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AASLD/ACG/AGA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临床实践指南

AASLD-美国肝病研究学会ACG-美国胃肠病学院AGA-美国胃肠病协会1、临床上评估疑似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患者时,正在饮酒或最近饮酒的男性平均每周> 21杯,女性> 14杯界定为显著饮酒较合理。(Strength 2,Quality C)2、出现肝脏疾

正文

AASLD-美国肝病研究学会

ACG-美国胃肠病学院

AGA-美国胃肠病协会

1、临床上评估疑似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患者时,正在饮酒或最近饮酒的男性平均每周> 21杯,女性> 14杯界定为显著饮酒较合理。(Strength 2,Quality C)

2、出现肝脏疾病症状或体征或肝脏生化指标异常,且影像学疑似脂肪肝的患者,应进行评估,尽管已疑似NAFLD并进行相应治疗。(Strength 1,Evidence A)

3、对没有任何肝脏相关症状或体征,且肝生化指标正常的但影像学疑似肝脂肪肝的患者进行代谢危险因素(如肥胖,糖耐量,血脂异常)评估并改变饮酒或服用有关药物等脂肪肝危险因素,较为合理。(Strength 1,Evidence A)

4、对无症状和肝生化指标正常的影像学疑似脂肪肝患者,不建议进行肝活检。(Strength 1,Evidence B)

5、在初级保健诊所治疗的成人患者或在糖尿病或肥胖门诊治疗的高危人群,由于诊断检测和治疗方案尚未明朗,加上缺乏筛查的长期疗效及成本效益相关知识,因此不建议进行NAFLD筛查。(Strength 1,Evidence B)

6、目前不建议对家庭成员进行NAFLD系统筛查。(Strength 1,Evidence B)

7、当评估一个NAFLD疑似患者时,必须排除类似的脂肪变性病因以及合作,共存常见的慢性肝病。(Strength 1,Evidence A)

8、持续血清铁蛋白升高以及铁饱和度增加,尤其是在纯合子或杂合子的情况下,C282YHFE基因突变时应进行肝活检。(Strength 1,Evidence B)

9、与自身免疫性肝病其他功能相关的血清抗体滴度升高(转氨酶非常高,球蛋白高)应及时进行自身免疫性肝病治疗。(Strength 1,Evidence B)

10、由于代谢综合征可预测NAFLD患者出现脂肪肝,因此活检后可用来确定患者。(Strength 1,Evidence B)

11、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纤维化评分是临床上用来确定NAFLD患者具有较高的桥接纤维化和/或肝硬化的可能性的一种有效工具。(Strength 1,Evidence B)

12、虽然血清/血浆CK18是一个有价值的识别脂肪肝的生物标志物,但在日常临床实践中还尚未成熟。(Strength 1,Evidence B)

13、脂肪性肝炎和晚期肝纤维化风险升高的NAFLD患者应考虑肝活检。(Strength 1,Evidence B)

14、出现代谢综合征和脂肪肝纤维化评分可用于确定脂肪性肝炎和晚期肝纤维化风险患者。(Strength 1,Evidence B)

15、存在竞争性脂肪肝病因的NAFLD疑似患者应考虑肝活检,同时患有慢性肝病患者不经活检不能排除。(Strength 1,Evidence B)

16、减肥一般可降低脂肪肝率,可经由低热量饮食或增加体力活动结合来实现。(Strength 1,Evidence A)

17、体重下降至少3-5%可改善脂肪肝,但改善坏死性炎症可能需要体重下降更多(10%以上)。(Strength 1,Evidence B)

18、NAFLD成年患者仅锻炼即减少脂肪肝率,但其改善肝脏组织学等方面的能力仍是未知。(Strength 1,Evidence B)

19、二甲双胍对肝组织学无显著作用,因而不作为NASH.成人患者肝病的特异性治疗。(Strength 1,Evidence A)

20、吡格列酮可用于治疗活检确诊为NASH患者的脂肪性肝炎的治疗。但是,应当指出的是,参加吡格列酮临床试验的大部分患者是非糖尿病患者,吡格列酮对NASH患者的长期安全性和疗效尚未确定。(Strength 1,Evidence B)

