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协和的每一天》转帖

我在协和读书和行医的近20年里,大家谈虎色变的医患关系没有那么可怕,我感受的是理解-宽容热爱-感恩。我是一位普通的医生,用自己浅薄的学识和技术治病救人的信念已经深深融化在血液,没有人能够阻挡。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病人,我会坚持在大家身边。大家知道,传统的理念‘神经性耳聋不可治’,

正文

我在协和读书和行医的近20年里,大家谈虎色变的医患关系没有那么可怕,我感受的是理解-宽容热爱-感恩。

我是一位普通的医生,用自己浅薄的学识和技术治病救人的信念已经深深融化在血液,没有人能够阻挡。

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病人,我会坚持在大家身边。

大家知道,传统的理念‘神经性耳聋不可治’,我也曾经无奈放弃,是病人的坚持,使我拥有许多患者治愈的经验,使更多的患者受益。

大家知道,对于耳鸣的病人,很多医生不愿意接治,我也曾经试图躲避;是看到儿子为母亲通宵排队,丈夫为妻子无限担忧,那人间的真情打动我;是病人的理解、耐心;是病人的再耐心、再理解,使我树立起大部分耳鸣病情可以良好控制的信念。

大家知道,对于眩晕,以往只是对症治疗,传统的理解‘病人晕、医生也晕’。是患者配合我治疗,信任我、相信我,才使我坚信眩晕可以根治。

医生不是‘神’,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越向前走,越有难以承受的阻力、压力、无奈、困惑和挣扎。我也曾经感到前进的每一步是如此的艰难,是我治好了的病人的一个感恩的微笑,是我没有治好了的病人的一个宽容的微笑,是需要我帮助的患者的渴望的、期待的目光,是每一位我接诊的患者的信任、宽容、理解、尊敬和深深关爱,是协和好的老前辈为榜样,使我把信念坚持下去,并能不断给自己加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感谢你啊,我的患者们!

医生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