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培丰主任医师治疗晚期肿瘤验案8

——肠癌肝转移中医药治疗获较高的生活质量和较长的生存期患者,葛某,女, 65岁。病案号:4199100。2009年3月体检发现肝占位。浙医一院腹部CT示:小肠壁增厚,考虑小肠来源恶性肿瘤。肝穿刺病理提示:肝转移性腺癌,考虑肠来源。肿瘤标志: AFP14.56ng/mL。诊断明确后

正文

——肠癌肝转移中医药治疗获较高的生活质量和较长的生存期

患者,葛某,女, 65岁。病案号:4199100。2009年3月体检发现肝占位。浙医一院腹部CT示:小肠壁增厚,考虑小肠来源恶性肿瘤。肝穿刺病理提示:肝转移性腺癌,考虑肠来源。肿瘤标志: AFP14.56ng/mL。诊断明确后患者行FOLFOX6方案化疗10次,肝脏病灶有缩小,疗效评价为SD。由于患者不能耐受化疗副反应,故停止化疗,寻求单纯中医药治疗。2011年3月9日患者至陈培丰主任初诊,患者神疲乏力,消瘦,纳呆,大便尚正常,无黑便,舌红苔少,脉细,陈主任以健脾益气养阴,理气化痰,扶正祛邪为法,处方:太子参15g,猪苓15g,山药30g,白芍15g,麦冬15g,枸杞子15g,八月札15g,绿梅花12g,龙葵15g,藤梨根30g,石见穿30g,红枣15g,山楂炭15g,麦芽15g,鸡内金12g,炙甘草6g。14贴,每日一剂,水煎内服。中成药予复方斑蝥胶囊分服。并嘱服药期间保持性情愉快,饮食避免生冷瓜果、辛辣刺激等物。2周后复诊时,患者乏力、纳呆等症状明显好转,再予前方巩固疗效。此后患者约21日就诊一次,每次均以原方为主体,根据患者症状及实验室检查结果,对原方进行适当调整,如患者实验室检查提示肿瘤指标升高时,加用抗癌祛邪药;如粒细胞减低,患者乏力明显时,酌加益气养阴之品,如黄芪、女贞子等。患者于2011年9月28日我院门诊,无明显不适主诉,复查血常规:WBC 5.3*109 N47.0%,PLT97*109,AFP14.56ng/mL,生化类无异常。陈主任继以健脾益气养阴,扶正祛邪为主。处方:太子参30g,猪苓30g,山药30g,米仁15g,葛根15g,枸杞子30g,八月札15g,龙葵15g,藤梨根30g,石见穿30g,羊乳参30g,蛇六谷30g,蛇莓 15g,山楂炭15g,麦芽15g,炙甘草6g。21贴。此后患者继续服用中药至今(2012年11月27日)。现患者无明显不适,纳寐二便均正常如常人,并一直维持较好的生活质量。复查血常规、肝肾功能、肿瘤指标基本正常。2012年11月浙江省中医院复查腹部CT示:肝脏病灶稳定。

点评:患者肠癌肝转移病属晚期,化疗虽取得一定疗效,但化疗的毒副作用使患者不能耐受并产生畏惧心理。中医药治疗主要实现改善肿瘤晚期患者生活治疗,延长生存期,实现带瘤生存。肠癌患者,多因嗜食膏粱厚味,致使脾胃损伤则水谷精微不运,聚而生痰,痰阻气机,日久则成积聚。正气虚弱、脾气虚弱,痰湿内阻是本病的主要病机。本例患者病属晚期,正气消残,邪气侵凌。此时邪实与正虚并存,且贯穿疾病始终。中医治疗则主要以健脾益气养阴,理气化痰抗癌,扶正祛邪,并时时兼顾护胃气为法。故选用太子参、茯苓、山药、薏苡仁等健脾益气、化湿和胃之品,使脾胃气机升降得调,则清气得生,浊气自降;枸杞子,白芍,麦冬养阴柔肝;我师认为“肿瘤乃有积之物,非攻难消”,故在扶正为基础,灵活运用化瘀、化积之品,以化痰散结抗癌,常选用石见穿,龙葵,藤梨根,羊乳参,蛇六谷,蛇莓,莪术等;有形之邪阻滞气机,常致肝胆郁滞、肝脾失调之象,故常加用八月札、绿梅花、郁金、佛手片、玫瑰花等舒肝理气和中之品。肿瘤进展到晚期,机体精血耗损,终致肝不藏血,需养肝以益阴、柔肝以缓急为要,常用白芍、制首乌、枸杞子等。并选用红枣,山楂炭,麦芽,鸡内金,炙甘草,甘草等以和胃助运以固护患者的胃气。诸药合用扶正祛邪,故取得较好的疗效。

结语:肠癌肝转移病属晚期癌证,具有进展快、死亡率高等特点,并易出现肠梗阻、消化道出血等并发证,平均生存期3个月左右。本患者虽失去手术机会,在化疗后长期中医药辨证施治,肝转移灶稳定,疗效评价达SD。单纯用中医药治疗带瘤生存已近2年,且生活质量较好,体现中西医结合个体化治疗的优势及我师高超的医术。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