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误案启示录

【曹颖甫医案】余尝治一周姓少女,住小南门,年约十八九岁,经事3月未行,面色萎黄,少腹微胀,证似干血痨初起。因嘱其吞服大黄蛰虫丸,每服9g,日3次,尽月可愈。自是之后,遂不复来,意其瘥矣。越三月,忽一中年妇女挟一女子来请医。顾视此女,面颊以下几瘦不成人,背驼腹胀,两手自按,呻吟不绝

正文

【曹颖甫医案】

余尝治一周姓少女,住小南门,年约十八九岁,经事3月未行,面色萎黄,少腹微胀,证似干血痨初起。因嘱其吞服大黄蛰虫丸,每服9g,日3次,尽月可愈。自是之后,遂不复来,意其瘥矣。越三月,忽一中年妇女挟一女子来请医。顾视此女,面颊以下几瘦不成人,背驼腹胀,两手自按,呻吟不绝。余怪而问之,病已至此,何不早治?妇泣而告曰:此吾女也,三月前曾就诊于先生,先生令服丸药,令胀加,四肢日瘦,背骨突出,经仍不行,故再求诊!余闻而骇然,深悔前药之误。然病已奄奄,尤不能不一尽心力,察其情状,皮骨仅存,少腹胀硬,重按痛亦甚。此瘀积内结,不攻其瘀,病焉能除?又虑其元气已伤,恐不任攻,思先补之,然补能恋邪,尤为不可。于是决以抵当汤予之。虻虫3g,水蛭3g,大黄15g,桃仁50粒。次日母女复偕来,知女下黑瘀甚多,胀减痛平,唯脉虚甚,不宜再下,乃以生地、黄芪、当归、潞党参、川芎、白芍、陈皮、茺蔚子,活血行气,导其瘀积。一剂之后,遂不复来,6年后,值于途,已生子,年四五岁矣。

【来源】曹颖甫.经方实验录.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79)

【分析】闭经三月,面色萎黄,少腹微胀,确易被误认为干血痨证。当此之时,必详察其证,并以舌、脉为辨。果属干血痨者,因久病正虚而内有瘀血,瘀血久留体内,即为干血,干血内结,新血不生,则面、目、肌肤等俱不能荣,临床以形体羸瘦,面目黯黑,肌肤甲错,腹满不食,舌淡、有瘀点瘀斑,脉涩为特征。本案叙证过简,且未录舌脉,知其初诊未及详察,以致误治。大黄蛰虫丸“缓中补虚”之剂,长期用之,不利瘀血速去,反令患者血结日重,病势与日俱增,少腹胀硬,皮肉仅存,濒于死亡。幸此时医者能见误补救,镇定用药,予抵当汤破血逐瘀,单刀直入,一剂瘀下胀减痛平,再剂补正化瘀收功。

【启示】临床辨证时务必四诊合参,详察细审,方不致误。

来自:johnney908 > 《伤寒论精品著作》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