发病的不良因素之一。部分现代医家也认识到寒邪在本病中的致病作用。但仍重视不足,尚未认识到其在反复尿感中的普遍性及重要性。纵观本病临床辨证论治,分型繁琐、疗效重复性较差。目前常用的证候分类有湿热蕴结型、外感湿热型、脾肾两虚型、肝肾阴虚型、气阴两虚型、气滞血瘀型等;常用的治疗方法有清热利湿法、清热解毒法、健脾补肾法、滋补肝肾法、气阴双补法、行气活血法等。这些证候分类和治疗方法不同程度的提高了对尿路感染的疗效。然而对于扶正护阳在尿路感染的治疗过程中具有的重要地位虽有论及,但重视不够。

尿路感染是肾病科临床的常见病和多发病,西医治疗的主要方法是根据病变的部位、病情的严重程度、是否存在复杂因素及药敏试验而选用不同力度的抗生素和确定疗程。然而在临床上,仍存在着如实验室检查不规范、临床诊断不确切以及抗生素的选择和应用不规范等诸多问题,都引起或加重尿路感染的反复发作,加重患者思想和经济负担。

我科在临床实践中,提出寒热并用治疗反复尿路感染,并对100例反复尿感患者进行证候学初步研究,发现反复尿感存在着“寒热错杂证所占比例高达73%”的证候分布特点,提示寒热错杂证在反复尿感中较为普遍。内外寒邪在反复尿感的发生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为寒热并用治疗本病提供一定的指导作用。临床研究发现大部分反复尿感患者既有尿急、尿痛、尿热、口干口苦、心烦、大便干结等湿热内蕴的症状,又有畏寒、喜暖、或腰腹冷、手足不温等肾阳不足或寒客下焦的症状,且遇寒冷因素(天气变冷、接触冷水、冒雨涉水、过食生冷、用药偏凉等)易复发或加重。且研究发现,在寒证症状中,尤以喜暖、畏寒症状多见,症状出现概率分别为45%与42%(见表2),有利于临床进行寒热错杂的辨识。同时,本病患者“尿频、尿急、尿痛、尿热、尿黄、心烦、口干、口苦、双手心热、大便干结”等症状出现概率均大于40%,基于本病湿热为患的基本病机,提示治疗上不能过用温阳之品,易助阳生热,致使病情迁延不愈。临床我们多采用清热利湿、少佐温阳的寒热并用的治法,很大程度上改善患者症状、减少复发频率。

综上所述,反复尿感中“寒热错杂证”较为普遍,本病的病因病机特点是本虚标实、寒热错杂,以肾虚为本,湿热之邪贯穿始终为主因,而内外寒邪也是影响该病发生发展的重要不良因素。认识及重视寒热错杂证,为反复尿感的辨证论治提供了新的辨证思路,从而提高临床治疗效果。治疗上应诸因素兼顾,分清主次,区分寒热虚实轻重,做到久病扶正、除邪务尽,本着扶正而不留邪、祛邪而不伤正的原则,虚实兼顾、温清并用,才能更好地提高临床疗效。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