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之治法治则

1.和法《医宗金鉴·妇科心法要诀》指出:“凡治诸瘕积,宜先审身形之壮弱,病势之缓急而治之。如人虚,则气血虚弱,不任攻伐,病势虽盛,当先扶正,而后治其病;若形证俱实,宜先攻其病也。经云:‘大积大聚,衰其大半而止’,盖恐过于攻伐,伤其气血也”。在卵巢癌术后、放化疗期间,常因治疗上的原

正文


1.和法

《医宗金鉴·妇科心法要诀》指出:“凡治诸瘕积,宜先审身形之壮弱,病势之缓急而治之。如人虚,则气血虚弱,不任攻伐,病势虽盛,当先扶正,而后治其病;若形证俱实,宜先攻其病也。经云:‘大积大聚,衰其大半而止’,盖恐过于攻伐,伤其气血也”。在卵巢癌术后、放化疗期间,常因治疗上的原因、久病、邪毒久居内腑而致损伤正气,导致气血亏虚。

脾胃和则诸脏安,阴阳和,气血生。运用和法先使脾胃升降有常,使得元气升腾和清气顺,所以后天脾胃升降功能的正常最为关键。《医碥》明确指出:“脾胃居中焦,为上下升降之枢纽。”朱丹溪则说道:“脾具坤静之德,而有乾健之运,故能使心肺之阳降,肝肾之阴升,而成天地交泰矣。” 故临床中常运用半夏泻心汤辛开苦降,犹如香砂六君子汤中之香、砂,亦似异功散之陈皮等动药,再运用四君子汤、保元汤等健脾益气,动静结合,相得益彰。

2.温法

女子属阴,寒为阴邪,易从下受,最易伤人阳气,《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说“阴胜则阳病”,寒邪或经皮毛,或由子门客于下焦,下焦为肾中元阳所居,此“水中之阳”为一身“生化之权”,既能蒸腾膀胱之水化而为气,并随太阳经布护于体表而充卫气,又可温煦脾阳,提供脾胃化生之动力,不断化生水谷精微,以提供卫气生成之源,同时阳气又是全身气血津液运行的动力之所在,故张景岳在其《大宝论》中强调:“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寒邪伤此阳气,损人生之根基,在内不能温煦脾土;在表不能围护肌肤,使卫气不得补充而更虚;在血为帅,推动乏力而致气滞血瘀湿停更为加重。

治疗卵巢癌时,采用理中丸、大小建中汤温中祛寒,当归四逆汤温经散寒,金匮肾气丸、右归丸等温肾助阳运化之品,温法使得卵巢癌易敛阴寒之邪的内环境得到有效的控制,同时能使动药更为有效地调运静药,达到药物疗效的最大化提升,气充、寒散、血运,病安从来?

3.通法

《灵枢·百病始生》云:“卒然外中于寒,若内伤于忧怒,则气上逆,气上逆则六输不通,温气不行,凝血蕴裹而不散,津液涩渗,著而不去,而积皆成矣。”《医学正传》则说到:“积者迹也,挟痰血以成形迹,亦郁积至久之谓。”故而临床上,通法必须贯彻治疗的始终,《素问·咳论篇》有云:“百病生于气也。”一旦气机失畅,出现气滞、气郁、气逆等情况,就会产生各种疾病,尤其是卵巢癌。他认为,“以平为期,以通为贵”才是治疗肿瘤最为重要的治则,滥补易致闭门留寇,滥伐则使正气耗损。

《灵枢·百病始生》就指出:“察其所痛,以知其应有余不足,当补则补,当泻则泻,毋逆天时,是谓至治”。《医宗必读》所说:“初、中、末之三法不可不讲也。初者病邪初起,正气尚强,邪气尚浅,则任受攻;中者受病渐久,邪气较深,正气较弱,任受攻且补;末者病势经久,邪气侵袭,正气消残,则任受补。”运用通法可以很好地减缓攻伐所带来之弊端。临床中,吸取桂枝茯苓丸、桃红四物汤、膈下和少腹逐瘀汤等用药精髓,制方复方附苓汤理气活血,开通下焦,加之益气温运,达到“离照当空,阴霾自散”的效果。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