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健全男科诊疗规范才是化解医疗乱象的良药

揭开男科门诊骗人的秘密—省会公立医院集体爆料(转发)阅读提示:男科太乱,男科专家都看不下去了。8月28日下午,河南省中医院男科病区医生办公室,在河南省医学会男科分会的组织下,省会公立医院男科专家在此召开“男科门诊的秘密”座谈会,来自河南省中医院、郑大一附院、郑大三附院等医院的专家

正文

揭开男科门诊骗人的秘密—省会公立医院集体爆料(转发)

阅读提示:男科太乱,男科专家都看不下去了。8月28日下午,河南省中医院男科病区医生办公室,在河南省医学会男科分会的组织下,省会公立医院男科专家在此召开“男科门诊的秘密”座谈会,来自河南省中医院、郑大一附院、郑大三附院等医院的专家纷纷揭开男科治疗乱象。
专家们总结了男科门诊骗人的几大招数:炒作概念,忽悠患者;夸大病情,过度治疗;捏造疾病,公然欺诈;隐瞒实情,胡乱治疗。专家们说,某些民营医院根本不是看病,而是通过“假检查”、“假手术”和“假专家”,把诊疗过程当成商业模式,一步步把“病人”的钱财榨走,而不惜戕害“病人”的身体。(记者 刘坤)
详见大河健康报14~15版《特别关注》

省会公立医院男科专家集体爆料——
□记者 刘坤
阅 读 提 示
男科太乱,男科专家都看不下去了。8月28日下午,河南省中医院男科病区医生办公室,在河南省医学会男科分会的组织下,省会公立医院男科专家在此召开“男科门诊的秘密”座谈会,来自河南省中医院、郑大一附院、郑大三附院等医院的专家纷纷揭开男科治疗乱象。
此次座谈会的缘起,是7月29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一期节目——“男科门诊的秘密”。在节目中,记者对一些大做广告的民营男科医院进行暗访,将一小杯绿茶饮料冒充尿液送检,结果令人匪夷所思,不仅绿茶饮料中查出了白细胞,记者还被查出了肾虚、前列腺炎、附睾炎等一堆毛病。我省公立医院多名男科专家看到央视报道后,认为这仅仅是揭开了男科门诊乱象的冰山一角,决定再爆更多“男科门诊的秘密”。
专家们总结了男科门诊骗人的几大招数:炒作概念,忽悠患者;夸大病情,过度治疗;捏造疾病,公然欺诈;隐瞒实情,胡乱治疗。专家们说,某些民营医院根本不是看病,而是通过“假检查”、“假手术”和“假专家”,把诊疗过程当成商业模式,一步步把“病人”的钱财榨走,而不惜戕害“病人”的身体。
两家民营医院骗人
两家公立医院“平反”
郑州市的曹先生通过本报记者获悉此事后,决定现身说法,以警世人。
曹先生今年60岁,刚从郑州一家事业单位退休,今年7月10日,他在洗澡时偶然发现阴茎处长了一两个小红点,恰好前不久他在乘坐郑开公交时看到某市协和医院的广告,号称该院是“某市最好的男科医院”,就决定前去就医。
在这家医院,医生要他抽血化验,也就三四分钟,结果就出来了,说是生殖器疱疹,是一种性病。曹先生颇为怀疑:自己没有不洁性生活,怎么就得了性病?医生说,可能是间接传播,既然病情确定了,就抓紧治疗。怎么治?输液。输的是更昔洛韦(一种抗病毒药物),还有一种增强免疫力的药物。输了3天,曹先生要来药品说明书,发现副作用比较大,就很害怕,决定不再治疗。在此医院,曹先生花了1000多元。
曹先生的爱人上网查到一家“某省疱疹研究中心”,电话联系该中心,他们自称是全国第一家研究疱疹的专业机构,治疗过上千万例疱疹患者,保证一次治好。曹先生专程跑到该处,到了才发现所谓的“疱疹研究中心”,不过是一个很小的门诊部。
一个自称有“30多年临床经验”的“男科专家”接待了他,要求他先检查、化验,光检查、化验就花了1000多元,结果仍是生殖器疱疹。接诊“专家”说,治疗需要输液配合仪器治疗,需要一万多元。
曹先生带的钱不够,正好看到当地有一家公立大医院——某市军区总医院,就决定过去看看。在成都军区总医院,一名将军级专家接诊,专家为曹先生安排了全面检查,结果是正常,曹先生没有性病!这位专家为打消曹先生的疑虑,再次复查,结果仍为正常。回到郑州,曹先生又去了本市人民医院检查,结果依然正常。
曹先生非常愤怒,带着电视台记者去此协和医院讨说法。曹先生说:“我在当地军区总医院、本市人民医院这样的大医院做检查,要等几个小时甚至隔天才能出检查结果,为啥在你们这里三四分钟就能出结果?你们是不是糊弄我?”该院负责人一会儿说是国外进口的设备很先进,一会儿又说是检验医生出了差错。最终,该院赔偿给曹先生6000元钱。

