胁痛

经曰。左右者阴阳之道路。盖左属阴而右属阳也。阴为血而阳为气也。左者肝也。肝藏血。 性浮。喜条达而上升。有以抑之。则不特木郁而火亦郁。故为痛。治之宜疏肝清火理血。左金兼桃仁、红花、钩藤、青皮之属。虚人及季胁下疼者。六味汤滋其水以润之。乙癸同源之意。亦由房劳所致也。右者肺也。肺主气。

正文

经曰。左右者阴阳之道路。盖左属阴而右属阳也。阴为血而阳为气也。左者肝也。肝藏血。
性浮。喜条达而上升。有以抑之。则不特木郁而火亦郁。故为痛。治之宜疏肝清火理血。左金兼桃仁、红花、钩藤、青皮之属。虚人及季胁下疼者。六味汤滋其水以润之。乙癸同源之意。亦由房劳所致也。右者肺也。肺主气。性沉。喜清肃而下降。有以逆之。则肺苦气上逆而为痛。治之宜降气消痰。前、桔、枳壳、陈皮之属。虚人归脾汤去、术加延胡主之。以补其母。若香燥破血之药。非其治也。
且于中州无碍。不可克代。与外感无涉。不可发散。犯之则汗出发喘。促其毙矣。余每怪时流。
一遇胁痛。不分左右阴阳。不别气血痰火虚实闪挫之因。动称肝经受病。及用药。又以外感法治之。致死不悟。深可悲悯。殊不知胁痛之候。治之一逆。贻祸甚速。即有知者。亦守痛无补法。
害亦相等。幸临症者慎焉。
王宇泰先生治一人。患左胁痛。外发红丹数十颗。有投以龙胆泻肝等汤。竟不效。先生曰。
肝性燥苦急。宜甘以缓之。用单味栝蒌二两。研霜煎饮。取其甘缓润下。红丹可一洗而愈也。果如先生言。余凡遇左胁疼。烦躁面赤。脉数痰色绿者。每加之辄验。若无痰而阴亏脉虚数。汗出无气以动。六味汤加钩藤。屡获奇效。若血凝气滞。以桃仁、红花、枳壳、醋制青皮、香附、延胡等。或加生地、芍药、钩藤佐之。实火。左金丸亦可选用。
一友右胁痛。以自知医。用发散药。痛愈甚。气息难布。余诊其脉则微弱。特虑其不受补。
以单味贝母一两。
研细煎汤饮之。保其肺气。使清肃下行。痛即如失。盖栝蒌色绿入肝。有解毒之功。贝母色白入肺。有保残之力。故治各不同也。夫贝母亦能解毒。用之以平肝则无济。栝蒌亦能润肺。用之于误汗则太寒。学人不可不知。
一人患右胁痛。凡旬日。医者误用香燥。致不得坐卧。又延一友。不能治。反曰胸中有滞。
止宜消导。若痛止。必不可救。及服其药。果愈甚。病者求死。比余适止。见其苦。慰之曰。不难疗。可一剂而愈。病者喜。伊芳兄云。痛未可止。余怪问其故。则曰。顷医者有是言。故云。余笑曰。令弟苦痛不止欲死。医者又苦痛止不治。何大相背也。检其药。仍用消导加半夏等燥剂。
余即取素所历效自制推气散。加延胡索。命煎饮之。又适友人杨子武修至。余告其故。欣然同意。
少顷。病者数日不解带。不转动。忽下榻曰。痛愈大半。欲解衣而睡矣。当晚遂安卧。越三日。
痛虽愈。但因前久坐。气不归原。不能安枕。余以六味汤加杜仲引气下行。二剂知。四剂已。继六味丸调理而康。盖右胁痛者。肺气之逆也。以其真阴亏损。肺不能归藏于肾水之中。故理肺之后。继以滋阴。亦一法耳。
一人患右胁前岐骨下软肉处痛。医者用破气血药加酒煎。投三四剂。遂叫号不绝。余亦以推气散加延胡饮之。瘥缓。但面赤脉数口干。加入生地、茯苓。去前、桔。痛稍止。又因劳心。后加远志、当归、钩藤、杜仲。去枳壳。乃愈。或问之曰。病名为何。余曰。此名闪肭痛。肭在脐之旁。季胁之前。曰何以知之。曰:腽肭脐乃海狗肾之别称。则肭之命名。当在脐与肾之间也。若劳倦不节。色欲不谨。气血有阻。则软胁前痛。宜补而调之。勿投燥剂可也。

疏肝饮
治左胁痛。
柴胡当归黄连(各七分茱制)青皮(醋炒)枳壳(麸炒)白芍(各一钱酒炒)川芎红花(各五分)桃仁(九粒研如泥)姜一片。水煎。如兼痰喘者。不用此药。

推气散
治右胁痛。神应胜原方。
枳壳(麸炒)前胡山楂(各钱半)钩藤(二钱)甘草(三分)广皮葛根桔梗(各一钱)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