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无痛分娩状况

===============================================“病人第一“,就是病人安全第一和满意第一 本文由美国西北大学胡灵群教授提供--------------------------------------------------------

正文

===============================================
“病人第一“,就是病人安全第一和满意第一 本文由美国西北大学胡灵群教授提供
--------------------------------------------------------------------------------
美国西北大学麻醉在产房

产科学新理念
在谈论到分娩镇痛时,已经不需要在轻松舒适和母婴安全之间做出决择。我们每天的生活中使用的各种安全有效的现代技术或现代医学都会有一定的风险,从日常现代交通到口服避孕药避孕,我们是以可容忍一定程度的风险来换取现代生活的益处。同样,分娩镇痛也是这种权衡利弊的产物。

可喜的是,在开始硬膜外分娩镇痛以来,人们已经注意到,美国同期的产科有关的死亡率和并发症率随之下降1。麻醉医生进入产房深深地影响产科领域的临床实践。美国妇产科学院在2004年版的《产科镇痛指南》中,就已经告诫产科医生,“分娩造成了大多数产妇剧烈的疼痛,妈妈们要求减轻分娩中的疼痛本身就是一个强烈的临床指征。无论何时何地,在有临床指征而没有禁忌症的情况下,减轻疼痛的措施是义不容辞的。在我们医生的眼皮底下让产妇经历如此剧烈的疼痛而不给予已经被证实是安全有效的镇痛治疗是不人道的”2(有点像我们所说的:我们能见死不救吗!)。而且把分娩镇痛作为产科预见性医学模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提倡对有高剖宫产风险产妇,使用预防性硬膜外置管,以应付在试产过程中可能存在的紧急剖宫产,避免全麻的高死亡率。

在产科麻醉的实际临床工作中,美国的产房实际已经成为一种由麻醉医生管理的特殊ICU。麻醉医生在产房中已经成为,除生小孩以外任何其他临床问题的专家。他们参与包括高危重症产科的各项临床处理,从心血管病人、子痫前期、出凝血障碍、产科出血、心肺肝肾衰竭,到难产,乃至新生儿抢救。这也就不难解释,美国产科死亡人数比例中,不仅使产科麻醉有关的死亡率从上世纪80年代末的第6位退居到前10名以外3,还让和产科麻醉密切相关的产科出血,在上世纪末,有史以来第一次不再成为美国产科的头号死因4。大于死亡率50倍的严重产科并发症也同样降低5。

产科麻醉进产房,不但能让人类世世代代沿袭下来的分娩疼痛不再折磨我们的准母亲,还有ICU的异曲同工,让产科死亡率和并发症减少到最低限度,是人类医学的又一个丰碑!

美国芝加哥西北大学芬堡医学院西北纪念医院

位于伊利诺伊州小镇艾文斯坦的西北大学,坐落在密歇根湖边。它创建于上个世纪,至今已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是一所贵族学府,也是一所顶尖的私立研究大学,校园占地250公顷,风景优美,现有学生人数超过1万5千人。它的文理学院、语言学院、音乐学院、梅迪尔新闻学院、迈科密克工程及应用科学学院、教育及社会政策学院,医学院,法学院都很出名。商学院,从1988年至1994年,六年蝉联美国各名牌大学商学院的排名第一位。梅迪尔新闻学院,是公认的全美新闻学院中最好的之一。西北大学医学院,法学院,商学院坐落在芝加哥的市中心,附属的西北纪念医院也在市区的校园内。

