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伤病人的身心美容师-专访博士生导师崔正军教授       

崔正军:“当不当‘名医’不重要,在患者心中有医名才是我最大的追求。”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40余篇,专著两部,国家专利两项,科技成果奖两项,在研科研项目四项。省内唯一的烧伤专业博士生导师崔正军教授接收本报记者专访       烧伤病人的身心美容师说到烧伤,在河南首先要提到的就是郑州大

正文

崔正军:“当不当‘名医’不重要,在患者心中有医名才是我最大的追求。”

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40余篇,专著两部,国家专利两项,科技成果奖两项,在研科研项目四项。

省内唯一的烧伤专业博士生导师崔正军教授接收本报记者专访       烧伤病人的身心美容师

说到烧伤,在河南首先要提到的就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了。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其前身河南医学院一附院烧伤科就为河南的烧伤救助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烧伤科是一个有着辉煌历史的科室,这里有着一支技术、思想都非常过硬的专家队伍。“哪里有烧伤病人,哪里就有郑大一附院的烧伤科专家。”崔正军教授就是省内唯一的烧伤专业博士生导师。9月25日,《生命时报》记者走进郑大一附院,采访了崔正军教授。

医术的精湛来自不停止的学习

1988年,崔正军从第一军医大学军医系毕业后被分配至济南军区总医院烧伤整形科工作。工作之余,崔正军读研的决心一直没有改变。1994年,他如愿地考上了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硕士毕业后,崔正军被分配到解放军第153中心医院烧伤整形科工作。2004年,在读博士期间,他又以优秀的成绩提前一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2007年,崔正军作为高级访问学者到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整形外科医院研修整形、美容外科半年,师从全国著名的整形美容专家王佳琦教授。

2008年,受河南省卫生厅医学重点学科、临床特色专科学术带头人培养计划项目的资助,崔正军作为访问教授,到韩国著名的高丽大学Guro医院整形美容科研修整形、美容外科半年,并与该科建立了密切的学术交流关系,定期选派研究生到该院进行临床和基础项目的合作研究。

目前,中国整形界讲究医学化的严谨手术,在某些高难度手术方面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这些领先手术往往体现在手术难度上,在审美设计方面则较为欠缺。而韩国整形界更注重审美,整形医生观念比较时尚,手术以精细、微创、追求个性化为主要特点,注重细节和对自然形态的雕琢,在改脸形、隆鼻、重睑手术等方面经验丰富,技术也很具特色。崔正军在韩国留学期间,将韩国的理念和技术与自己积累下来的知识融会贯通,不断充盈自己专业知识的储备。

2008年底,崔正军教授从韩国高丽大学Guro医院整形美容科研修回国,当时许多民营美容医院诚邀崔正军教授去当院长、高管,年薪超百万。面对这些充满诱惑的机遇,崔正军婉言谢绝了。他来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创办了现在的烧伤科。医生的职责和学术发展对崔正军来说,是需要时刻挂在心上的,无论诱惑再多,崔正军始终坚持一个信念----用自己的精湛医术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和挽救生命。

患者的满意成为他不竭的动力

众所周知,烧伤病人的治疗费用非常大。国内外烧伤治疗新技术的引进,不但提高了烧伤救治的成功率,而且大幅度地降低了以往高额的烧伤救治费。2011年,烧伤科共收治烧伤病人1800余名,绝大部分痊愈出院,其中成批的大面积烧伤病人救治成功率更是高达98%以上。

崔正军说,“能为那些遭受不幸的烧伤患者带去生活希望,重新点燃他们生命的火焰,这是一个医生最大的欣慰。”
2011年10月,洛阳市王某,唐某,徐某,在花炮厂打工时被烧伤,烧伤面积分别达到95%、85%、82%。急于求医的他们辗转于多家医院治疗,花去巨额费用,均未见好转。家属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三位病人转院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治疗。崔正军对此十分重视,当即带领烧伤科医护人员进行手术。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患者的积极配合下,三位病人一个月后全部痊愈出院,恢复如初,家属特意送来了锦旗、花篮和慰问信。

“烧伤病人并不是救活就可以了,治疗后给他们留下的伤疤对他们心灵的伤害一点都不比身体上的少。”崔正军说道,“用整形的理念来治疗烧伤,能在最大的程度上减少对他们的伤害。”

