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唯药械论

阎怀林 药械以愈疾,古今中外皆然,然重药械可,唯药械则不可。睹医界之事,实可深思,有至病死不明其病、其因者,有知其病、明其因而束手无策者,然亦有医认为不治之症而自愈者。盖知药械而不知人之故也。大凡生物皆具有保护自己之本能,况人乎!动植物之中人工精心栽培饲养者,皆较之野生者娇弱,娇

正文

阎怀林

药械以愈疾,古今中外皆然,然重药械可,唯药械则不可。睹医界之事,实可深思,有至病死不明其病、其因者,有知其病、明其因而束手无策者,然亦有医认为不治之症而自愈者。盖知药械而不知人之故也。大凡生物皆具有保护自己之本能,况人乎!动植物之中人工精心栽培饲养者,皆较之野生者娇弱,娇养之幼童不及一般幼童健壮,余见闻多矣。曾遇石姓男子,年近四旬,患结核性腹膜炎三年之久,广用中西药治疗,腹水随抽随长,终无消时,痛苦难忍,对治疗失去信心,索性中断治疗。后忍痛操练拳术,量力而行,循序渐进,腹水渐消,食欲渐佳,体力渐增,两年后竟康复。1974年冬,余出差偶遇此人,见其身健如常人。余亦有亲身体验,简录于下,或可对读者有所补益。

余幼年体弱,患风湿久治不愈。自习中医后,即依其理论为指导与疾病抗争,风湿自愈,身体健壮,精力充沛。1979年孟夏,余下肢有外伤,红肿热痛,体温常在38度左右,因过于自信,未休息,亦未治疗,坚持正常教学近两月,继患类风湿病。自患该病,体会颇深,疼痛自不待言,至其关节僵硬变形,功能障碍,乃因其疼痛,屈伸不得,即使忍痛而为,亦不由己。欲屈伸而不能,如此之久,岂有不费之理。余悟此理则常忍痛做被动运动,至症状少有缓解时,则酌情加大活动量,由慢走至快走、至慢跑,又配合以自身按摩、练气功、健身球、冷水浴等法,其效卓著。至1981年夏复发间隔益长,症状益轻,从1982年至今安然无恙。关节无变形,功能无障碍,其耐寒热之力亦高于常人。1982年冬季检查身体,虽发现左束支传导阻滞,未经任何治疗,亦安然无恙。斯后多有代亲友索问余愈此疾之法者,余一向直言相告,皆当前常用之治法也,唯正确对待,坚定必胜信念,重药械不唯药械,配合以适当的体育疗法,调动机体自身之能动作用,以顽强的毅力,持之以恒,与之搏斗而已。

―――摘自《北方医话》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