1972年9月1日西北纪念医院由芝加哥最古老的建于1865年的帕萨旺纪念医院和建于1888年的韦斯利纪念医院合并,成立了当时美国中西部地区最大的私营-非营利性医院。1975年和1979年又先后并入了普伦蒂斯妇女医院和精神病学研究所,以及奥尔森重危病人中心,使得它能在过去的四十年里,继续扩大医疗设施,增加临床服务项目,提供社区服务,致力于满足芝加哥地区不断变化的医疗卫生保健需求。到80年代中期,原来的医院设施,已经远远满足不了需要。全美花费最大、设施最先进、规模最大的医疗建设项目开始酝酿。 新的2万平方英尺的17层芬堡楼和22层高特楼,在1994年开建,化费了5.8亿美元,五年后(1999年5月1日)开业。随后,普伦蒂斯妇女医院开始重建。2007年底,设施先进、环境舒适、高度隐私、护理全面、家庭式的新普伦蒂斯妇女医院开业,成为美国病人之上的医疗服务模型的典范。西北纪念医院“病人第一”的办院宗旨,简单明了,深入人心,列入美国病人满意度前三位的贵族医院。它的贵族性曾经在2008年一度受到了《华尔街日报》的指责。每年接待数百个区域性、全国性、和国际性的参观考察团。

它和西北大学的合作关系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随着时间的推移,医院开始了临床服务和医学教学的合作,制定了一个长远目标,以它为骨干,于1966年成立麦加西北大学医学中心。以帕萨旺和韦斯利两所医院为基点,全面重建校园。本世纪初,罗伯特H卢瑞的医学研究中心,扩大了医学院在生物医学方面的研究。西北纪念医院进而成为目前全美领先的一所集临床、教学、科研为一体的学术医疗中心之一,在全美国的声誉日渐提高。历史上,1974年成为全美的围产监护中心;1987年后,定为美国的一个最佳医院;1994年,批准为全美国家卫生研究院指定的血管中心和林恩乳腺中心;2001年,全美医院消费者协会颁予消费者选择奖,是芝加哥的“首选”的医院;2004年,医院的8个临床专科在《美国世界新闻与报道周刊》的国家排名中排在“美国最佳医院“年度名单上。2005年,由尼尔湾布卢姆和家庭1000万美元捐赠的布卢姆心血管研究所成立;2006年,美国护士资格认证中心授予西北纪念医院护理卓越的黄金标准称号;2007年和2009年,两次共计4000万美元捐款用于新兴的临床科技转化项目和癌症研究。2010年,完成森林湖医院的兼并,开始了芝加哥周边地区的临床拓宽。在未来10年中,医学院和医院将继续通力合作,打造成为全美屈指可数几个的世界级医学中心之一。

西北的麻醉科由科主任全权对医院和医学院负责,工资奖金由医学院发,与科室的经济脱钩,有科室的人事和财务绝对权威。下设副主任(Vice Chairman)和行政主管。前者协助主任在临床主任助理、教学主任助理、和科研主任助理(Associate Chairman)的帮助下主管临床、科研、教学等科室的三大支柱。行政主管兼财务总监,下设财务部主任,人事部主任,教育部主任,科研部主任等分管科室的各项日常事务的运作,包括科里人员进出、日常临床工作人员调整、病人费用收缴、住院医生的培训、各项科研项目的审批监督实施等。各部门的秘书等行政工作人员合计有26人。

临床是主治和住院两级医生负责制。临床上,主治医生(Attending)全权负责,包括术前的最终评定、术中麻醉、术后镇痛、术后并发症处理、医疗诉讼等。麻醉住院医生(Resident)和麻醉护士(CRNA)必须在主治医生的指导下工作。麻醉专科进修医生(Fellow)是一种介于住院和主治医生的过渡,是一个带有主治医生权限的、接受专科培训的、在主治医生指导下工作、高年资住院医师。麻醉专科进修包括疼痛、重症监护、产科、心血管、小儿、神经、日间手术、区域麻醉等,一般都有对口的专业学会,学期为一年。疼痛和重症监护两个专业有专门的统一考试和证书,作为专业上岗的文凭。麻醉技术员(Anesthesia Technician)帮助手术室常规和紧急情况下的器械准备、麻醉车准备、消耗品补充;科研护士(Research nurse)帮助科研的数据采集、随访、协助医学院研究委员会的课题审批等;护士(Registered Nurse)负责术后的病人护理,还有专职高级护士(Nurse Practitioner)负责术后镇痛的各种临床管理、配合麻醉急性疼痛专业组的麻醉医生每天镇痛巡视查房。全科2010年有主治医生74人、麻醉住院医生63人和专科进修医生13人左右、麻醉护士54人、科研护士6人,医院配备护士、高级护士、麻醉技术员、和临床相关的文秘人员。

