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南方日报2011年7月27日关于王胜鉴医疗团队的报道

王胜鉴:最艰苦医疗团队的经理内容摘要: 一个30公斤重的背包、一个冰袋、一个急救箱、两副担架,4名医生凌晨4点到位,6点背着医疗所需物品翻山越岭,步行3公里,在清晨7点前到达医疗点扎营。这或许是大运会上最苦最累的一个医疗队,但也是承担受伤高风险的一个医疗队――― 山地越野自行车场

正文

王胜鉴:最艰苦医疗团队的经理

内容摘要: 一个30公斤重的背包、一个冰袋、一个急救箱、两副担架,4名医生凌晨4点到位,6点背着医疗所需物品翻山越岭,步行3公里,在清晨7点前到达医疗点扎营。这或许是大运会上最苦最累的一个医疗队,但也是承担受伤高风险的一个医疗队――― 山地越野自行车场馆医疗队(如下图)。

■大运卫生运营团队

一个30公斤重的背包、一个冰袋、一个急救箱、两副担架,4名医生凌晨4点到位,6点背着医疗所需物品翻山越岭,步行3公里,在清晨7点前到达医疗点扎营。

这或许是大运会上最苦最累的一个医疗队,但也是承担受伤高风险的一个医疗队――― 山地越野自行车场馆医疗队。

这个医疗队的队长叫做王胜鉴,是中心医院肛肠外科的学科带头人。从4月末进驻场馆至今,这个团队克服了人员和场地的困难,为大运作准备。

背几十公斤医疗器械翻山越岭

下雨天怕路滑,大热天怕中暑。

这是山地越野自行车医疗队的王胜鉴,目前最大的担忧。

山地越野车赛道全长6公里,其中5.3公里为山道,赛道在两座小山上蜿蜒。6月10日,自行车赛馆举行测试赛,成为龙岗最早举行测试赛的场馆之一。

“因为是山地越野赛事,赛道在原始的荒山上开辟,里面布满乱石和泥坑,没有办法抄近路,医疗队员只能背着行囊上山,最大坡度60度,山高200米。”王胜鉴回忆。

救护难、风险大、相互支援难是山地越野医疗队面临的实际情况。

“路走起来都很容易打滑,我们沿着现场沿着山路走了一圈,发现要3小时,路上需要相互拉着才能上下坡,有一个队员还中暑了。但是真正到了比赛的时候,我们还要扛着帐篷、脊柱板担架、急救箱、保温冰桶、医药必需品等,我们每组医疗队都负责3―4个坡度比较大的赛道。”王胜鉴说。

目前,山地越野赛医疗队共有6个医疗点,其中4个分布在山上赛道,最远的医疗点距离出发点有3公里。一个30公斤重的背包、一个冰袋、一个急救箱、两副脊柱板担架,这是医疗队的配备,而这些医疗器械需要在比赛当天,医护人员提前背上山,在山上“安营扎寨”搭建帐篷作为临时医疗点。

“我算了一下,当天比赛是7点多开始,医护人员提前3小时到位,也就是凌晨4点我们要到场馆,比赛前一小时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也就是6点多我们必须上山安置好医疗点。”王胜鉴说。

大运给了我不同的体验

备战大运期间,王胜鉴和同事们会在早上9点准时到达场馆。

晨会、急救演练、英文朗读,这是他们每天都进行的功课。他们自己为此还设定了一套训练方法,制定了考核制度。

“急救演练包括心肺复苏、伤员担架固定搬运、呼吸机使用、救护车设备运用等等,还会有英语培训。”王胜鉴说。

除了担当山地越野自行车医疗经理,王胜鉴更是中心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1994年,刚参加工作两年的王胜鉴,从家乡的医院跳槽来到龙岗中心医院,并在1995年成为普外科医生在中心医院工作至今。

2007年,因为普外科的发展,王胜鉴到省人民医院和天津市人民医院进修学习肛肠外科,学成后,王胜鉴填补了中心医院肛肠科手术的空白,成为中心医院肛肠科的学科带头人。

这次的大运会,给了王胜鉴当医生之外的另一个体验。

“困难是需要自己去克服的。”王胜鉴说。目前,大运会医疗队每队只有11人的配置,按照山地越野自行车6个医疗点的特殊设置,没办法配备足够的人员。

“后来我们通过组合队伍的方式解决了问题。”王胜鉴说,“山地越野自行车、小轮车等4个项目是合在一起共用一个办公点的,因为比赛的时间岔开,我们经过协调,就把其他的医疗队员组合起来,组成22人的医疗队,满足了山地越野的医疗需求。”

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刘婷婷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