21、维生素E(α-生育酚),800 IU/天可改善活检确诊NASH的非糖尿病成年患者的肝脏组织学,因此该药应考虑作为此类患者人群的一线药物。(1B)

22、在进一步的数据支持其有效性之前,维生素E,不建议用于糖尿病患者以及未经肝活检的NAFLD,NASH肝硬化,或隐源性肝硬化的NASH治疗。(1C)

23、UDCA不建议用来治疗NAFLD或NASH。(Strength 1,Quality B)

24、ω-3脂肪酸用于NAFLD或NASH的特异性治疗时机尚未成熟,但可将其作为NAFLD患者高甘油三酯血症第一线药物治疗。(Strength 1,Quality B)

25、前肠减肥手术对其他方面符合条件的NAFLD或NASH肥胖者(但无肝硬化)不是禁忌。(Strength 1,Quality A)

26、由于NAFLD已确诊为脂肪肝的肥胖患者的前肠减肥手术的类型,安全性和疗效尚未建立。(Strength 1,Quality B)

27、考虑前肠减肥手术作为特异性治疗NASH选择时机尚未成熟。(1B)

28、NAFLD患者不宜大量饮酒。(Strength 1,Quality B)

29、关于NAFLD患者非大量饮酒尚无建议。(Strength 1,Quality B)

30、由于缺乏他汀类药物可导致NAFLD和NASH患者严重药物肝损伤的风险升高的证据,他汀类药物仍可用于治疗NAFLD和NASH患者的血脂异常。(Strength 1,Quality B)

31、在具有病理性终点指标的随机对照试验证明其疗效之前,他汀类药物不应用来专门治疗NASH。(Strength 1,Quality B)

32、当其他类型的慢性肝病患者的脂肪肝和脂肪性肝炎较为明显时,评估代谢风险因素和脂肪肝的病因尤为重要。(Strength 1,Quality B)

33、尚无数据支持维生素E或吡格列酮可改善同时患有NAFLD和NASH的其他类型的慢性肝病患者的肝脏疾病。(Strength 1,Quality B)

34、根据AASLD/ACG实践指南,NASH肝硬化患者应进行食管静脉曲张筛查。(Strength 1,Quality B)

35、根据AASLD/ACG实践指南,NASH肝硬化患者应考虑进行肝癌筛查。(Strength 1,Quality B)

36、目前的证据并不支持NAFLD或NASH患者定期重复肝活检。(Strength 2,Quality C)

37、年龄非常小或不肥胖的脂肪肝患儿除了成人患者的那些病因外还应进行慢性肝病的单基因病因,如脂肪酸氧化缺陷,溶酶体贮积病和过氧化物酶紊乱的检测。(Strength 2,Quality C)

38、NAFLD患儿往往表现为血清抗体滴度低,但滴度较高,特别是与较高的血清转氨酶和高球蛋白有关的高滴度应及时肝活检,以评估可能的自身免疫性肝炎。(Strength 2,Quality B)

39、由于缺乏证据,不能建议超重和肥胖儿童进行NAFLD筛查,尽管最近的专家委员会推荐该人群进行一年两次的肝脏疾病与肝酶的筛查。(Strength 1,Quality B)。

40、疑似NAFLD的儿童在诊断不清,多种诊断可能或之前开始肝毒性药物治疗时应进行肝活检。(Strength 1,Quality B)

41、在儿童开始NASH药物治疗前,应进行肝活检NASH确诊。(Strength 2,Quality C)

42、解释小儿脂肪肝活检的病理学家,应认识到没有误诊为NAFLD的患儿中经常发现NAFLD独特型。(Strength 1,Quality B)

43、生活方式的改变可改善NAFLD患儿的转氨酶和肝组织学,因此应作为一线治疗。(Strength 2,Quality B)

44、二甲双胍,500mg,2/日,对NAFLD患儿毫无益处,因此不应再开具此药。高剂量二甲双胍的作用尚不清楚。(Strength 1,Quality B)

45、维生素E 800 IU /天(RRR-α-生育酚)可为活检确诊为NASH或临界性NASH患儿带来组织学改善,但在临床实践推荐应用之前还需进一步验证。(Strength 1)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