普伦蒂斯妇女医院及其产房

普伦蒂斯妇女医院作为西北纪念医院集团下的一部分,在2007年10月20日移至100万平方英尺新址。新院的设计突出了“病人第一”的办院方针,以病人的满意度和医疗安全性为准绳。它是一个为女性精心设计、极人性化、护理周到、可谓开创了新纪元的、美国软硬件最先进的妇女医院(美国的医院通常不包括门诊)。一切为病人着想,提供最舒适方便的医疗环境,运用全新最新的医疗设备和技术,最好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从孕期保健、产科,到妇科和更年期骨健康,到乳房外科、整形外科等,为女性所有的医疗健康问题和生命所有阶段的幸福提供全面、最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满足她们的特殊需求。院内有礼品店、咖啡馆、24小时开放的餐厅(提供计算机联网的病房点菜和客房服务)、有专门的母乳喂养的房间和吸奶器。医院的病人图书馆提供专题讲座、各种科普和专业图书、视频音频模具教学。病房内有免费高清晰大屏幕LCD电视、BOSE音箱、无线上网。除各个热门有线电视频道外,有专门的常见医疗问题科教片、带有美丽风景画面的音乐频道、24小时餐厅的菜谱和点菜频道。为病人营造了一个温馨的、家庭般的、人性化的医疗环境。

院内有10个普通手术,30间单间复苏室,担负着除产科以外的所有各外科专业的手术,2009年手术量为6122人次。医院的三楼是一个最现代化、能容纳1000人的会议中心。普伦蒂斯妇女医院的产房由36个家庭式单间产房,和4个产科手术室组成。它的设计十分合理,手术室、产科和麻醉科办公室并排在8楼的中心位置,产房围绕这个中心分布,以保证产妇在产房待产和分娩的过程中出现紧急情况时,医生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产房,也保证了万一产妇需要紧急剖宫产,可在最短时间内被转运到手术室急诊手术,以满足在母亲心跳呼吸停止后4分钟内产出婴儿在的要求。

医疗队伍由125位产科医生、31来位助产师、180多位产科护士,专职或兼职的。产科麻醉组不分周末、节假日每天24小时驻扎在产房。世界著名的Cynthia Wong教授是产科麻醉部的主任。周日白班(6:45am-5:00pm)的产科麻醉人员安排为:住院医生7名(一般是第4年的住院医一名、第3年的住院医5名,第2年的住院医一名),还有2-3名麻醉专科进修医生,麻醉护士一名。3名主治医生分管产房的分娩镇痛和手术室(择期和急诊剖宫产、多胎的分娩-第二产程、胎盘滞留的刮宫等手术需要),夜班和周末住院医生3名,主治一名。医院的年产妇量为13000人,分娩镇痛率在90%以上,剖宫产率在26%左右。每天的择期剖宫产量是6-8人。

临床问题及解决方法实例

在美国,产科和产科麻醉被认为是麻醉学领域里的“高危”的专业,极受重视。产科麻醉的医疗事故在美国法律诉讼中所占的比例极高。1980年代后期,美国产科麻醉的并发症引起的产妇死亡占所有妊娠死亡的第六位。管理层清楚,人为错误在医疗事故中占一定比例,但最终可以通过良好的系统管理得以避免,医院有一整套管理系统针对性地解决临床日常事务,以下只是几个实例。

信息系统:

产科麻醉的医疗事故在美国法律诉讼中所占的比例极高和产科麻醉的并发症引起的产妇死亡, 对产妇病史不了解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在多学科的大产房这一问题更为严峻。医院对这一问题有足够的认识,也有很深刻的教训。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保证信息的顺畅。