男科专家集体揭露四大骗人招数

在座谈会现场,郑州大学一附院泌尿 外科王瑞教授说,医院做化验时一般要把十个、二十个患者设成一组,以便于对照实验,因此在正规医院做化验,出结果都很慢,少说也要等6个小时、8个小时,像曹先生遇到的几分钟就出结果,根本就不可能。
“那些民营医院化验结果出这么快,就是为了拴住病人,如果第二天才出结果,病人可能就醒悟过来,不上这个当了。”在座专家说,“那些民营医院出的结果很不可靠,甚至是完全造假。如果有病人拿着郑州那几家臭名昭著的民营医院的检查单,我根本就不看,因为完全没有参考价值。”
河南省中医院男科孙自学教授总结了男科门诊骗人的几大招数:炒作概念,忽悠患者;夸大病情,过度治疗;捏造疾病,公然欺诈;隐瞒实情,胡乱治疗。
炒作概念,忽悠患者。“炒作概念都炒到检查仪器上面了。”河南省中医院男科王祖龙教授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我省某医院有一台X光机,用了十几年,准备淘汰当废品卖掉,一家民营医院用2000元钱买走,摇身一变成了“德国进口的最先进仪器”,一次检查就收取病人几千元钱。炒作治疗方法更是普遍,比如民营医院大力推广的“介入消融、短波微波”治疗前列腺炎,虽然广告描述五花八门,但这些治疗方法实际上大同小异,都是将一种器械插入尿道,通过四五十摄氏度的高温来对前列腺进行热疗。这些方法极易烧坏尿道后部的射精管,造成射精管堵塞,精液射不出来,结果就无法生育。“我们至少发现100个病人在接受这些治疗后出现严重的并发症。”男科专家说,这些所谓的“介入消融、短波微波”疗法在全国各地的正规大医院均未开展。
夸大病情,过度治疗。前列腺炎堪称夸大病情的典型代表,在民营男科医院、男科门诊,几乎所有的男科疾病——从阳痿、早泄到男性不育,都可以扯到前列腺炎上。王祖龙教授说:“只要你有不适症状,排尿不畅也好,阴囊潮湿也好,到了那些民营医院,医生都会推荐你化验前列腺液,只要一化验,100%都是前列腺炎。”有的患者到男科医院治疗前列腺炎,服药加仪器治疗,十几天就花了2万多元。患者都嫌费用太高,但又不敢贸然停止治疗,因为医院的“专家”说:“前列腺炎不可能根除,一旦病情恶化,就会引起勃起功能障碍,进而导致不育,最终变成前列腺癌。”王瑞教授说:“目前还没有明确证据表明前列腺炎一定会产生那三种危害。”孙自学教授说:“前列腺炎不可能根除是误导,因为这个病就像感冒一样,是很多因素引起的,容易复发,但绝不是治不好。”有些男科医院还会夸大包皮过长的危害。孙自学教授说:“有些医生并不看包皮过长有没有实际危害,上来就建议切掉,还使劲宣传包皮过长会引发阴茎癌。其实,只有包茎(指包皮口狭小,不能上翻露出阴茎头)患者得阴茎癌的几率较高。包皮过长,只要没有影响各项功能和发育,就没必要做手术,平时注意个人卫生,清洗包皮垢就行了。”精索静脉曲张是男性的一种常见病,在普通男性中发病率达到20%,在影响男性生育能力的诸多因素中,它只是其中一个,只有特定情况下才需要手术。但有些民营医院吓唬病人:“精索静脉曲张会导致睾丸萎缩,不仅影响性功能还断子绝孙,必须马上手术。”
捏造疾病,公然欺诈。河南省中医院男科门波教授说,有的患者只是普通的尿路感染,民营医院却捏造病情,说是淋病。“有一个病人在河南××医院诊断为淋病,吓得不得了,来找我看病。取尿道分泌物化验时我就很纳闷,因为淋病患者都有很多分泌物,他却根本没有什么分泌物,结果出来,他根本没有什么淋病。”孙自学教授说:“那些医院就不能看见病人阴茎上有赘生物,比如假性湿疣、扁平疣,甚至只是长了个小疖子,他们就敢说成是尖锐湿疣。”郑州大学三附院男科杨险峰副教授说:“男性龟头上容易长珍珠样丘疹,这本是一种良性增生,根本不用管它,民营医院就敢说是尖锐湿疣。有的病人为此花了几万元冤枉钱。”更耸人听闻的是,无良民营医院硬是给你“造”出病来。一名男性找到王祖龙教授,说自己得了尖锐湿疣,并讲述了神奇的诊断过程:某医院的医生先用棉球擦了擦他的阴茎,然后在他胳膊上打了一针,说如果阴茎上起泡,那就说明患了尖锐湿疣。果不其然,阴茎上很快起了个花生大的水泡。病人在此花费了五六千元,找王祖龙教授检查,却根本没有什么尖锐湿疣。王祖龙教授说,胳膊那一针其实是障眼法,打的可能就是生理盐水,重点是棉球上做了文章,上面肯定抹了一种发泡剂,比如中药斑蝥等,擦完阴茎肯定会起水泡。
隐瞒实情,胡乱治疗。不育症是当前困扰男性的一大疾病,但不是所有不育症都能治疗。孙自学教授说:“有的不育症患者在民营医院治疗半年多,花了四五万元,到我们这里看病,一摸根本没有输精管,这样的患者只能做试管婴儿,吃药打针都是白费,那些医院居然隐瞒实际病情,昧着良心挣黑钱。”杨险峰说:“我见过一个病人,睾丸只有黄豆大小,根本没有治疗价值,可在一家民营医院居然花了20万元。”有些不育症患者睾丸天生很小,目前没有治愈方式。但到了某些男科医院,却说80%能治愈,然后一律开昂贵的药物治疗,两个月就要花万儿八千,甚至更多,最后还是治不好。

“假检查”、“假手术”和“假专家”

专家们说,某些民营医院根本不是看病,而是把诊疗过程当成商业模式,一步步把病人的钱财榨走。近日,读者小白向记者讲述了他在民营医院男科门诊看病的遭遇,堪称民营医院骗取钱财的典型代表。
小白24岁,大学刚毕业,在郑州一家酒店工作。他和女朋友初尝禁果,性生活时间有点短,看到街上出租车上“看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