巩义市王某烧伤95%(深Ⅲ度50,Ⅱ度45),且伴有多种并发症,家属已经为其准备了后事。在该院治疗后,不仅起死回生,而且面部皮肤光滑,无斑痕,四肢活动均得到恢复。

28岁的小王,酒后斗殴中被人咬掉了左侧鼻子。崔正军教授用同侧的含滑车上动脉的额部皮瓣转移修复,用包皮作皮瓣衬里,重建鼻粘膜,进行鼻部分再造,术后再造效果非常好。用包皮再造鼻粘膜,属世界首例。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从医期间,崔正军始终要求自己谨遵“崇德、求精、济世、鼎新”的院训,根据实际情况尽量减免病人的住院费用,甚至捐款赠药,全心全意把为病人服务的理念落到实处。开封尉氏县大面积烧伤患者罗某,家中一贫如洗,妻子又刚刚怀孕3个月,罗某多次想跳楼自杀。崔正军不仅为其免去住院的所有费用,还经常给罗某做心理疏导。在崔正军教授和护理人员细致的劝说和无微不至的关怀下,罗某又重新燃起对生活的信心和希望。

带领烧伤科不断创新与跨越

烧伤是一门多学科知识相互交叉、渗透,富有创新性的医学学科。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在崔正军的带领下始终坚持紧跟世界烧伤学科前沿,不断创新、不断跨越。如今,他们一系列的研究成果已先后应用到临床,并且在国内许多医院的烧伤科普及运用,特别是在大面积深度烧伤的治疗方面,更是走在国内、国际技术的前沿。

2011年,他们在对烧伤科收治的特重烧伤病人临床资料进行调查、总结时发现,一例严重烧伤病人早期在无明显外源性感染的情况下即死于败血症,而且致病菌可能主要来源于肠道。针对这种情况,烧伤科大胆提出“严重烧伤早期,在抗休克的同时即给予针对肠道菌群广谱抗生素治疗和保护内脏功能措施”的观点。在当时,国内外是不主张对肠道菌群进行广谱抗生素治疗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打破了这个规则。这一发现,在烧伤治疗方面意义重大,大大提高了严重烧伤患者的治愈率。之后,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将烧伤后肠源性感染作为研究方向之一,提出了“严重烧伤早期生长激素疗法”,大大降低了并发症发生率、提高了生存率、促进了创面愈合、缩短了住院时间。相关论文《严重烧伤早期败血症》等分别在国家级专业杂志、学术会议和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表或交流。
 以往的烧伤治疗以创面愈合和保全生命为目标,任由瘢痕增生,挛缩畸形,既影响功能又影响外观,更给病人心理上造成极大创伤。为了使大面积烧伤病人不仅能生活自理,更能自信地走向社会,崔主任带领烧伤科的同事对伤及皮肤全层乃至部分皮下组织(浅筋膜)的Ⅲ度烧伤,进行了大量研究,先后开展了全层皮肤烧伤后断层浅筋膜创面皮肤移植术及其修复创面机理的研究和Ⅲ度烧伤后肉芽组织形成与去除植皮修复的研究,建立了理论与技术成熟、切实可行的“Ⅲ度烧伤后削痂断层浅筋膜创面皮肤移植术”。该手术是传统的切痂、剥痂和肉芽创面植皮术的改良替代疗法,不但保留了有生机的皮下组织,而且其近、远期效果均明显优于传统手术,明显改善了病人创面愈合质量。目前,该技术已在国内多家医院推广应用,使得这些过去完全无望的重烧伤患者重新提高了生活质量。
  除此之外,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在皮瓣移植修复重建体表软组织或器官缺损方面,难愈性皮肤慢性损伤(溃疡)治疗和瘢痕防治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是一个走在国内、国际前沿的专业队伍。他们的治愈率、烧伤总面积和Ⅲ度面积的LA50的比例数,资料对比与国内、国际大的烧伤中心持平。同时,近五年无医疗差错,无医疗纠纷,患者满意度大于98%,真正为众多烧伤病人撑起了一片蓝天。

精湛的医术、丰富的同情心和高度的责任心,让崔正军教授和他带领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团队,在烧伤领域实现了不断的跨越。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