医院的传呼电话系统:产房使用三套电话系统,医院座机电话供日常事务,医院有线紧急红色电话系统是医院普通电话障碍后供医疗紧急情况用,产房专用手机配备快速反馈功能。产房专用手机是专机专用,以工作的职责配,产科麻醉镇痛主治、产科麻醉手术主治、麻醉住院总管、麻醉住院2、3、4,麻醉护士、麻醉研究护士、麻醉技术员等麻醉的一组手机,还有其他专业的几组手机。手机配备快速反馈功能是供各手机持有者在接受到紧急警报后,能单健回复却让系统知道"我知道了",也为今后的工作和职责性提供信息。手机系统还在没有手机回应的情况下,连锁搜寻下一级的电话,保证一定有人接电话,传递信息。所有的医生有传统的私人BB机,和专项BB机,如气道、手术主治、镇痛主治等作为备用系统。
QC系统:是一个医院内网的产房病人信息系统,包括病人姓名、房间、护士、护士的电话、产科医生、产程、宫口、先露、胎位、羊膜、羊水、麻醉镇痛状态、产科特殊情况。还有产妇的胎心和宫缩动态图。这些在所有办公室,从预检室,到待产分娩室,手术室的计算机荧幕上,并在所有的办公室有多个50英寸平板显示器上。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见都不行的地步。在一个多学科的临床集体中,信息的动态传送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这个系统节省很多环节。
麻醉产科门诊和麻醉前评估:“知己知彼,百战不怡”这一中国古语在密西根的一个研究中得到了验证。他们十六年全州的8例和麻醉有关的死亡病人中,4例是由于缺乏病人的病史。这还没有包括那些并发症。为了打好有准备之战,产科麻醉部对每一个入住产房的产妇都常规有病史体检,书写麻醉病历。重点在详细了解和麻醉有关的产科病史和仔细检查气道,和进行必要的背部和脊柱检查。虽然对健康的产妇不常规做血小板和凝血功能检查,但对患有能改变血小板浓度疾病(譬如:妊娠高血压)和其他出凝血障碍的,绝对不放过。医院有每月一次产科麻醉门诊,专门为产科医生送他们的高危病人。临床决策应根据每个患者的具体情况而定。为保障产妇和新生儿的安全以及产妇生产的顺利,麻醉医师,产科医师和儿科医师,针对每个患者的具体情况进行讨论。在整个医疗过程中三者必须保持有效和密切的联系。在产妇的病史和体检方面,一旦遇到复杂的病人,多学科的专门讨论,产科麻醉FELLOW会把完整的病历,传给所有产科麻醉主治医生,后者会给出自己的看法和做法,最后总结备案,成为"三个臭皮匠"的典型例子,挽救无数产妇婴儿的生命和减少了无数的并发症,也避免了很多的医疗纠纷。
办公室和碰头会:各临床办公室是以医护人员的等级安排的,而不是通常的专业组的。上述的各种信息系统在这些办公室的各个角落。其中,主治医生和护士主管的办公室还有妇科手术室的动态流程和手术室病人的监护数据。每天有二次产科、麻醉、护士的碰头会,保证各个级别的医护人员纵横各方没有信息盲点。

总之,信息的获得和传送,过去的、现在的、新的、滚动的,有助于全面完整的计划,简单地说,把急诊变"择期",充分体现了预见性医学模式。

胎儿宫内窘迫:

医院产房硬件的精心布局设计,就是让产妇出现紧急情况时,能将病人快速转运到手术间进行剖宫产术,以便能执行四分钟内必须取出胎儿的产科指南的要求。为此,专门有一间专用手术间二十四小时待命。在这个手术间里,所有的无菌手术器械全部到位,器械护士一有警报,立即打开手术器械。麻醉部每天交接班后,有专人检查麻醉机,监护器,吸引器,所有全麻气管插管器械和导管,全麻诱导用的硫喷妥钠、司可林、防胃分流的药物针头针筒标签,及椎管麻醉的3%氯普卡因以保证有硬膜外产妇的紧急破宫产。当产房中的产妇出现紧急情况时,护士在产房中按下警报按钮,医院的通讯警报系统会将向所有产科、麻醉科、新生儿科及手术护士的值班手机同时发出警报以及所在位置。新生儿科医生、手术护士、一组麻醉医生直接进紧急手术间,另一组麻醉医生、产科医生和产科护士直奔产房,将病人转运到手术间。在转运过程中,有硬膜外置管的分娩镇痛产妇,麻醉医生会完成手术剂量局麻药注射的同时,和手术室的麻醉主治通过手机报告病人信息。病人过床后由巡回和产科护士直接用消毒液泼洒在手术部位、协助洗完手的产科医生铺巾、简短的手术前叫停。麻醉小组在放监护的同时,立即进行阻滞平面评估,决定是否需要立即改全麻插管。麻醉主治医生宣布麻醉完成后,产科医生开始切皮,一分钟内将胎儿娩出(整个过程都能保证在4分钟内完成),并转移到已经准备就绪的新生儿组,再进行腹部切口止血缝合。在医学伦理上,体现母亲安全在先,同时最大限度上保证新生儿的安全。

