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帕金森手术--十二、手术定位

我们的一位患者在他的博客中全程记录了他的手术经历和心理感受,有批评意见也有赞扬鼓励,征得他的同意,以下内容均摘自其中-- blog.sina.com.cn/bsh1234今天是五月六日,对于我来说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对于别人来说是无数个平常的日子之一。昨晚上睡不着,想着今天要做手术

正文

我们的一位患者在他的博客中全程记录了他的手术经历和心理感受,有批评意见也有赞扬鼓励,征得他的同意,以下内容均摘自其中-- blog.sina.com.cn/bsh1234

今天是五月六日,对于我来说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对于别人来说是无数个平常的日子之一。昨晚上睡不着,想着今天要做手术了,更多的是兴奋,心里已经没有什么害怕的。自己的选择,而且花了大价钱才等到这一天。早上六点前就起来了,护士已经通知我,从昨晚上开始不能吃药了,在晚上八点以后也不能喝水和吃其他吃的东西。总之,禁食一切东西。不吃药是为了手术是能够更好地看出病症,以便手术是和医生进行交流。不吃其他食物,是为了手术时不会出现想上厕所。

七点四十五分,主治大夫张宇清主任来了,他告诉我“你不是我们科今天的第一个手术,但是我今天的第一个手术,准备一下马上去手术处置室。”

倪医生答应了一声,叫我老婆去准备好东西,他去推了一个手术病人用的椅子,让我坐在上面。我被推到三楼住院部护士站隔壁一个处置室,我和张主任和倪医生在里面。关上门,张医生跟我说,“要上麻醉药,给局部麻醉,然后上大脑定位用的框架,有点疼,但这是手术成功的关键一部,要保证手术的靶点能够正准,这个框架必须牢固,确保在手术的全过程,都不能有任何的移动”

上麻醉药时,感觉有点疼。然后有一个比头大一些的钢框架载在头上,应该是在前额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螺栓固定着,两耳上也同样有螺栓固定着。在我的印象中后脑勺也有两个螺栓固定着,前额有没有我不记得了。螺栓从不同的方位拧紧,最后我觉得疼痛得有点难于忍受了。张大夫在这以前已经说清楚了,要拧得很紧才行,再说后来麻醉药也开始起效了,我觉得这真是体力活,装好大脑定位架,我看倪医生给我一条白色的手帕给我盖在头上,把我推出来了,张宇清大夫看见只有我老婆在外面等着,就和倪医生说,“你和他们一起去核磁室吧。”然后倪医生帮助我老婆推着我,从三楼的住院病房来到医院的地下室,核磁检查室,对头部实施检查,以判断病灶的确切位置。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