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疗急进性肾小球肾炎

祖国医学文献中,无“急进性肾炎”这一病名,也无有关本病的系统记载。根据本病的发生发展及主要临床特征,仍属水肿病的范畴,早期多有外感及水肿等症状,故多隶属于“阳水”范畴,颇与“风水”相似;病情继续发展,导致肾功能衰竭、酸中毒而见小便或大便不通、恶心呕吐等症状,此时又可按“关格”、“

正文

祖国医学文献中,无“急进性肾炎”这一病名,也无有关本病的系统记载。根据本病的发生发展及主要临床特征,仍属水肿病的范畴,早期多有外感及水肿等症状,故多隶属于“阳水”范畴,颇与“风水”相似;病情继续发展,导致肾功能衰竭、酸中毒而见小便或大便不通、恶心呕吐等症状,此时又可按“关格”、“癃闭”辨证治疗。

急进性肾炎的形成原因虽多而复杂 ,但归纳起来不外乎感受外邪与正气内虚两大因素。外邪主要与感受风、湿、热、毒有关;正气内虚则多有饮食失节、七情内伤、妊娠、劳倦等引起的脾肾两虚、脏腑阴阳气血失调所致。在正虚的基础上,外邪乘虚而入,首先犯肺,继而直中脾肾,导致肺、脾、肾三脏气化失调,水液代谢障碍,湿浊潴留,壅塞三焦,升降失调,而出现一系列病理变化。

本病可根据病情发展的不同阶段进行辨证论治。早期,多为正盛邪实,治疗当以祛邪为主,临床可根据症候表现不同分别采用宣肺利水、清热解毒、化浊利湿之法。中期,仍多以邪实为主,兼有正虚,治疗当扶正祛邪兼顾,以清热化湿,补益脾肾为法。后期,则为正虚邪实并重,虚实交错,治疗当扶正祛邪并用,以温肾健脾、解毒祛邪降浊为法。由于血淤的病理变化,常贯穿于本病的始终,故各期的治疗均应配合活血化淤法。根据本病的病程经过,虽可大致分三个阶段,但由于其证侯变化极为迅速而复杂,各期的证侯常纵横交错,临床用药不可拘泥此三法,应随机而变。

(1)外邪侵袭、热毒壅盛 证见发热、头痛、咳嗽、咽干咽痛,颜面或全身浮肿,大便干,小便短少色黄赤,甚则心慌气短,舌质红苔黄,脉浮数。治以宣肺解表、清热解毒,方用银翘散加减:金银花、连翘、蒲公英、桔梗、薄荷、淡竹叶、荆芥、牛蒡子、赤芍、板蓝根、车前子、生甘草。若见便秘者,加生大黄;尿血者,加丹皮、小蓟、白茅根等;若水毒内闭证见全身浮肿、尿少尿闭、头晕、头痛、恶心、呕吐者,可用温胆汤合附子泻心汤化裁,以辛开苦降,辟秽解毒。

(2)湿热蕴阻、气阴两伤 证见面目浮肿或全身浮肿,身困乏力,纳呆腹胀,或恶心欲吐,口干唇燥,或咽干痛,头晕耳鸣,心烦寐差,尿少色赤或血尿,大便干,舌黯偏红,苔薄黄或黄腻,脉濡数或细弦滑。治以清热化湿、补益脾肾气阴,方用知柏地黄汤合二至丸化裁:知母、黄柏、山茱萸、山药、生地、丹皮、泽泻、女贞子、旱莲草、车前子(包煎)、生甘草。若见咽红作痛,可加山豆根、连翘;纳呆腹胀明显者,加厚朴、陈皮或砂仁以化湿行气;水肿甚者,可加黄芪、薏苡仁、玉米须等以健脾益气利湿;若恶心欲吐,大便干者,可加枳实、竹茹、生大黄以降逆理气,通腑泻浊。

(3)脾肾亏损、邪毒内盛 证见精神萎靡,面色晦暗,浮肿,纳呆,泛恶呕吐,口气秽浊,尿少尿闭,或并见肤痒及各种出血(皮肤淤斑、衄血、便血、呕血、尿血),甚则神昏,抽搐,舌质红苔黄腻,脉弦滑或无力。治以益肾健脾、解毒祛邪降浊,方用温肾解毒汤加减:紫苏、党参、白术、半夏、黄连、六月雪、绿豆、丹参、熟附子、生大黄、砂仁、生姜。若见泛恶呕吐,苔腻满布者,可加竹茹、旋复花以清胃降逆;若出现神昏,可加菖蒲、郁金、胆南星、天竺黄等以化浊开窍;抽搐者,可加龙骨、牡蛎、白芍、怀牛膝、夏枯草等,以育阴熄风。

医生推荐

医院推荐

 

高速代理IP

多发性骨髓瘤,感染,糖尿病,便秘,感染,抑郁症,贫血,抽搐,脊柱侧弯,性病,。 诊疗文章网 

诊疗文章网 @ 2018