快速安全的无痛分娩:

为了尽快尽可能减轻产妇的痛苦,麻醉组采取一系列临床和行政措施。病人一到产房,马上采病史、体检,正常没有出凝血病史体征、没有重症子痫前期、肝功能障碍的不常规检测凝血功能。只要产妇要求、产程已经启动、没有禁忌症的,不管宫口开多少公分都立刻开始分娩镇痛。常规尽量采用腰硬联合镇痛让产妇在成功硬膜外置管后5分钟左右镇痛,而不是等上20来分钟的单纯硬膜外镇痛。要求分娩镇痛30分钟后没有主院医生到位的,产科护士可越级找麻醉主治医生,后者会立即亲自做操作并追究原因。

在提倡快速分娩镇痛的同时,充分平衡各种利弊,突出母婴安全第一。对在待产中有较高可能转为剖宫产的、或气道高危的、硬膜外导管故障多发的,如剖宫产后二试、病理性肥胖、重度子痫前期、有脊椎侧弯的或做过脊椎手术的、气道评估莫氏四级的产妇,更多的是采用单纯硬膜外分娩镇痛。这类病人在分娩镇痛过程中,需要严密观察,及时发现产程中那些不明原因的硬膜外导管的各种故障,及时排除,必要时,重新置管。所有的临床措施都是由循证医学为指导,以保证母婴的绝对安全,杜绝医疗纠纷。依据不足的,自行临床试验。产科麻醉主任Cynthia Wong 2005年在New England Jounral of Medicine上发表了一篇The Risk of Cesarean Delivery with Neuraxial Analgesia Given Early versus Late in Labor 就是一例。他们的研究表明早期行椎管内无痛分娩并不会增加剖宫产的风险,并且与全身性使用镇痛药相比,椎管内无痛分娩会缩短产程。这个研究结果直接颠覆了传统的“早期分娩镇痛(潜伏期)会增加剖宫产”的错误观念,一年内直接导致2006年美国妇产科学院(ACOG)产科镇痛的指南和美国麻醉医师学会(ASA)产科麻醉指南的修订,废除了以前建议的宫口大于3cm才给分娩镇痛的限制(现在已有很多双盲临床研究证实了,这一改变的正确性)。其实,很多经典的产科麻醉的研究出于这个医院的产科麻醉部。虽然CynthiaWong主任是世界经典教科书《Chestnut产科麻醉学》的主编之一,世界《麻醉和镇痛》杂志产科麻醉部主编,尽管产科麻醉主任是世界级的权威,他们的各种理念并不是专家说的算,研究证据说话是这里的风气,找不到证据的,科里做临床试验。

麻醉住院医生必须在每次操作前向主治汇报病史,讨论镇痛方案。产科麻醉的同仁,认识到,产科病人的特殊性,很多孕妇并不会在一个班上生完的。产科病人的镇痛方案和实施,更确切地说,她们不是手术室的病人,一个医生不可能自始至终地完成整个麻醉。因此,他们采用一致临床镇痛方案(就是附上的细则),一样的药物(布比卡因)。为了避免用错药,常用的药物都由药房配制,比如,布比卡因的硬膜外药袋,麻黄素,新福林。加上试验剂量是药厂生产的,没有药物是自己配的。这避免了个体配药可能造成的剂量浓度不准确、无菌条件不好而增加的污染机会。这一系列措施,最大限度地排除由于人为因素可能造成的不确定性,成为用系统措施减少人为失误的典型例子,来保证病人的安全医疗。

