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硬化代偿期(郭喜军主诊)

李某,男,37岁,工人,石家庄市人。患者两胁胀满,口干口苦2个月。舌红、苔黄腻,脉弦细数。生化检查:ALT:204.30U/L(0-40);AST:428.70U/L (0-40);GGT:76U/L (11~ 55);A/G:1.1(1.5~2.5)。彩超示:肝硬化、脾大、胆囊

正文

李某,男,37岁,工人,石家庄市人。患者两胁胀满,口干口苦2个月。舌红、苔黄腻,脉弦细数。生化检查:ALT:204.30U/L(0-40);AST:428.70U/L (0-40);GGT:76U/L (11~ 55);A/G:1.1(1.5~2.5)。彩超示:肝硬化、脾大、胆囊继发改变。西医诊断为肝硬化代偿期 。此乃浊毒内壅、肝脾血瘀之臌胀。治当解毒化浊,行气化瘀。本案调理肝脾同时,注重解毒化浊,方中大量使用清热解毒化浊之品,实乃标本同治,疗效显著。

患者10年前体检发现乙型肝炎,平素无明显不适,未予治疗。近2个月出现饭后两胁胀满,口干口苦,咽部堵闷,食后胃脘不适,大便稀溏。自以为消化不良,服用健胃消食类药物,症状无明显改善,遂来诊。

初诊(2009年7月3日):证见两胁胀满、饭后尤甚,口干口苦,咽部堵闷,食后胃脘不适,大便稀、日行3~5次,小便黄赤。察其肝病面容,肝掌,可触及肝脾肿大。诊其舌红、苔黄腻,脉弦细数。检阅实验室报告:生化检查:AI T:204.30U/L(0-40);AST:428.70U/L (0-40);GGT:76U/L (11~ 55);A/G:1.1(1.5~2.5)。彩超示:肝硬化、脾大、胆囊继发改变。此乃浊毒内壅、肝脾血瘀之臌胀。治当解毒化浊,行气化瘀。

处方:

藿香12g、佩兰12g、大腹皮15g、垂盆草15g、砂仁12g(打碎,后下)、草豆蔻12g(打碎,后下)、茯苓15g、鳖甲12g(先煎)、山甲珠12g(先煎)、枳实15g、川朴15g、虎杖15g、地耳草15g、冬葵子15g、半枝莲15g、白花蛇舌草15g、鸡内金15g、三棱12g、当归12g、川芎12g、黄连12g、黄芩12g、丹参20g,茵陈30、白芍30g、白术9g、生大黄5g、三七粉3g(冲服)。15剂,日1剂,水煎服。

二诊(7月18日):服上药后,患者两胁胀满明显减轻,偶有口干口苦、咽部堵闷。大便偏稀、日行2~3次,小便清。诊其舌红、苔薄黄腻,脉弦细。此浊毒瘀血减轻,故当治如前法。15剂,日1剂,水煎服。

三诊(8月4日):服上药后,诸症明显好转,偶有两胁胀满,大便1日1行,小便色清。诊其舌偏红、苔薄黄,脉弦细。此浊毒瘀血进一步减轻,治如前法。因三棱力峻,不可久用,故上方减三棱,加赤芍15g,改丹参15g。

处方:

藿香12g、佩兰12g、大腹皮15g、垂盆草15g、砂仁12g(打碎,后下)、草豆蔻12g(打碎,后下)、茯苓15g、鳖甲12g(先煎)、山甲珠12g(先煎)、枳实15g、川朴15g、虎杖15g、地耳草15g、冬葵子15g、半枝莲15g、白花蛇舌草15g、鸡内金15g、当归12g、川芎12g、黄连12g、黄芩12g、丹参15g、赤芍15g、茵陈30、白芍30g、白术9g、生大黄5g、三七粉3g(冲服)。30剂,日1剂,水煎服。

四诊(9月6日):患者无明显不适。诊其舌淡红、苔薄白,脉弦缓。复查肝功能:ALT34.6OU/L(0~4O);AST:35U/L(O~40);GGT:43U/L(11~ 55);A/G:1.58(1.5~2.5)。此乃浊毒瘀血大减,病情得以控制。

嘱其继续坚持服药治疗,同时注意饮食起居,随访至今病情稳定。

按:本案为肝硬化代偿期,患者临床多表现为乏力,食欲减退,腹胀,腹泻,恶心,上腹隐痛等肝胃同病之症候,属中医学“胁痛”、“臌胀”范畴。中医学认为,肝炎肝硬化患者多为感受疫毒之邪,侵及于肝,致肝疏泄失常,久致肝肾阴虚。肝木乘于脾土,导致脾虚,脾失健运,化生水湿,水湿久蕴,化生浊毒,浊毒内扰,故口干口苦,舌红、苔黄腻,脉弦细数。病久入络,肝络瘀阻而可出现两胁胀满。《格至余论·臌脏论》曰:“此症之起,或三五年,或十余年,根深矣。势笃矣,欲求速效,自求祸耳”。故治疗不可急于求成,当缓缓图之。方用黄连、黄芩、虎杖、半枝莲、白花蛇舌草、垂盆草、地耳草、冬葵子清热解毒;藿香、佩兰、砂仁、草豆蔻、茯苓、茵陈、等化浊和胃;鳖甲、山甲珠、三棱破血、消积、止痛;枳实、厚朴、枳实、大腹皮行气消胀;三七粉、大黄、当归、丹参、川芎活血化瘀;白芍柔肝止痛;白术、鸡内金健脾消食。诸药共奏解毒化浊,行气化瘀之功。本案调理肝脾同时,注重解毒化浊,方中大量使用清热解毒化浊之品,实乃标本同治,疗效显著。

医生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