产科大出血:

美国的产科大出血死亡从死亡原因排行榜上的首位终于在跨入本世纪后掉到了第二,从目前的迹象看,它会排在栓塞和子痫前期后成为第三位的死亡原因。美国的产科麻醉在这中间起到了主导作用。西北的产房更是如此。产科出血不外乎外科性出血和内科性出血,产科和产科麻醉共同承担起出血的诊治。产科麻醉医生的知识、技能、职责决定了他们是这个问题的主角。硬件上,手术室有专门的各种麻醉置管车,各种导管(动脉插管、中心静脉插管、肺动脉导管等)和有创监护全部到位;三级快速输液输血加热器专位专用,从简单的手动压力袋、HOTLINE、到LEVEL ONE双袋电动加压加温输液器、和能达到每分1000毫升供肝移植的Belment全自动恒温输液输血器。产科麻醉部根据历年医院血库产科的用血量数据库资料,制定了产科病人的配血备血输血指南。根据手术室离血库距离较远的具体情况,采用血交叉备血(Typing & Cross)、血定型抗体预检(Typing & Screening)、和血标本血库备案(Drawn & Hold)三级配血备血方案,缩短临床紧急情况下的血液检测上的时间周转。此外,还有O型Rh(-)血液24小时不间断地储藏在产房手术室的冰箱。保证病人的安全和最大程度的不浪费血库资源。针对产科大出血抢救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配血跟不上用血的需要,专门设定了只能有麻醉主治全权启动的大出血流程(Massive Blood Transfusion Protocol)。一旦出现这类大出血病人,流程一启动,血库会送一个血液专用冰箱到指定地点,不停地自动送血液制品到该冰箱,直到喊停,变“要血-配血-送血-输血”的传统模式为“送血-输血”的超短模式。提高了效率,在大出血的抢救中,血源不再成为瓶颈,极受各级医护人员的欢迎。随后,又发现,医护人员对出血量的估算很不准确,延误了很多出血病人的治疗。为此,专门用了一个计算机教育课程,产科相关科室的现场教育,普及称重法,强制性报告阴道出血量超过800毫升,剖宫产超过1000毫升的病人。产科麻醉部必须过问和介入诊治过程。对于前置胎盘的产妇,根据胎盘的位置和植入深度,产前由产科会同麻醉,护士,放射介入,制定生产途径、生产地点(极为严重的植入性前置胎盘会安排到有人工心肺泵和麻醉人员集中的西北纪念医院的大手术室)、是否股动脉置管以备紧急子宫动脉栓塞,避免紧急子宫切除和信息不流畅导致的后果.

人员配备问题:

随着病人的增多,下级医生/麻醉护士和上级医生的配备,成为管理工作的一部分。除了单纯收入角度外,切实了解工作人员的工作量、疲劳状况、分娩镇痛总人数、产妇30分钟内不能分娩镇痛的人数、每天剖宫产的高峰时间、类似医院的产科麻醉人员编制,以决定病人工作量相匹配的各类人员。最近的一次调整中才发现,他们是全美国平均分娩镇痛量最大的产科。医院的数字显示,白天有2个主治时的剖宫产量反而比夜班一个主治的时候少。为此,科里增加了产科麻醉主治一名,一天24小时的主治变成了4位,一名白班,一名夜班,早上5:30分到14:00分和14:00分到22:00分各一名负责剖宫产的。增加的一名主治由医院出工资。外加一名麻醉护士由科室出资。解决了人员紧张的问题。

质量控制和医疗诉讼:

病人随访制:平时每天都有住院医生去病房做随访,了解产科病人麻醉后的感受,神经系统并发症,发现能够解决的紧急情况,不延误临床介入的时机,如血肿、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等。对普通的周围神经麻痹,明确诊断,寻求康复医生的会诊和恢复。对常见的头痛,严格的诊断和鉴别诊断,对于诊断为硬膜穿破后头痛的,实行规范化处理。硬膜穿破后,他们并不要求产妇去枕平卧,只是在病人出现头痛后先鼓励病人引用含咖啡因的饮料,及口服FIEOCET并向病人解释,若服药后不能缓解则可选择血液填充疗法。

高危病人抽查制:医院质量控制医院质量控制委员会在既往的质控中,统计发现70岁以上,急诊,体外循环,人工低体温,人工控制性低血压,特殊体位等病人容易出现问题。专责人员调出这类病人仔细查看这类病历,发现麻醉有关的问题,让相关人员书面陈述当时的经历,委员会综合了具体情况,把所涉及的临床问题归纳成,大多数同行会认同的做法,一半人会认同,和大多数不认同。其中后两种情况会在医院和科室主任处备案,多发性事件会影响相关人员的医院行医许可。

死亡和并发症讨论制:科内有每月的死亡和并发症大讨论,中心是将问题展开,教育大家,防止再次发生。如果是系统问题、或系统规范可以解决的,相关人员会组成临时委员会,制定相应的措施,并且以行政手段贯彻执行。也正是本着解决问题为目标,这些病历的当事人是匿名的。

医疗诉讼(Risk Management):减少医疗诉讼也开始采用“预见性模式”。鼓励自报意外的临床事件,口述具体情况,医院律师记录在案,并展开必要的相关人员的调查。这是完全独立于质控的,和质量控制委员会互不通气,以保证隐私。医院律师还会指导你,具体这么对待各种不同的情况,什么情况下,能讨论,那些情况下应避免等。医院律师委员会,会分门别类地将这些病例归档。对符合那些极有可能医疗诉讼,针对性的采取措施,尽一切努力减少诉讼和赔赏。

结束语

从上述情况和措施上可以看到,西北的各级主管部门是竭尽全力为一个目标努力,也就是办院宗旨“病人第一”。“病人第一”意味着病人的安全和满意度第一。无论是造医院,买设备,还是成立专业委员会,和实施临床专项措施,绝对服从办院宗旨。宗旨一定,目标人群随之确定。医院管理层清楚意识到临床工作和劳动报酬之间存在差距。医院管理所需做的工作是,为实现一个共同目标,让大家齐心协力。在多学科临床单位的产房这一问题尤其突出。简单地说,医院管理层是让各个医院临床学科一起努力,目标对准办院宗旨,而钱只是一个媒介,一个折算工具。切勿倒置。

参考资料:

1. Clark (2008), Maternal death in the 21st century, Am J Obstet Gyncol

2.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 (July 2004). Pain relief during labor.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104:213.

3. CDC's National Pregnancy Mortality Surveillance System (1997) Previous Pregnancy-Related Mortality Surveillance Report: 1987-1990 MMWR 1997; 46 (SS-4) :17-36.

4. CDC's National Pregnancy Mortality Surveillance System (2003) Pregnancy-related mortality surveillance-United States, 1991-1999: MMWR 2003; 52 (SS-2) :1-8.

5. Callaghan WM, MacKay AP, Berg CJ. Identification of Severe Maternal Morbidity during Delivery Hospitalizations, United States, 1991-2003. Am J Obstet Gynecol 2008;

6. Mhyre JM, Riesner MN, Polley LS, Naughton NN: A series of anesthesia related maternal deaths in Michigan, 1985-2003. ANESTHESIOLOGY 2007; 106:1096–104

Web Sites:

http://photo.zhulong.com/proj/detail.asp?id=31221

http://www.nmh.org/cs/Satellite?blobcol=urldata&blobheader=application%2Fpdf&blobkey=id&blobtable=MungoBlobs&blobwhere=1251270185155&ssbinary=true

http://www.nmh.org/nm/prentice+womens+hospital

http://www.google.com/images?um=1&hl=en&biw=1680&bih=935&tbs=isch:1&sa=1&q=northwestern+memorial+hospital+women's+hospital&btnG=Search&aq=f&aqi=&aql=&oq=&gs_rfai=

http://blogs.wsj.com/health/2008/04/04/on-top-of-tax-breaks-nonprofit-hospitals-reap-big-profits/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